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是胸藏甲兵的将领还是心怀天下的书生 庄小芳探论郑成功画像背后的真容

来源: 2022-03-28 16:55

采访/《台海》杂志记者 张铮

300年前没有照相机,信息流通闭塞。画家们对于郑成功的描绘,或凭人们口口相传而来,或根据自己的想象发挥而作。即使见过他本人的画家,也可能受到当时的绘画风格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做出了一定的创作和修正。近现代以来,更是新增了不少与郑成功相关的雕塑、画像等。这些形象不一的造像,与社会背景、历史成因、文化意涵等息息相关。数百年来,关于郑成功真容的讨论众说纷纭,但这可能还是个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

郑成功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的爱国精神和英勇事迹为后人传诵不息。这位伟大的民族英雄真实面貌究竟是什么样?提起他的名字,我们脑海中可能是他身穿明朝官服,端坐椅子上的模样;又或者是他面朝波澜壮阔的海峡,身披盔甲、手按宝剑、挺拔刚劲、气势雄伟的形象。而在荷兰人眼中,他却是“海盗”,称他是“东方恶魔”,更为他的真容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关于这个话题的说法众说纷纭,究竟哪一种更接近历史?中国闽台缘博物馆研究部副主任庄小芳结合史料文献,从形象史学视角探论郑成功相关画像背后的真容之谜。

 

祖容照:有据可依,认可度高

《台海》:目前比较典型的郑成功画像有哪些?

庄小芳:目前两岸所藏所见有关郑成功的古典画像数量不多,主要分为郑成功个人肖像画与有记录郑成功行迹的文人画。前者是郑氏家族用以瞻仰的祖先像,也是我们目前最为常见、认可度最高的郑成功画像。

台湾博物馆所收藏的《郑成功画像》是郑成功个人肖像画中的代表作。相传,此画由郑成功之子郑克塽交由其留居台湾的从叔郑长收存,传至其后裔郑维隆,光复后回归台湾博物馆保管。画中郑成功蓄须,戴珠帽,着绿色盘领袍服,胸前部位带明显的动物纹饰,腰系玉带,坐于一张挂动物毛皮的椅子上,右手垂放右膝盖,左手扶握腰间玉带。此幅画作中的郑成功面貌较为清瘦,五官也十分清秀,虽有蓄须然短而少,也流露出了他儒雅的文人气度。

《台海》:这幅画也被作为祖先照使用,大陆和台湾郑氏族人所使用的祖先画像有何异同?

庄小芳:大陆和台湾郑氏族人藏有同款用来祭祀的郑成功“祖先像”,这在台湾作者颜兴的《郑成功仪容今考》中有所记载,他自述在台湾日据时期(1932 年)曾到泉州行医,后遍寻郑成功相关史迹、文物,曾在南安郑氏宗祠中看到过与目前台湾所藏同款画像,书中记载:“延平王朝服冠带端坐,脸为蛋圆形,细眉秀长,鼻狭长如悬胆,合嘴,唇不厚,蓄着三绺短须。全身穿蓝袍绣有云龙。右手轻按玉带,左手放于膝盖上,袍裾下露出所穿的靴,一望有儒雅之风,而带严肃之气,威而不猛,令人肃来起敬。”可见这两幅画在画面、外貌和坐姿等方面,并无太大异处,展现的都是一个身着明代官袍、清瘦、仪容修长、具有儒雅气质的郑成功形象。

但有一点不同,即台湾博物馆中收藏的郑成功画像身着绿袍,而颜兴在南安所见画像身着蓝袍。真实的画像中,郑成功所着到底是为“蓝衣”还是“绿衣”,是一个争论焦点。根据明代文武官服形制,绿色为八品至九品低阶官员官服颜色,蓝色为五品至七品官服颜色。同时以郑成功所封“延平郡王”地位,所着也可为青色,即深蓝色。因此颜兴所见“全身穿蓝袍绣有云龙”,似乎更符合郑成功身份。但是颜兴在文中也提到,这幅藏于大陆郑氏后人手中的画像着色褪变,所以他所见是否为最初的颜色无法断定。

《台海》:总体上这两幅画特征一致,可能是最为接近郑成功本人的画像吗?

庄小芳:这两幅画充分反映了明清时期祖容像的典型特征——民间祖宗画像深受帝王、皇后画像的影响,一般采取正面端坐形象,采取官帽官袍的形式,男性祖先通常右手垂放右膝、左手扶握腰间玉带的形式。面貌上,祖容像也有一定的范式,以更符合美感或由此产生的威严感。郑成功“祖宗像”,也正符合此类祖宗肖像画特征。因此我认为,作为祖容像存在的画像可能趋于某种理想型,而非具有典型外貌特征。但透过这幅祖先画像,我们也看到了两岸共同供奉同一先祖的某种形式。

《台海》:郑成功祖容像都是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吗?

