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到惠屿游岛玩海

来源: 2019-02-01 15:02

 

 航拍惠屿岛。惠屿岛四面环海,是泉州市唯一的孤岛行政村。


 

文/《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图/李惠兴

惠屿岛的旅行是从渡船开始的。还未造访,记者立马就体验到交通的不便。那是在今年台风“山竹”到来的前一周,凌晨6点多,村主任肖清林打来电话,说风浪太大,船停航了。2个小时后,记者看厦门的天气很是晴朗,风也不大,致电肖清林询问情况,“但海上风浪大呀!”肖清林的答复意味着此行只能改期。位于泉州泉港区的肖厝渡口是连接惠屿岛与大陆的唯一渡口,担负着满足惠屿人生活出行需要的重担。

秋高气爽的一天早上,记者驱车前往惠屿岛,导航里找不到“肖厝码头”的相关信息,路上也只见到关于“肖厝港”的路标,路人说:经过肖厝村的大门,一路直行,看到码头便到了。记者到肖厝码头时,渡轮刚开走不久,而渡轮每逢整点才有一班。不想等待的话,可租一艘小船,只需30元。这时,太阳尚未肆虐,海上还很平静,航道上有鱼排、网箱及忙碌的渔船,坐在小船的你会发现眼前的海是如此之近,发现海水可以碧绿得如此狂野,又碧绿得如此宁静。

惠屿岛,泉州最北端的乡村海岛,也是泉州市唯一的海岛行政村,就横亘在湄洲湾主航道西侧。惠屿岛东与莆田砾屿岛隔海相望,西与肖厝村隔海相望,南接湄州湾内的鲤鱼尾10万吨级油码头,北与抗倭名城莆田秀屿掎角呼应。当你置身海上,环伺四周的石化新城码头群很是醒目,驾一叶扁舟在海上穿梭,感谢大海把工业的喧嚣挡在不远处,保留有一方宁静的海岛。从空中鸟瞰,翠绿色的岛屿呈不规则长块状,东北—西南走向,面积比鼓浪屿略大,约2平方公里,其中陆域面积0.6平方公里,树种以木麻黄和相思树为主,岛上平缓地区少,岛屿四周多巨石、峭壁,岛上人口1486人,共有398户,其中近300户是以打鱼和海水养殖为生的渔岛人家,居民出行主要靠步行,出岛则靠渡船运送。

近海养殖区的网箱、鱼排错落有序,还有一块块海带田。随着小船慢慢接近惠屿岛,逐渐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渔家气息,岸边“中国最美渔村欢迎您”的字眼夺目而热情。惠屿岛荣获过国家农业部“最美渔村”、福建省“最美乡村”、福建省“水乡渔村”,被评为泉州市“十佳魅力乡村”、“休闲农业示范点”、“美丽乡村”示范村,许多人慕名前来,感受海上田园风情,在这里早观日出磅礴,晚看夕阳红霞。偶尔一别繁华,游岛玩海,倒是一种逍遥。

 

岛上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民风淳朴、人多长寿,岛上85岁以上的老人数目可观。


惠屿的新生

离码头不远处,是惠屿人供奉肖叔公和妈祖的晋富宫。一个以渔业为生的小岛,过去生存条件恶劣时,只能祈求祖先和神明保佑,而先祖肖叔公和湄洲妈祖就是这小岛和海域的精神支柱。晋富宫不大,也不华丽,门口的简介讲述着这座建筑的历史:始建于清朝后期,“文革”受毁,后重修;肖叔公是肖厝人的先祖,汉代人,官至太傅,故又称“肖太傅公”。根据肖厝人的族谱,是肖厝二房初开基惠屿。惠屿岛虽说并不大,在宋、元、清年代,均有海匪在附近盘踞。咸丰年间,肖厝村已人口稠密,海匪也已构不成致命威胁,同时找到了可供生活的淡水,肖厝二房人陆续在岛上开垦了荒地,这才携家带小登岛定居。岛上皆为旱田,主要种植花生、地瓜,这里饲养的黑山羊也算是一道景观。

由于偏居孤岛,惠屿人没有能跟上社会的节奏,总是比对面大陆慢三拍。在上世纪80年代,惠屿村作为惠安县的重点扶贫村,曾进驻过多批扶贫工作队,1980年,惠安县政府通过扶贫工作队,为惠屿村购置一部30马力20千瓦火力发电机组,惠屿群众首次装上了电灯,不过,供电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转折点是在2003年,惠屿岛跨海供电工程竣工,实现岛上24小时不间断供电。

