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赵用:不思考,一定不是好记者

来源: 2019-04-08 08:43

文/《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关于摄影,赵用实乃半路出家。赵用初中毕业考上技校美术专业,分配到大型国有企业当宣传干事,单位配了一台相机给他。五年后,再回炉到象牙塔。为何用五年时间?“当时领导讲,你考大学可以,但必须要在单位工作五年,等于说用时间熄灭你考大学的念头。”但赵用坚持着,白天上班,晚上到夜校复习,五年后考取了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他曾从事设计,最后半路出家,从事摄影,一干就是二十多年,现为温州日报图片总监,常以摄影为乐事。

 

两次获台赛大奖

赵用作品无数,获奖颇丰,记者初识赵用,是在2012年,先作品再认识本人。他拍摄的《民间借贷风波之前 温州一新市场“撒钱”暖场》获得第二届台赛经济新闻类金奖。

这组作品讲的是,温州新市场开张,业主以撒钱为噱头吸引客人,赵用生动掌握民众见钱眼开的心理状态,人物神情描绘自然有力,将一个混乱场面处理得趣味盎然。赵用受邀来厦领奖,不拘小节、风趣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在聊天中,赵用告诉记者,在原来的活动安排里,并没有撒钱这一环节,这是后来市场里的老板为了造势,自行搞出来的举动。这种撒钱的行为之前在当地是从来没有过的,加上属临时突发之举,整个现场处于非常混乱的状态。职业的反应让他在第一时间就举起相机。因为事件本身比较敏感,当时拍好这组照片之后,他一直都不敢拿出来用。他想,这组照片可能永远都无法公开发表,后来他投给了台赛,斩获了第二届台赛经济新闻类金奖。

赵用坦言,于摄影记者而言,温州是富矿,不过,也有很多禁区。尽管如此,但在他看来,拍摄的内容能不能发是报社的事情,作为摄影记者,把自己看到的新闻事件记录下来是一定要做的事,哪怕是不起眼的东西。作为一名经常跑经济口的新闻摄影记者,赵用拍了许多经济类的题材,投来参加台赛,记者也逐渐与他熟悉起来。再一次见他本人,是在2018年,这一次他也是受邀来领奖,作品《废墟下,母亲打来求救电话》获得第七届台赛最高奖金浪奖。

《废墟下,母亲打来求救电话》拍摄背后是一个突发事件。2017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六)上午,春节长假还没结束,突然传来消息:温州市文成县百丈漈镇外大会村发生农民自建房坍塌事件,多人被困。赵用获知灾情后第一时间毅然放弃春节长假,中途折返,自驾三个多小时赶到事发现场。一场持续20多个小时的拍摄工作就此展开。拍摄这组图片时,赵用的妻子已怀孕三个月,她作为抢险志愿者坚守现场,和赵用一直工作到夜里两点才从现场撤出来。

在第七届台赛评选现场,评委们认为在题材上,《废墟下,母亲打来求救电话》并不是最突出的,但在影像的处理上十分专业,摄影语言朴素又不落窠臼,画面感很强,整组作品在整个编辑过程和说明上非常翔实、到位,是一组有想法、有情感、有温度的影像,最终,高票获金浪奖。值得一提的是,这组作品也斩获了第28届中国新闻奖新闻摄影类三等奖。

 

虽遗憾,但向前看

赵用喜欢拍突发性事件,在他看来,这是一场关于体力、耐力与反应速度的考验。在2017年温州乐清“失联”男孩事件中,赵用再次拍到了独家。事实上,他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摄影记者,现场聚集了众多媒体同行。到了中午饭点时间,见事件没有进展,同行们纷纷进入饭馆。担心万一错过什么画面,赵用点了一碗面充饥,一吃完就只身一人回到现场蹲守。这个时候,出现新情况了:警方在男孩大伯家院子里运走一辆红色跃迪电车,据悉,失联孩子最开始藏在该车内。原来,所谓的“失联”,是男孩家人“自导自演的戏”。

“作为记者,千万不能浪费时间,不管多累多疲倦,都要守在现场。结果让我等到了,只有我一个人拍下了整个过程。”回忆这个经历时,赵用再三强调,一定要跟现场的目击者或群众打成一片。在这方面,赵用很是老练。在聊天、打探的过程中,对方还提供一些独家视频给赵用,在警方还没公布通报事件是男孩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之前,通过收集到的信息,赵用已推测出事件有蹊跷。

平日里,赵用喜欢扫街。所谓“扫街”是摄影人对街头抓拍的通俗叫法。在他看来,摄影记者理所应当经常上街,生活中不期而遇的精彩只有通过“扫街”才能获得,这也注定了他的摄影之路伴随着风雨骄阳、寒冬酷暑。他也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为此,他常常提醒身边的人,既要采访到一手的资料,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要不然的话,得不偿失了。

对摄影题材,赵用大胆设想。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他大胆创想,结合过去的新旧对比照,把苏南模式、温州模式、晋江模式、珠三角模式等四大模式的变化拍个遍。最终,因时间太短,加上过去历史照片没有妥善保存,没办法具体展开,只拍了全国第一位领取“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的章华妹。虽然遗憾,但还是要向前看,因为现实就是这样。

当然作为一个老记者,赵用也很擅长调节自己,游泳,是他最钟爱的运动项目。除了出差,每天总要游个痛快才上来,不过若是条件允许,出差也不间断。他不满足在游泳池游泳,作为冬泳的坚持者,他到江河湖海中去也一样游刃有余。习惯于大风大浪的他还喜欢画画、钓鱼。

 

初中时躲在楼梯下洗照片

《台海》:关于摄影的启蒙是什么时候?