庄小芳:现藏于南安石井郑成功纪念馆的郑成功夫妇画像,是一幅较为特殊的祖容像,图中还有郑氏八世孙的题像赞。之所以说它比较特殊,是因为无论从画风还是技法上来看,这幅画都不属于中国古代传统意义上的祖宗画像。我们前面提到的颜兴,他也曾见过这幅画像,但他表示这幅画像中的郑成功实在不是他理想中的形象,感到颇为质疑。画中的郑成功与前述的祖容像形象完全不同,与另一幅的清瘦面容相比,这幅画中的郑成功面部饱满,且由蓄短须变为了无须,身材则由清瘦转为了富态翩翩。此外,图中“男低女高”的绘图方式并不符合中国传统绘画习惯。按此图绘制于 1902 年,正是日据时期,因此也有人推测此图会不会是郑成功与母亲之画像,后被误为其与妃子之像。

 

文人画:气质儒雅,器宇不凡

《台海》:目前与郑成功或郑氏家族相关的文人画有哪些?

庄小芳:中国国家博物馆所藏的《郑成功奕棋图》以及厦门郑成功纪念馆所藏的《台湾行乐图》。与祖容像不同的是,祖先画像画工一般不会留名,而文人画一般都有款识。比如《郑成功奕棋图》的作者是莆田黄梓,是当年的书画家。

《郑成功奕棋图》是由郑成功的九世孙郑泽捐赠,据他介绍:“郑克塽降清后封汉军公,北上入京时,曾携成功画像三件同来,此为其中之一云。”图头有王忠孝公“百字赞”:俨乎其神若有思,蔼乎其容若可即。盖其气吞湖海,胸藏甲兵,自为秀才,便以天下为己责。而况遭时艰危,能不奋然一击?睹公雄姿,直欲一蹴而抵黄龙府。又何有于半壁无,亦以“淝水之捷”,足 快人心!偶托“赌墅”以自适,公之胜算早在局中。是岂寻常所能测识?螺阳王忠孝,拜手敬书。

由此作画时代及王忠孝公“百字赞”,以及藏于郑氏家族后人手中清晰的传承关系,此图之主角确认无疑是为郑成功本人。“百字赞”中对郑成功身为书生而心怀天下的赞颂,在画像中有体现。画面背景是山岗坡麓,画面中心是老松树下,郑成功在案前与人对弈。画中的他面容清瘦,广额有须,头戴墨巾,里面穿着表示将帅身份的甲胄,外面却罩以明代儒士常穿的蓝色长袍便服,似一书生模样。只见他左肘倚案,右手执棋,一面下棋,一面暂时停下来聆听军情报告。如此表现出郑成功文武双全,且以儒修身的状态。画中看起来是在描述战时状态,但以郑成功与人弈棋来表现,体现了郑成功胸有成竹、冷静大气的将帅气度。因此,这也成为了后世人眼中最重要的郑成功形象之一。

《台海》:与《郑成功弈棋图》主角明确为郑成功相比,《台湾行乐图》里着蓝袍者是否为郑成功本人存在较大争议。对此,您有何研究?

庄小芳:《台湾行乐图》原收藏者为郑成功第三子郑聪的后裔。此画反映的是收复台湾后,郑氏家族社会生活的场景。对于画中的蓝袍者是否为郑成功本人,研究者也有不同看法。如厦门何丙仲老先生即认为,图中行乐的主角不是郑成功,而是其子郑经,理由是“郑成功在台的一年多时间,不要说他缺乏行乐的时间和雅兴,就当时的台湾也不具备让他休闲的条件。”何丙仲老前辈考证认为,这幅图画可以体现郑氏家族在台湾立足后的情景,但是主角不是郑成功。

对此,台湾也有学者抱持相反的意见,偏向于认为《台湾行乐图》的主角是郑成功。他们认为这幅画具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由于这幅行乐图中不仅有散步的老者、下棋的青年,还有开垦的农民等形象,因此这是在颂扬郑成功在台湾开垦的功绩,也暗示环境稳定。

由于没有确切材料证明画中蓝袍者究竟是否为郑成功本人,但毋庸置疑的是《台湾行乐图》表现的是郑氏家族子孙当年在台湾的生活场景,且无论主角是郑成功还是郑成功后代,均是清瘦儒雅的人物形象。

《台海》:从《郑成功弈棋图》和《台湾行乐图》这两幅文人画的留存来看,可以认为郑成功的形象是清瘦文人的形象吗?

