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沃土

来源: 2019-05-28 11:30

/《台海》杂志主编 年月

清晨五时,叽叽喳喳的燕子叫醒了伯朗大道上的金城武树和池上乡那望不到边的稻田。  

我们一行披着晨雾走在田埂上,巧遇也刚抵达稻田的刘耿均夫妇,70多岁的刘耿均和妻子一起,来给稻田喷营养剂,他喷得很专注、很忘我,完全无视在他的田埂上排成一排的取经人。与其说他是在为稻谷喷营养剂,不如说他是在与稻谷倾心交谈。在静心等待的晨光里,我们注意到,在他的稻田边,有乡政府为他树立的一块精致木牌,木牌上不仅有他的种田经历和种田成就,还有他抱着稻穗呵呵笑的照片,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赫然其上的四个大字种稻达人。正因为遇上了多次当上米王的种稻达人,所有的等待都不是虚度。

在与稻子谈完心后,他才有心情蹲在田埂上与我们交谈,当然谈话内容仍然离不开他的稻子。如何种好稻谷呢?70多岁的刘耿均把30多年的种植经验浓缩成这几句话,娓娓道来:你要知道你的稻子它缺什么,你就要给它吃什么;你要知道它缺多少,你就给它吃多少;你一定要很努力,像照顾自己的小孩去照顾它,你不可以懒惰,不可以马虎,随便啊没关系啦,这样水稻它也是不容易照顾的,但是你如果用心去照顾,很认真去照顾,它会表现很好给你看。刘耿均也坦承自己早年不懂事,也曾压榨过土地,压榨过稻谷,现在要好好回馈土地,回馈稻谷。

接下来,在池上乡的田埂上,我们还接二连三遇到种稻达人,他们无一例外地如刘耿均那样流露出对稻谷的深情厚爱。             

去池上之前的几日里,我们都待在海拔二三千米的梨山上,那儿盛产茶叶,茶园一路迤逦上山,而茶农宁立强在我们上山前就赶到山脚下的台中迎接我们。与通过摸爬滚打积累下种稻经验的刘耿均不一样的是,年过中年的宁立强大学读的专业就是园艺专业,这为他探索科技改良茶叶种植提供了智力支持。  

在梨山茶中,宁立强的蜜香型乌龙茶独树一帜,它就是科技改良茶叶种植的成功典范,而宁立强的灵感竟来自于是茶叶被小绿叶蝉叮咬的启发。茶被小绿叶蝉咬过,其唾液进入茶叶,茶叶产生反抗,分泌几种化学物质,为了吸引小绿叶蝉的天敌来吃它。这几种化学物质在制茶过程中,因我们加强了日光萎凋、搅拌度、发酵度等,产生了天然蜂蜜味道,这是独一无二的蜜香。生产蜜香型乌龙茶的难点之一就在于如何吸引小绿叶蝉来叮咬茶菁。宁立强进一步向我们层层剥开:小绿叶蝉喜欢高温高湿的环境,所以他要人为制造这个环境吸引其前来,然后结合茶菁的被叮咬状况,进行后续的生产管理步骤……               

听刘耿均与宁立强讲种稻、种茶的故事,仿佛昨日,其实已经发生于四年前我带队到台湾采访精致农业的觅农之旅。                   

2015年10月,应台湾台中、台东多地农会邀请,我们台海杂志团队赴台采访报道台湾精致农业,我们上海拔三千米的梨山找茶,到少数民族聚居区环山部落品果,还到池上乡挑米,这些地方都是台湾精致农业的代表。台湾精致农业水平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以色列,这次采访,有几点让我印象深刻,一是台湾农民待土地如对父母、待农作物如对儿女。二是十分注重科技改良,如宁立强那样大学专门去读农业专业、并在数十年务农生涯中对科技改良矢志不移的农民占有很大部分。三是几代人前仆后继地投身于农业中,宁父是果农、宁立强自己是茶农,而他的子女大学专门去学农产品营销,以顺应新时期的客户需求,还把店开到了上海等地。另外,台湾各地农会在组织与推动农业生产方面功不可没,从播种到销售,农会一条龙服务,比如科技改良,并不是农民单打独斗,而是农会在各个环节都要办培训班,组织农民学习;比如农产品销售不畅,农会也会代表本乡本村农民出外寻找商机。      

正是基于对台湾精致农业的深入采访,我们于2015年秋天推出的大型专题报道《浓浓宝岛》才会深受读者喜爱。后来,在读者的要求下,我们每年都推出与农业与土地相关的报道,这时我们把目光投向了来大陆耕耘的台农,《台农的春天》,《台农新生代》都是在两岸广受好评的农字号专题。又见春天,本期我们兵分多路,进入多个国家级台湾农业创业园,到三明、到漳平、到漳浦……踏遍闽山闽水,与台农日出而作、日落长谈。       

割不断的血脉亲情与一波波国家惠台政策,深层滋养着台农的土壤,在这样的沃土里,他们会种出怎样的硕果呢?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