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博弈大戏正如火如荼上演 观蓝绿白“六都”战局

来源: 2022-05-07 19:46

国民党籍台南市议员谢龙介获得国民党提名,正式参选今年底“九合一”选举,角逐台南市长。


今年底的台湾“九合一”选战,“六都”争霸战无疑成为“焦点中的焦点”。选举结果除了将影响既定的政党格局及蓝绿白政治版图,也将牵动岛内各方政治势力的2024战局,其引发的后续政治效应自是不容小觑。因此“六都”如何有效布局,无疑是蓝绿白各方主导者及操盘者须审慎应对的重要议题,而各阵营内部试图抢占选举资源的各方山头势力或争取出征代表权的政治人物,同样不断博出位、别苗头,纷纷进行纵横捭阖,以期抢占有利战略位置。

在蓝营方面,3月23日,国民党正式提名谢龙介参选台南市长,台南成为国民党在“六都”当中除新北、台中外,首个确定候选人的县市。

而绿营方面,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早在去年11月便直接 “没收”初选权,独揽“六都”市长参选人选的征召权。柯文哲的白色阵营在今年2月,被台湾民众党秘书长谢立功提前掀底牌,爆料相关县市的选战布局,不过很快便被“澄清”否认,可见该党依旧处于隔岸观火、伺机而动的状态。那么,从当下的棋局来看,“六都”争霸战战况如何?该如何看待与解读呢?


台北:蓝绿白的“指标战”

在台湾县市长选举,尤其是“六都”中,台北对蓝绿白三方而言均深具指标意义,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尽管当地选民结构依旧“蓝大于绿”,但游离于蓝绿白的“中间选民”存在较大比率,因此增加了选举结果的变数。台北原本是国民党长期主政的县市,1994年民进党籍的陈水扁当选台北市长,完全是因为蓝营分裂而渔翁得利。而柯文哲于2014年及2018年夺下台北的执政权,一次是因与民进党合作,另一次则是险胜。今年,台北又迎来新的争霸战,对于蓝绿白各方而言均有“输不得的压力”。如果国民党能重新夺回台北市长,势必将极大地拉抬蓝营的整体士气,对于2024的选举布局也将产生正面效应。而且对于国民党中央目前的掌舵者朱立伦而言,无疑起到不小的加分作用。“光复台北”甚至可以说对扭转国民党目前的颓势将发挥重大作用,因此若能成功夺回无疑是国民党选举操盘的关键之战。

对于柯文哲而言,若能保住并延续业已执政八年的台北,对于白营而言同样具有深远意义和重大影响。一方面,柯文哲在台湾22个县市或“六都”当中,继续占据“首善之区”,其阵营的政治影响力将得到进一步夯实和拓展;另一方面,台湾民众党可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一人政党”的困局,从政党长远生存及发展来看,淡化“柯记色彩”对于该党显然是正面的。而且,柯文哲政治气势也将水涨船高,可进一步奠定其参选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政治势力及政治根基。而对民进党而言,拿下台北可再现1994年陈水扁的“辉煌”,进一步挤压“非绿阵营”的政治生存和发展空间,同时弥补该党在其它县市可能出现的失分。

目前,国民党籍台北市长热门人选蒋万安政治气势不佳,被民进党可能的参选人陈时中赶超,而陷入阶段性的选举困境之中。台媒甚至爆料称,蒋万安优势流失让深蓝群体焦虑不已,他们为了增加台北胜算,甚至传出有意运作“战斗蓝”发起人赵少康取蒋万安而代之。对此,早已宣布参选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赵少康回应志不在台北,而在2024“大位”。曾被蓝营寄予厚望的蒋万安,如何再次强势崛起,避免因声望滑落而被国民党内“逼宫”乃至替换是其需要着力的地方。蒋万安“陷落”的表征原因,显然是柯文哲阵营的黄珊珊,这名亲民党籍但挂靠柯文哲旗下的台北副市长,其泛蓝色彩依旧没有彻底淡化。尽管黄珊珊问鼎台北市长的几率不高,但显然已显露出对国民党台北选情“败事有余”的功力。也因此,国民党籍台北市前市长郝龙斌极力促成“蓝白合”,或许着眼于阻防民进党再次渔翁得利。不过笔者认为,台北选战若欲“蓝白合”,国民党必须掂量是否承受得起柯文哲阵营可能的“要价”。


新北:蓝绿成败皆在侯友宜

国民党籍新北现任市长侯友宜牵动着蓝绿在当地的选战布局,乃至最终的选举结果。外界都很清楚,侯友宜一直是横跨台湾政坛的“人气王”,而且近年来,他在民意支持度、认同度及满意度等均可压制蓝绿白的台面人物,长期位列前茅,多数情况名列第一。因此可以说,已担任一届的侯友宜要不要竞选连任,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若他准备稳扎稳打继续寻求新北市长连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基本没有多大的悬念。不过,由于他的人气长时段高居不下,外界不断揣测侯友宜会不会直接投入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由于竞选连任新北市长如探囊取物,力拱他“再上层楼”的声音不断涌现,故而侯友宜处于待价而沽的状态,不急着表态是否竞选新北市长连任。