庄小芳:由于这两幅文人画的留存,郑成功的形象被进一步认为是清瘦的文人形象。然而,中国画写神不具实的特点,也使得这种人物画像其实有一定的范式,与许多人物画像具有很多雷同的五官特征,因此也并不能建构起独具郑成功特色的外貌特征。

 


左图>《郑成功夫妇坐像》,画中人为郑成功及夫人董氏,郑成功盘膝而坐,董氏则端坐太师椅上。画轴上端有郑成功八世裔孙郑琼题字,现藏于南安市石井乡郑成功纪念馆。图/厦门郑成功纪念馆提供

右图>《郑成功夫妇坐像》,图中“男低女高”的绘图方式并不符合中国传统绘画习惯。按此图绘制于 1902 年,因此也有人推测此图会不会出自日本画家之手。


画像背后藏深意

《台海》:不同时代与族群对郑成功的描绘都会不同吗?

庄小芳:俗话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由于以绘图形式来留存人物形象的方式具体展示个人形象,绘画中带有个人因素。某种意义上说,即使是不同时代留存下来的画像,也不一定就代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郑成功,而有可能只是绘画者本身的喜好。

《台海》:十七世纪荷兰版画里的郑成功,形象犹如鞑靼,凶神恶煞,是被妖魔化了吗?

庄小芳:出现这种偏差的原因是多样的,既有时代背景,也有画家个人的喜好与认知。在荷兰人版画中的郑成功,也并不是所有形象都凶神恶煞的,也有正面的描写。我觉得这与当年荷军与郑成功军队交战的背景,及绘画者个人所听所闻并加以发挥有关。

关于有人认为荷兰版画里的郑成功最接近本人,我认为没有,一是版画的作者未必见过郑成功本人,也是根据描述来绘画的,二是荷兰人眼中的郑成功也不是千篇一律的,因此没办法说版画里的郑成功更接近本人。

《台海》:从亲眼见过郑成功的人口述中,可以窥见郑成功本人的形象吗?与现存的画像是否契合?

庄小芳:目前似乎还没有亲眼见过郑成功的人对他有非常具体的外貌描述,基本都是一些模糊的概念。即使在一些文献中有对郑成功外貌的表述,如《梅氏日记》的记载,但作者本人是否有那么近距离观察过郑成功,也是存疑的。郑成功本人真正的样貌说法不一,也就无从讲到与现存画像契合的问题。

至于近现代以来两岸的郑成功新型造像,有的是以古典画做蓝本参考的,但也有很多是以后来画家所画的郑成功为蓝本来塑造的。我认为这对塑造郑成功真实形象帮助不大,只能透过这些画像来窥探一些社会文化现象,以及后人对郑成功纪念的现实意义。

《台海》:从现有的郑成功画像来看,您认为在他本人的形象塑造上还有哪些遗憾?

庄小芳:郑成功是多面的,在祖宗像中,他是作为郑氏家族的祖先存在的;在文人画中,他是一名文武兼修的儒将。近些年来,大陆在塑造郑成功塑像时,一般是将他塑造成一名收复台湾的英雄模样。然而,不管是古典画像,还是现在的塑造,我们常忽略了郑成功一个重要的形象,那就是他作为一名海商的存在。他是一名儒士,是一名将领,唯独少了海商的形象,我认为这是一种遗憾。

其中原因也是多样的,一是目前郑成功画像存世不多,也许当时有作为海商形象的郑成功画作,但尚未被挖掘或已经遗失。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我个人目前没有看到;二是中国传统社会观念有关,比如郑氏家族在塑造郑成功形象时,也更愿意将他塑造成儒雅的文人形象。

《台海》:基于对郑成功的形象的不同塑造,其背后有怎样的意义?

庄小芳:对于我们推测郑成功的仪容外貌、性格特征等有重要的意义。透过这些画像,我们可以窥视到更多有关郑氏家族及民间社会的文化。比如,我们可从郑成功祖容像中看到两岸的共同传承,了解两岸祖先供奉的情形。透过这些书画在郑氏家族中的传承,也能窥视到郑氏家族前后的命运。同时,从书画中人物的穿着举止,我们还能了解他们的思想和抱负等。

世人对郑成功的评价在不同时期也是不同的,但这些画像的留存,至少说明郑成功曾是那个时代的英雄人物,是值得让世人记住和纪念的。

《台湾行乐图》反映的是收复台湾后,郑氏家族社会生活的场景。画中蓝袍者是否为郑成功尚有待证实。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闽ICP备19007057号-1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