赵用:初中时期。我舅舅是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的美术生,毕业后在一个外贸单位当设计部主任,他经常出差,单位给他配了一台相机。他看我也喜欢,会借我拍拍。除了拍,我也会自己配药水、自己冲洗照片。暗房就在家里的楼梯下,条件很简陋,挂块布,帘子一拉,就是暗房了。装药水的器皿也是就地取材,用家里的大碗装。我喜欢动手,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们出去玩,我就躲在楼梯下玩照片。刚开始也是不懂,一边问别人,一边摸索。

《台海》:比较系统地学习摄影是在大学时期?

赵用: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因为要拍模特、风光,所以也有上摄影课,我们的摄影老师是一位物理老师,从物理角度讲摄影中“光”的数值是如何计算。虽然我们听不进去,但这些理论还是有用的。最吸引我的是学校里有暗房、放大机,这就使得我有了更多发挥的余地。真的是废寝忘食地拍,白天出去拍照,下午回来,晚上吃点东西,就赶紧跑到暗房里边弄照片,第二天走出暗房的时候,门口已在做广播操。我们全班只有六位男同学,睡同一个寝室,大家很团结,常常一起行动,摄影方面进步非常快。

《台海》:毕业后为何没有从事与摄影相关的工作?

赵用:跟我舅一样,毕业后,去外贸单位搞设计。有一天,单位领导发火了,原来是不满意摄影师拍的产品照片,后来听过我会拍照,把我叫过去,让我试试。结果,领导很满意,把拍照的任务交给我。我一边要设计,一边要摄影,挺累的,就出来了;想搞摄影,但又没钱,就在家里二楼弄了一个摄影工作室。有时,一天有两三千的收入,不好时,也两三百元,一年下来,收入一二十万元。

《台海》: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算高收入了。为何在1998年选择到报社,从事一份月薪两三千元左右的工作?

赵用:主要是太累了,常常从早拍到晚,没时间吃饭,就想着换个工作做,我这个人没有经济头脑,听朋友说《温州时报》要招摄影记者,便去报名。面试官姓沈,沈主任给了我一个题目和电话,让我联系对方,拍个专题故事。交完片子,沈主任点评说,技术是过关了,但新闻性还差了一点,“新闻跟你平常拍照片是两样子。”在沈主任的帮助下,我一步步成长,试用期2个月后,正式进入报社。

《台海》:您觉得摄影能够做些什么?

赵用:摄影的力量很强大,有时候一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用文字没办法让人很直观地感同身受。在帮助他人方面,摄影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早几年前,还没有微信的年代,我有一张照片进入中国新闻奖的复评环节,照片讲的是孩子出生才半天,就被人家抱走了,报纸一登,立马引起重视,半天就抓到偷娃的人了。再比如,1999年拍的福鼎女孩,她得了白血病。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有时候新闻照片,不一定是惨就能打动人心,最自然的表现才是最好的。一开始我没有马上拍,而是等她放松了,再抓拍小姑娘的甜美。见报当天就收到善款17万,小姑娘治好后回到福鼎生活。

 

>>《都市女“刺客”》节选,随著社会发展和人们的思想开放,以及对身体展现的文化认同,刺青这种表现形式逐渐被追求时尚的年轻人所青睐,尤其是一些比较小清新的图案、水墨风格的刺青深受追崇,在这个群体里不乏女性刺青者的身影,她们会把某一件事或者是某一天值得纪念的日子,或以图案或以文字的形式在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刻上”永恒。


不断搜寻新闻点

《台海》:温州这个地方,给人的印象好像是很适合拍经济类题材。

赵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值得挖掘的经济题材,关键看你如何综合它,想要拍摄好经济新闻,记者不仅要懂得摄影技术,还要具备一定的经济常识。经济事件反映出来的问题一般都比较隐性,也不是每次都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拍摄经济事件,记者要像猎犬一样,不断地在路上搜寻可能出现的新闻点。也许拍摄时我不明白这个事件有什么意义,但回去我会进行归纳总结。在拍摄经济新闻时,记者要多关注平时最新的新闻报道,国内国际的经济走势,还要看本地的一些经济数据。有些现象在别的地方不是特别突出,换位到温州,可能就很明显,这样,这种题材你就可以去做了。

《台海》:生活中是如何发现经济类题材?