晋富宫后方有一口双眼井,见证着惠屿人过去“滴水贵如油”的日子。这口惠屿人称为“生命之水”的井叫“神井甘泉”,始建于清朝中后期。据传,肖氏先人初到惠屿,淡水奇缺,村民四处寻找水源而不得,肖太傅公托梦于村人,可于晋富宫后山坡掘井取水,水质甘甜醇香,又因泉水出于石中,故名“神井甘泉”。相传,此井逢初一、十五为咸涩味,其他时间则清甜可口,以示后人饮水思源,不忘祖先恩德。过去,缺水是惠屿人生活的常态,以前村口那几口井边,从早到晚,甚至一天24小时都有人排着队轮流汲水,半天才汲上来一小桶,还得经沉淀过滤后才能饮用。2009年,惠屿岛跨海供水工程竣工,村民们从此喝上了自来水。

过去,“过船渡水”困扰着他们本已艰难的生活,用咫尺天涯来形容惠屿岛过去的交通不便,再恰当不过了。海上风浪一大,船就要停航,惠屿人饱尝出行不易之苦。2011年,当地政府又投入百万元购置“泉港号”钢质渡船,解决了惠屿人的出行难问题。每周五是渡口最热闹的时候,伴着夕阳那金色柔软的余晖,在外求学的小学生也将在这一天暂停自己的住校生活,乘船回家。因岛上教育资源有限,2009年惠屿小学并入泉港第三实验小学,孩子们每次离家上学和放学回家都要乘坐渡船,为此,村党支部专门“票选”2位生活阿姨为孩子们上学、放学、在校生活保驾护航。许是因为在外集中吃住的缘故,村里的孩子也特别团结。

岛上经济来源主要是传统近海捕鱼、养殖业,吊养海蛎和海带养殖是惠屿村发展较早的传统养殖项目。由于过去的海上养殖是零散的个体养殖,规模小,加上经济结构产业单一,外出务工人数比例很大。肖清林是村里致富带头人,曾获评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福建省优秀农村实用人才等荣誉称号,据肖清林介绍,2003年以前,惠屿岛靠的是从祖辈传承下来的捕捞技能维持生计,人均收入不到1000元。2006年,村党委支部牵头成立惠屿海水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又分为6个养殖小组:鲍鱼组、海参组、海带组、牡蛎组、江篱菜组、网箱组,惠屿海水养殖进入抱团发展的新阶段。而今,惠屿人鲍鱼养殖5000多万粒,年产值4500多万;海带养殖面积5000亩,年产值达4000多万元,海蛎养殖面积达800亩,年总产值近300万元,其中,养殖海带、鲍鱼已取得福建省级颁发的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证证书。因为渔业的发展,岛上人的生活看上去安定而有序。听说,惠屿村人均收入比10年前增长20倍。




旅游处起步期

地形的缘故,惠屿岛形成内海,港外波涛汹涌,港内波平浪静。从事鱼排养殖的人几乎一年到头都漂在海面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他们的生活常态。在海上“耕作”的日子里,海风海浪沐浴得你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咸渍渍的,太阳好的日子,脸上、身上能结出盐花。有经验的惠屿人,对一天里何时潮涨、潮退、平潮,不用掰手指,更不需要看黄历,全记得清清楚楚,只要看一眼自己的影子就知道了。这些年来,不少赚到钱的惠屿人都盖起了小洋楼,取代了老式的石头房子。传统阶段的惠屿岛建筑主要为石构建筑与少量的红砖厝,其燕尾脊与红砖顶均是传统建筑的特色。现如今,惠屿岛的新建筑多为框架结构,采用平屋顶,玻璃窗与瓷砖贴面,与其他一般地区风格类似。这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可见岛上房屋的翻新速度与收入程度是密切相关的。

岛上有2间民宿、1间假日酒店。假日酒店是一座三层的小楼,室内的装饰倒也淡雅,曾经的股东告诉记者,因为节假日生意红火,于是酒店改名为“假日酒店”。1号民宿的老板娘告诉记者,房子原来是盖给自家住的,所以每间房间的面积都很大,现如今,去惠屿岛的游客多了,家里的房子改装为民宿,“要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房间就不建那么大了。”老板娘念叨着。