就国民党的立场而言,当然希望侯友宜继续留任。一来可帮助蓝营巩固新北大票仓,二来可将侯友宜困在新北,因为2024“大选”时,侯友宜的新北市长任期尚未过半,若他投入参选需要足够强大而正当的理由,不然会重蹈韩国瑜“逃跑市长”的覆辙。如此一来可减少诸如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参选2024的阻力和威胁。从民进党的角度来看,侯友宜选不选新北市长,关系到要派谁上场挑战的问题。台媒报道称,台湾资深媒体人黄暐瀚认为,如果侯友宜竞选连任,那么蔡英文的嫡系、民进党籍民意代表罗致政会投入参选,而如果侯友宜不选,民进党出马的人选可能会是苏贞昌的女儿、民进党籍民意代表苏巧慧。不过,这显然是个人看法。因为,除了罗致政和苏巧慧外,民进党内诸如陈建仁、林佳龙及陈时中等人,同样是被热议的人选。

而在台湾民众党方面,今年3月,柯文哲、蔡壁如和该党新北市议员参选人陈世轩在当地设立联合服务处,被台媒解读为柯文哲参选2024而插旗新北,而蔡壁如早在今年2月便被传出要代表台湾民众党参选新北市长,争取对侯友宜的“赌烂票”(不满的票),同时发挥“母鸡带小鸡”的效应,拉抬党籍市议员选情。不过,蔡壁如进行否认,并且回应称“目前民众党没有规划新北市长这一局”。那么,柯文哲阵营真的准备放弃新北市长选举?笔者认为,若侯友宜争取连任,台湾民众党不想沦为“炮灰”,极有可能会缺席此战。


桃园:蓝绿白激战区

桃园选民结构向来“蓝大于绿”,然而被民进党籍的郑文灿攻下,并连任一届之后,基层不断被民进党“绿化”,但国民党的基本盘依旧没有彻底溃散,仍然存在翻盘的可能性。很早之前便宣布投入参选台北市长的罗智强,奈何蓝营寄希望于蒋万安“光复台北”,不办初选可能直接征召,因此转向试水桃园,为参选桃园市长而“勤走基层”。由于罗智强动作十分高调,参选意愿强烈,据称已引发桃园当地深耕多年,并且有意参选的地方实力派强烈不满。台媒甚至爆料称,国民党籍的桃园议长邱奕胜甚至下令“围强计划”,试图压制罗智强的参选动作及影响。事实上,除了罗智强、邱奕胜参选意向明确外,国民党籍多名民意代表如鲁明哲、万美玲及吕玉玲等均是热门参选人。就连淡出台湾政坛多时的国民党组发会前主委苏俊宾也一度被传将空降桃园参选,不过已被其本人否认。

桃园市长选举缘何会相对热络,与该市市长郑文灿因疫情冲击政治声望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有一定的关联。加上郑文灿两任届满后,尚未见到有何强棒可以接棒参选。因此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台湾民众党均摩拳擦掌,准备一试身手。台湾民众党秘书长谢立功及该党民意代表赖香伶已表态投入参选,二人最终谁能胜出代表该党出征,估计很快便能见分晓。至于民进党会由谁披挂上阵,目前可能的人选有多名民意代表级的人士在角逐出线权,有如民进党籍现任民意代表郑运鹏、前民意代表郑宝清、彭绍瑾及黄适卓等人。最终谁披挂代表民进党出战,要看蔡英文如何考量。

国民党籍新北现任市长侯友宜(右)与国民党籍台中市长卢秀燕(右)基本可以锁定今年底“九合一”选战胜局。


台中:绿白撼卢秀燕难

国民党籍台中市长卢秀燕虽至今尚未宣布竞选连任,但其意图已十分明了。由于卢秀燕在任内表现不俗,广受好评与肯定,在最近多项民调当中的支持度均维持在高位。如果没有突发性意外,卢秀燕在年底的台中市长选战中可以说胜券在握。台中对国民党而言,是除了新北外相对比较稳的一“都”,因此成功稳住的几率不低。因此,对民进党而言,形同是“艰困选区”。原本被认为将回锅参选台中市长的民进党籍台中前市长林佳龙已明确表态不会投入参选,因此民进党籍的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副负责人蔡其昌表现非常踊跃,投入参选的意愿十分强烈。

不过前不久,蔡其昌态度转趋低调,改挺林佳龙参选。有台媒爆料称,由于卢秀燕政治气势颇旺,蔡其昌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仗,而是奢望若赖清德参选2024并当选之后,他可能扶正担任台湾地区立法机构的“龙头”。这样的传闻到底有几分可信度就见仁见智了。不过,除了林佳龙及蔡其昌外,民进党籍民意代表何欣纯同样是热门人选。何欣纯的政治势力同样不容忽视,她曾拿下全台湾民意代表选战的最高票,在台中当地经营多时,若卢秀燕与其对决,未必就能“躺着赢”。

