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身在宝岛,心系母校——那些厦大台湾校友会的故事

来源: 2019-04-08 11:01

作为一所拥有近百年历史的高等院校,厦门大学在近一个世纪培养出的各界英才分散在世界各地。这些校友以各自区域为依托,成立了厦门大学驻各地校友会。这其中,台湾校友会是一个尤为特殊的群体。


1945年8月,抗战胜利结束,台湾光复。在1945至1949年短短4年间,数百名厦大校友赴台发展,全盛时期厦大在台湾全岛的校友有400多人,是大陆学生在台湾校友最多的学校。然而,随着1949年后两岸进入漫长的对峙时期,这些在台的厦大校友无法回到大陆家乡,而厦大在数十年间既没有毕业生赴台工作,也没有台籍学生入校求学。直到近年来,随着两岸关系越走越近,经济、文化、学术等等各方面交流百花齐放,厦大台湾校友人数才得以再次增长,主要集中为大陆台商子女及跨海而来深造的台生。特殊的历史原因导致厦大台湾校友会曾经发生过长期“断层”,又在近年来迅速发展壮大,在厦大海外校友会中独树一帜。


为了探寻厦大台湾校友会的更多故事,《台海》杂志记者翻阅史料,采访了两代厦大台湾校友代表,为您呈现有关厦大台湾校友会在台发展背后的故事。

早期厦大台湾校友会活动常在公卖局礼堂进行,且多由师长操持。图中的厦大教师从左到右有:黄启显(发言)、彭传珍(后立)、邓萃英(中坐)、洪应灶、涂序瑄。


早年以台北为活动中心

据周咏棠透露,厦大校友并不是一到台湾就聚在一起的。起初几年,大家来到台湾后分散在全台各地,忙于工作和安顿家庭,生活尚未安定,除了少数亲近的校友常有接触和聚会外,并没有专责办理联络全台各地校友的校友会组织。“我刚到台湾时,在嘉义工作了十年,直到1959年赴台北工作,才认识了更多校友,更广泛地参与校友会的工作。”他说。


《台海》杂志记者翻阅史料,从台湾老校友林渚霖的一篇回忆性文章中了解到,厦大原校长邓萃英、教师黄启显及第一届校友黄天爵、彭传珍等多位师长及学长先后来台后,时常见面。当时黄启显担任台湾省政府建设厅厅长,一众厦大校友便常常在其所住的台北市潮州街五号厅长官舍内聚餐,除了上述两人外,还有薛人仰、沈觐泰、林绍贤、林渚霖等校友参加。这其中,由于林渚霖在公卖局工作,地点较为适中,接洽众校友方便,因此每次聚会,多由他负责联络。


当时,虽然未正式发起申请登记厦大台湾校友会组织,但仍以黄启显、黄天爵、彭传珍数位师长和前辈校友为领导,处理校友会活动事宜,林渚霖、沈祖馨、刘诗华、严启昌等数位居住在台北的热心校友负责办理联络及杂务。


这之后,原本在台中的厦大校友余丽华离开台中到台北工作定居,她对校友会工作非常热心,因而经校友大会推选为校友会执行干事,而校友会常务干事,也就是实质上的会长由黄天爵担任。


上世纪50年代,丁世权、周咏棠等校友先后到台北发展,均热心参与校友会工作。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在台厦大校友逐年有减无增,但每年一度的庆祝校庆与校友大会,参与人数却是越来越多,活动也越办越热闹。许多校友陆续结婚生子,开始以家庭为单位参与校友活动。金世添、陈益茂等经济条件比较好的校友更是出钱出力,例如海外校友来台时,多由金世添做东招待,“私款公用”。 他们的慷慨解囊,为校友会活动保驾护航,得到了全体在台校友的尊重。


据不完全统计,早期厦大台湾校友会工作,先后由余丽华、金世添、丁世权、沈祖馨、陈益茂、周咏棠、谢又华、严启昌、叶燊等多位校友策划参与,他们是校友会活动越来越丰富、充实、活跃的重要推手。周咏棠告诉《台海》杂志记者,早期厦大台湾校友会每月一次理监事开会举行餐叙,多由各位理监事轮流招待,这个传统维持了很多年都不曾中断。

厦大成立60周年之际,厦大台湾校友会在日月潭举办了隆重的校庆仪式,拍摄了人数最全的一次全家福。


将校庆视为重中之重

当年参与厦大校友会活动的绝大多数人都已不在人世,所幸还有林渚霖的文章记录以及周咏棠的讲述,我们方能从几个小故事中勾勒出当年校友会活动的模样:


校友会早期主要活动为一年一度为庆祝校庆的校友大会,但早期参与人数范围很难确定,因此无法预订餐位,让筹办的校友非常困扰。有一年林渚霖与徐德伦等人为校庆餐叙预订了一百人的餐位,结果最后只来了十多位校友,但预订的餐位无法全部退订,只好由他们几位办事校友赔付。直到几位师长和前辈校友来台领导校友会后,校庆活动才渐渐受到校友们的重视,每年参与人数稳定在百人左右。过去开会场地常借用公卖局或烟酒工程礼堂举行,上世纪80年代起多由谢又华商借活动中心或风景名胜区举办。除了餐叙外,还增加了抽奖及赠送纪念品等活动,奖品和纪念品均由监理事捐助赠送。


1959年,林语堂赴台,由台当局出面接待,住在台北市重庆南路大同之家招待所。彭传珍前去拜访,并邀请他参加在烟酒公卖局大礼堂举行的厦大台湾校友会欢迎餐会。席间,林语堂突然提及想吃闽南家乡菜蚵仔煎,但当时这道菜还未在台北市流行。虽然校友们嘱咐厨房为其烹饪,但无论色香味都相去甚远。尽管如此,林语堂仍感谢再三,此次餐会也因他的加入,在校友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虽然蚵仔煎没有做出原滋原味,但林语堂对台湾公卖局出产的老酒赞不绝口。这之后,林渚霖还曾设法运送绍兴酒及五加皮酒各半打供其品尝。


1981年,厦大成立60周年。在台湾的厦大老校友们给母校写信,询问60周年校庆筹备情况,校方回答说还没有考虑此事,台湾校友不高兴了,再次写信明确表示:如果母校不搞校庆,就由我们台湾校友会来搞!他们说到做到,在60周年校庆到来之际,台湾校友会邀请了他们敬爱的萨本栋校长夫人来台,在日月潭举办了隆重的校庆活动,还编印了500册纪念特刊,除了台湾校友每人一册外,也送给部分有联络的海外校友会及校友。


周咏棠告诉《台海》杂志记者,每逢母校华诞,台湾校友会都会欢聚一堂,唱校歌、忆师长,遥祝母校繁荣进步。1991年,30位台湾校友代表台湾300多位校友回母校参加70周年庆典。自此,逢五逢十的大校庆,厦大都会向台湾校友发出邀请函,欢迎他们返校共襄盛举。

随着厦大台湾校友会的逐渐壮大,校友活动也越来越丰富。图为1986年5月6日校友同游翡翠水库,何宜慈(左一)、陈振华(左二)、陈树勋(右一)、席德鳌(右二)等知名校友均参与其中。


保持两月一次餐叙

随着时间的推移,厦大台湾老校友逐渐凋零,校友会理事长一职在几位老校友中轮转。大家都很清楚:再没有新鲜血液的加入,厦大台湾校友会终有一天会成为历史。


万幸的是,随着两岸关系的日益开放,越来越多台胞将厦大作为自己了解大陆的桥梁,踏波而来继续深造。台湾校友会现任理事长、厦大经济学博士方燕玲向《台海》杂志记者透露,自从2008年以后,台湾有不少企业家选择到大陆校园进行再教育,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选择经管专业。厦门大学因为地缘和专业优势,以及长久以来的良好口碑,为许多人的首选。他们学成归来后,为台湾校友会注入了年轻力量。“当然,年轻只是相对老学长来说,实际上我们这批人都已经五六十岁了。”据她介绍,目前厦大台湾校友会的100多人中,除了10来位90岁高龄的老学长,大部分是他们这些中生代。“我们当然欢迎更多二三十岁的年轻校友加入。他们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因此飞来飞去出席活动、捐钱捐物支援母校这种事情,还是由我们这些中生代来负责吧!”


至于那些1949年以前来台的厦大老学长们,随着校友一个个离去,原本定期举办的理事会不知从何时起再也没有人操持,取而代之的是每两个月一次的校友家庭餐叙。“最开始还有好几桌,如今将将凑满一桌。”周咏棠说,相比从前的理事会都是校友参加,现在的餐叙参与人员都是由几个老校友的家庭组成。比如他每次参加都由女儿周文蕙陪同着。


“陈希杰伯伯超厉害,每次都从新竹坐火车来台北参加,他有时会和陈树勋夫人、杨肇凤夫人坐在一起讲福州话,我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很温馨……傅百屏伯伯、王逵九伯伯已经不参加了,现在谢又华伯伯也不参加了,”周文蕙拿着餐叙照片向记者描述照片里的人物。末了,她又加了一句,“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