赵用:有一天,走在路上,我突然发现手机店的柜台上摆的都是白菜,回过头一看,真的是白菜。底下写着“手机白菜价”,说这里的手机很便宜,买手机像买白菜一样。当时,中国山寨手机刚刚兴起,手机价格一下子就便宜了,于是,我就拍了《手机白菜价》。没事的时候,我都会去扫街。有一次,又是在手机店边,看见有人拿着大哥大。大哥大的手机不是消失了很久了,怎么会还出现?原来这是大哥大模拟机,外形像大哥大,功能不一样,于是,我又发表《大哥大手机重出江湖》。

对扫街的记者来说,要时刻保持着新鲜感。如果不好奇、不追究,稿子都会从你身边跑过去。

《台海》:您现在还扫街吗?

赵用:别说了,现在越来越少,整天开会,但只要一有空,我就出去走走。虽然报社在图片的采用上,多是选择一张照片刊登,但这并不意味着记者每次出去只拍一张就好。

《台海》:一般喜欢去哪些地方?

赵用:我最喜欢到老城区走走。读初中时,每逢双休日,我跟我的邻居两个人就外出,温州老城区所有的大街小巷我们几乎都走遍。

《台海》:讲讲《电商生活味几多》。2015年,这组组照先后获中国地市报新闻奖一等奖、《人民摄影报》金镜头二等奖、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纪实类银质收藏等。

赵用:电商以前就有了,但当时我们国家正在提倡互联网经济,我刚好踩到这个节点,抓到了时代的脉搏。起初很多人会以为我是因景而做,其实不是,我不是因为互联网发展才去拍这个题材,反而是我拍到了这些题材后,发觉我们主动或被动地步入了一个被电商所颠覆的时代。最后,我才有意地往这方面去拍它。所以说,题材要跟时代相结合。

《台海》:现在这个专题还在继续拍吗?

赵用:还在继续。共享单车也是。之前也在拍,一些重要的节点,自己没拍好,就没拿出来,这个专题也还在拍。

 

把读者带到现场

《台海》:一般拍照前,您在看什么,思考什么?

赵用:拍照前,头脑像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突发情况随时会发生。作为摄影记者,拍照主要分两种情况。一是拿到题目的,比如说采访某个人,我会上网去找资料,找一下这个人的事迹,如果是名人的话,关于他的图片就很多了,你要注意观察,假如对方左眼位置有点缺陷,你应尽量地弱化左边,不能从左边拍;如果对方头顶发量较少,就不能从上往下拍,提前做好功课,到了现场,你至少不会踩地雷,我拍人物照很少会失手。

《台海》:这跟您早期从事人像摄影有没有关系?

赵用:非常有关系,自己开工作室时,还没有PS,拍摄前的准备工作要做得很到位,通过灯光、造型、动作等,把人拍得美美的。

《台海》:除了上述提到的命题任务外,另一种情况是什么?

赵用:记者在平日的采访中,经常会碰到突发性事件,这时候就要靠记者的经验,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能够拍摄《废墟下,母亲打来求救电话》这组照片,非常巧合。那一天,我刚好和我老婆在去武夷山游玩的路上,接到了单位的电话。等我赶到现场,已经挖出来八个人,废墟下还有一个人还没找到,大家都觉得这最后一个应该也已经死亡了,不少记者都走了。

事故救援拍摄,大多数镜头往往千篇一律,如何捕捉到更加震撼人心、打动人心的镜头,除了过硬的摄影技术,唯有坚守,不断抓拍。当晚7点22分,一个从废墟下打出来的电话,让现场为之沸腾:被困老人在废墟下给女儿打出求救电话。

老人被救出来的时候,现场有许多人举着手机拍摄这个画面,但靠得近,不一定就能拍到好画面。但我又必须拍到老人的正面,我没有和其他拍摄者挤在一起抢画面,而是迅速转到救护车驾驶室位置,跟司机表明身份。在这里,没有人干扰我,抢拍到老人被抬上救护车的镜头。等其他记者回过神来,我拍好了,但车也要开了。

一个新闻摄影记者,如果在拍摄时不去思考,那一定不是好记者,但在面对突发性事件时,记者最先考虑的就是照片的真实性与全面性,然后再用空闲的时候再去讲究图像的艺术性。

《台海》:这么多年在一线,您最享受什么?

赵用:摄影记者的责任是把读者带到现场,最享受的是如何把别人拍不到的现场新闻信息,完整地记录下来。图片记者,不是靠嘴讲的,而是靠图片说话。要不然你是走过场,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的心态按快门,就没意思了。

《台海》:您觉得什么样的照片才是好照片?

赵用:一般的评价标准是照片美不美,这当然没错了。但并不是说不美的东西就不好。在我看来,第一,新闻为主,若画面再美些就更好了;其次,图片的现场感一定要强;第三,新闻图片的信息要好,这个“好”指的是内容的唯一性、题材的新鲜性、角度的新奇性。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