在台湾民众党方面,柯文哲的台北市长副手蔡炳坤被认为可能投入角逐,并被台媒认为是该党拉抬台中市议员选情的“超级母鸡”,同时事关柯文哲的2024布局。不过,蔡炳坤对此态度十分低调,他回应称要当“超级母鸡”不一定要选市长。在笔者看来,柯文哲阵营在台中面临的市长参选困局,事实上和在新北类似。新北市长侯友宜及台中市长卢秀燕均是蓝营强棒,拥有连任的强大实力,除非他们自己不想选,不然若要挑战他们,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台南:谢龙介上演“老王子复仇记

国民党及民进党均已各自在台南推出候选人,寻求连任的民进党籍黄伟哲在经历党内角逐者的“线民案”攻击后,依旧获得提名。而如开篇所述,国民党则推出台南市议员谢龙介披挂上阵。外界对谢龙介并不会感到陌生,谢龙介堪称“全台不分区市议员”,经常就各类型时政话题发表看法,话语风格较为乡土,在全台湾均有不小的知名度。特别是他以一口流利的闽南话见长,闽南俗语信手拈来,被称为所谓的“台语(闽南话)大师”。可见,在深绿大本营台南,谢龙介在争取本土认同方面着力甚深,努力打造乡土代言人的角色定位。也因此,从村里长出身的谢龙介长期担任台南市议员,对地方政治生态十分熟稔。谢龙介曾多次参选民意代表仍然“屡败屡战”,也曾多次与参选台南市长失之交臂。此次得偿所愿,谢龙介在获得提名时感慨“铁杵都磨成了金箍棒”。

台南是深绿选区,当然也是蓝营的“艰困选区”。不过,2018年县市长选举时,韩国瑜掀起的“韩流”席卷全台湾,蓝营各县市候选人也水涨船高。当时代表国民党参选台南市长,也就是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朱立伦的妻舅高思博仅以54000多票惜拜给“统派”代表性人物黄智贤兄长、民进党籍的黄伟哲。如今,时移世易,2018年对蓝营较为有利的大氛围并未见成形,经营台南多年的谢龙介能否翻盘台南,坦白说难度不小。毕竟,南台湾县市向来是绿营的大票仓,当地民众“选党不选人”已成常态,当然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是特例,谢龙介想要再次翻转台南的政治生态,几率并非很高。不过,谢龙介若能再次拉近选票差距,便可凭借“少输为赢”“虽败犹荣”的战绩,进一步夯实他的政治实力及厚实他的政治资本。“老王子”的“复仇记”事实上是凭借着“牺牲打”的盘算在上演,大概率不会当选,但尽量确保不至于输得太难看便能达到目的。


高雄:“在野大联盟”对谁有利?

韩国瑜在 2018年底破天荒翻转高雄的荣景已不在,而2020年6月他被从高雄市长的位置上罢免下马,更是让蓝军在高雄陷入了困顿之中。至今,蓝营在高雄受到重大创伤依旧未能痊愈,政治气势依旧处于低迷状态。若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国民党想要再次翻盘高雄的几率可以说十分渺茫。因此,组建所谓的“在野大联盟”其实是个可以努力的方向。事实上,国民党也准备采取这样的策略,只是目前不想带着柯文哲旗下的台湾民众党“一起玩”而已,担心会“养虎为患”,让台湾民众党趁势坐大,进一步蚕食国民党的地方根基。前段时间,台湾政坛盛传无党籍民意代表高金素梅将会代表国民党参选高雄市长,对此,高金素梅进行了回应,表态她既不会参选高雄市长,也不会参选任何县市长。不过,韩国瑜团队前要员、高市民政局前局长曹桓荣则被传可能以“蓝白合”的方式参战,但目前并未被证实。而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有意动员罗智强参选高雄市长,但罗智强兴趣缺缺的消息却常见于岛内报端。今年3月中旬,国民党传出党主席朱立伦“心中已有人选名单”,看来国民党布局高雄的大势已差不多底定,只差没有正式宣布而已。

在柯文哲阵营方面,面对外界提议柯文哲转战参选高雄市长的消息,台湾民众党大动作召开记者会澄清,并呼吁拉高格局勿再使用“蓝白合”,而应筹组“在野大联盟”共推参选人,方可挑战民进党。显然,国民党顾虑帮台湾民众党“做嫁衣”,被该党“吃政治豆腐”的意味是十分浓厚的,因此增加了双方整合的难度。持平而论,若双方展开合作在客观上有助于形成对民进党的冲击,但确实会让台湾民众党趁势而起,从而进一步挤压国民党在高雄的政治生存空间。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闽ICP备19007057号-1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