在老板娘女儿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房间,推开窗,迎面而来的海风,裹狭着大海的潮湿和咸涩飘进鼻孔。岛上的房子几乎都有一面是面朝大海的。惠屿人临海而居,饮食中鱼虾等海产品占的比例大。老板娘告诉记者,他们一般不会买外面的海鲜,对比后,还是觉得自家产的最好吃。因为这里新鲜的海鲜每一只都是从海里打捞出来后立刻烹调,可以说在食用之前这些海鲜都是鲜活的,所以肉质除了海水的咸味,还有新鲜食物的自然鲜香。天然、绿色的海鲜挑战着每个人的味蕾。鱼松是惠屿岛的特色产品,其食材实在、做法讲究。纯手工制作的鱼松选用优质鲜活大鱼作为原材料,传统人工压磨,无任何添加剂防腐剂,不少游客会专门找人定做。

假日酒店前是半月湾沙滩,沙质细腻干净,许多惠屿人在这里留下了足迹。酒店后面,有一条新修的登山石径,可直达南尾山顶,南尾山为岛上完整自然保护区域,山不高,海拔50公尺,但地形陡峭不易步行。可寻一风和日丽的日子,且让你我心田撩起山风,共享海岛的诗情。登顶后,向北可眺望惠屿岛景致,向南可远眺湄洲湾。惠屿岛终年温暖湿润,因此也非常适合露营。这里的夏季盛行西南风,风速较弱;冬季盛行东北风,风速略强,一年中以6月份的降水量最多,降水主要来自台风。在每年四月过后,岛上酷热指数开始提高,至夏季达到高峰,十月上旬后始渐消褪。

近年来,海洋资源的利用在旅游业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海上垂钓、海滨浴场、海上餐饮、沙滩烧烤、海边露营等以海上娱乐、沙滩休闲等为基础的旅游项目仅在起步阶段,就为惠屿岛引进了许多游客。在沙滩边经营休闲驿栈的老肖,皮肤黝黑,长得精干,原先一直在外跑船,今年与人合伙在礁石群附近的沙滩边开了一间休闲驿栈,驿栈出租帐篷、烧烤架、太阳伞、休闲桌椅、沙滩车、茶具、游泳圈等用品,也出售各类饮料酒水等。老肖告诉记者,休闲驿栈刚经营3个月,第一个月收入几千元,第三月已突破2万元。现在的惠屿岛是一个以养殖业和休闲旅游业为主体的旅游岛,岛上居民的生活方式依旧保持得较为古朴,现已开发渔家生活观光点等休闲娱乐项目。旅客可乘坐渔民的渔船,前往观赏海上田园,体验海上渔业生存活动,住民宿、吃海鲜、逛沙滩、观海景、玩海钓,这一条龙将让游客难舍惠屿岛。肖清林告诉记者,去年惠屿岛共接待游客近10万人次,旅游收入约2000万。

 


近年来,惠屿岛声名远播,各地游客慕名而来,惠屿岛的海岛经济也搞得红红火火。



惠屿有天梯

对海边长大的人而言,这可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闽南渔村,这里的人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不会去理会游客的闲情逸致,但他们却是和善而又热情的。天色黑落的话,在海上作业的惠屿人一路里颠着收获回到家,妻子无言中接过担子,男主人在饭桌前坐下,端起妻子为他斟好的那杯满满的酒。入夜,家家户户亮起了灯光,还有村前码头直到大澳处的路灯,恰似定格在空中的烟花,星星点点,与天上的星星交相辉映,这一片绽放的烟花,倒映在村前的海面上,泛着波光,流光溢彩,让人不禁想到了那一场火药的艺术。

2015年6月黎明,泉籍著名世界艺术家蔡国强在惠屿岛用火药炸出一条500米“天梯”。那一夜,焰火在空中绽放,变成节节高升的天梯,带着惠屿人一起仰望天空、摸云摘星。那个黎明,蔡国强终于圆了近二十载的梦想,奥斯卡金奖导演凯文·麦克唐纳也用镜头记录下在这个岛屿发生的这一幕。可以说,惠屿岛成就了天梯,而天梯也为惠屿岛的精彩添加了浓重的一笔。

夜间的惠屿岛是另外一种景象,游玩项目有夜游惠屿古民居、夜游环岛路、听南音和北管演奏、观鱼排亮灯、住海上漂游鱼排、听海,也可夜游南尾山森林,感受大自然的幽静。择一片沙滩,枕着涛声,看夜空中繁星点点,再点上一堆篝火,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好不惬意。

泉州摄影师李惠兴多次往返惠屿岛,用脚丈量过这片岛屿,也爬过最南边的南尾山,在他眼里,在惠屿岛上就算是一天中的景色也是不同的,“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晨昏时候,自海面至海岛,常常会被蒙上一袭纱幕似的雾霭,海天苍茫一色,那岛上的楼房便隐于雾霭之中,显得扑朔迷离,宛如海市蜃楼,令人恍如隔世。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