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宝岛之光

来源: 2019-04-08 08:28

/年月

伴随着沙沙春雨声,在台湾新竹,97岁高龄的厦大机电系校友陈希杰,对我们忆起了72年前的赴台往事。在此岸,他是19岁的厦大学子;在彼岸,他和11名校友,带领3万多名电信员工,创造了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台湾电信业的空前奇迹。

19471月的那一天,在陈希杰的记忆中清晰如昨。他和五位厦大校友渡海赴台,和前后到来的另六名校友一起进台湾邮电管理部门,作为技术骨干领衔抢修在二战炮火下损毁极大的台湾电信系统。

陈希杰他们惊讶地发现,台湾虽然光复了,但基础设施因二战大规模轰炸而饱受摧残,电信建设毁坏大半。不论是台湾西部从基隆到高雄的地下电缆,还是贯穿东部的线路,都被破坏殆尽。

陈希杰和十来位厦大校友都身处电信部门关键岗位,他们通过海外贷款和民间借贷等方式筹集资金,并充分发挥各自技术才能,在全台普及电话。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本岛联结澎、金、马三条海底电缆,就是时任台湾省电信总局技术处处长、陈希杰的学长杨肇凤指挥大家一条接一条铺设的,其中最早的一条,台澎海底电缆,于1958年铺就。

为光复后的台湾创造奇迹的不只是陈希杰和杨肇凤,还有数百名厦大学子响应萨本栋校长的号召踊跃赴台,怀着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强烈使命感,为百废待兴的宝岛带去知识、技术和梦想。在接收台湾的百名中高层官员中,有10多位是厦大校友;而成为各行各业技术骨干的厦大校友,多达400人。仅1941-1945级厦大赴台毕业生就有300多人,占这一时期厦大毕业生总数的35%。其数目为同时期大陆各高校赴台之最,他们成为光复后重振台湾经济的骨干力量。

当年,厦大13个系均有学生自愿赴台,其中机电、土木、银行、会计四个系所占人数达44%。这四个系属长汀厦大新设系别,经历过国破山河在的学子,更加珍惜每一寸国土,明知赴台参与重建将是一段艰辛之旅,但都满怀对祖国宝岛的热爱,踏波而去。日后数十年里,在台湾的电信、电力、交通、金融、高科技等诸多领域都可见厦大学子的矫健身影。

助力台湾跻身亚洲四小龙的“十大建设”更留下他们坚实的足迹。当行驶在南北高速公路时,我不由得联想起厦大1944级航空系校友过鲍生先生,他作为该项目的规划设计专家,从始至终参与了项目建设的全过程;当坐上火车奔跑在北回铁路上,我又想起了另一位厦大校友林理严,他担任了工程处副处长,并负责施工管理;而当参访有台湾硅谷之称的新竹科技园区时,我似乎感觉到园里处处有何宜慈的气息,这位萨本栋校长的得意门生、厦大机电系1941级学生,也因为是竹科创始人而得到蒋经国先生的推崇和无数人的尊敬……

1947年前后满怀豪情踏波上岛的厦大校友,谁也没想到此去再回故乡已是近40年后,但他们把乡愁藏在心底,继续为宝岛的繁荣作贡献。而乡愁蓄满了,总有一天要溢出。赴台后10年左右,以厦大原校长邓萃英、台湾省建设厅厅长黄启显及第一届校友黄天爵、彭傅珍等多位师生为核心的在台校友时常相聚,互诉衷肠,逐渐形成了厦大台湾校友会,此后每年校庆,他们都聚集一堂,遥祝母校生日。在厦大60周年校庆时,他们还邀请了敬爱的萨本栋校长夫人来台,在日月潭举办了隆重的校庆活动。

两岸开放交流后,在台湾的厦大校友先后回到母校,有的校友先看母校再回故乡。他们大都已是业界翘楚,成为母校的骄傲,却时时想着如何回报母校。如曾引领黑人牙膏风靡两岸的校友周咏棠,尽管一直在民企工作,个人成就比不上何宜慈等机电专家,但他热心捐助母校办学,迄今已捐近500万元人民币。他也因身体力行“知无央、爱无疆”而被校友们推为厦大台湾校友会名誉会长。“虽然我已96岁了,但我仍经常到健身房骑脚踏车锻炼身体,为的就是两年后能够健康地回去参加母校百年华诞。”接受采访时,这位迈向百岁的老人笑声朗朗。

正是有感于厦大校友对台湾复兴的突出贡献和他们对故乡、对母校的深情厚谊,在厦大校庆98周年到来之际,我们《台海》杂志团队发起了寻访19451949年赴台的厦大校友的行动。遗憾的是,在这个时期赴台的三四百名厦大校友中,在世的只有10来位,且皆已是九旬高龄。这让我们更深切地感受到发起寻访行动的必要性。

在世的九旬厦大校友,一接到我们的采访请求时,无不百感交集,往事在他们的讲述中变得生动起来。而离世的厦大校友,亲人、学生忆起他们时却又是那么的为之骄傲。

在大时代波澜壮阔的历史背景下,个人缈小得如落入海中的水滴,但当聆听这批厦大台湾校友的故事时,我们又是那么深切地感受到了时代与人物的交互影响是多么的巨大。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