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华安官畲: 从“赊”村到“奢”村

来源: 2019-05-29 11:31

/《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本刊特约摄影师 王火炎

这里群山环绕,盆地地形使得这里气候温润,近处是茶园梯田,稍远些的山头则是混交林。挂在华安半山腰的官畲村,是目前全省畲族民族村以“畲”字命名的唯一村落,堪称八闽第一“畲”。这里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畲族语言、民族服饰、畲歌对唱等畲乡传统。

官畲以农为生,以土地为母的官畲人,世代向土地取食,对土地的感情极为浓烈。曾经,无往不利的时间长矛划过了东南西北,却漏过了官畲村。它静默地躺在群山环绕里。四五年前,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村落逐渐被熟知,漫山的茶香、满村的畲家元素在口口相传中流转,如今,每日的游客少则七八百,多则好几千人。

 

>>俯瞰官畲。

种茶摆脱贫困

掩映在华安笔架尖龙岭峰海拔近千米的半山腰内,沿着官畲蜿蜒盘旋的一路都是整洁的水泥路,牛在路上走,山在云里穿梭,高山里参差的茶山在视野里,一片一片地绿起来。

茶叶是官畲村的支柱产业。由于海拔高,这里种出的茶叶,品质优口感好,供不应求。官畲村原党支部书记蓝金福说,再过一个月,就是茶叶采收了,那时候的官畲更热闹了,不仅能看到满山遍地茶青的场景,到了五月初,茶农们将叶子采摘下来,发酵粗加工,整个村里,都将弥漫一股沁心的茶叶香。

跟很多偏僻村落不一样的是,官畲早已告别传统古民居,一栋栋三层楼高的小洋房拔地而起,近年来,村民们靠着茶叶的收入,把生活过得风生水起。蓝金福家的房子也是在2004年后,随着收入的增加一步步地长高起来。

官畲铁观音的品牌这几年闯出了名气,他们也是真正尝到了甜头。蓝金福告诉记者,村里的这些新房子,都是这几年修起来的。眼前所见光景,很难想象,这里曾是贫困村,甚至因此戏称为“光赊”村。

“过去,这里地无三尺平,路无三米直,人无三分银,住的是破烂土房草房,下面关牛上面住人。”蓝金福告诉记者,过去官畲村民的生活很清苦,山乡山多地少,交通十分不便,整个村靠着100多亩的水稻过活,日子一直紧巴。整个村以种植水稻、龙眼为主要经济来源,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小孩读书靠借钱,大人买东西靠记账。

蓝金福告诉记者,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村里到山下的8公里路全是羊肠小道,全村没有一条硬化道路,一碰上下雨天,都得人推着摩托车走。

路,是一个地方发展的关键。为了改变官畲长期与世隔绝的状态,2003年出任官畲村党支部书记的蓝金福第一件事,就是畅通从新圩镇到官畲的8公里水泥路。

 “官畲生态环境好,种茶肯定不错。”从事拖拉机工作的蓝金福,经常帮邻村茶厂运载茶苗,一次,茶厂老板的一句话,点醒了他,在他看来,每天赚50元的运货钱,想要摘掉贫困的帽子是不可能的。

当时,茶叶种植已在华安兴起10多年了,县里大力宣传茶叶种植的经济效益和发展前景,鼓励群众发展茶叶种植。在蓝金福看来,这就是官畲村改变的机会。

 

>>官畲村88户人家,家家种茶叶,整个官畲村铁观音种植面积1600多亩, 每年产值1000多万元。图/黄建和

树一棵都不许砍

从“赊”村到“奢”村。

2004年,蓝金福决定在全村推广铁观音。一开始,村民有顾虑。他就同其他5户村民一起带头先种。第二年光卖茶青就赚了10多万。

见状,村民们跟着纷纷一起开始了茶叶种植。卖茶青利润有限,2006年起,蓝金福又贷款买设备,带头搞加工,村民同样积极跟进,收入大幅增长。蓝金福说:“官畲的铁观音有特殊的韵味,十分抢手。”目前,88户人家,家家种茶叶,整个官畲村铁观音种植面积1600多亩, 人均近4亩。“无中生有”的茶产业,让官畲彻底摘掉了“赊村”帽子,每年产值1000多万元。

现在,小小的村落就有80多家茶叶加工厂,畲寨茶业专业合作社升级为国家级农民合作示范社外来旅游的人到了这里,每户人家的第一句话都是:“来泡茶!来泡茶!”,当然与这里是产茶地有关,但当地人的热情淳朴也可见一斑。

相传350多年前,一群畲族人从北溪桃源洞(今华安县沙建汰口)逆流而上,在新圩古渡上岸入山,看中了半山腰上的一处田螺地形,却发现已有一户汉族人家居住在这里。巧的是,这户人家的主人刚刚科举中榜,正举家迁居漳州府郡,就把这里交给了畲族人。于是,一个新的畲族部落便在这里扎了根。

据说,解放前,官畲村民是基本不与外界交往的,即使需要一些必用品的贸易往来,也是由妇女们下山进圩赶集,匆匆去,急急回。在高山梯田上劳作时,若发现陌生人上山,男人们就立即跑往密林深处躲藏,由女人们应付周旋。这不是畲家男人们懦弱,而是为了避免被抓成畲丁再陷入长期的动荡和战乱。

在风情广场中央,一棵枝繁叶茂、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桂花树就是官畲村成长的见证。根据史料记载,畲族的先民从广东凤凰山迁居至此地时种下的。

蓝金福告诉记者,村里后山上多的是比桂花树高龄、树冠大的林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目之所及,是一片苍茫的林海。

据了解,畲族先民迁居至此后,就定下规矩,山顶至村后泉水出水口的山林为水源涵养林,任何人不许入林砍伐树木,后来更发展为连入林捡拾干枯的树枝也不被允许,违规者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300多年来,一代代畲民们谨守规矩,如今已然成为村民习以为常的村规民约。蓝金福告诉记者,为了保护山顶的水源,村里还有一条从建村开始就有的村规民约,就是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砍一棵树。大约在10多年前,为防止有人偷砍树枝,等干枯后再捡回家,村民们一致同意在村规民约中加上一条:干枯的树枝也不能捡回家。

 

>>官畲村传统的畲族婚礼。

赴台取经 力求原生态

作为省级生态村,官畲村就是这样严管出来的。而官畲村的茶叶有一股特殊的香气,也得益于有一片生长了几百年的生态林。说到这儿,在茶的淡淡清香和入口的余味中,关于官畲的故事也渐次开始。

走在官畲,处处可见畲族文化元素,只见每家每户的墙体上,统一贴米黄色瓷砖,装饰“双凤朝阳”族标和畲族织纹图案。路上,不少村民身着畲族服饰,村中还建有畲族文化长廊、风情广场、文化陈列馆等,探畲山、赏畲景、住畲家、尝畲菜、学畲语、听畲歌、观畲舞、品畲茶,在这里可以真正尝试着做一回“畲家人”。

官畲山高坡陡,畲语犹存。由于地处深山,民族图腾、畲语、畲歌、畲家婚俗、请火节、打枪担等原汁原味的畲族文化得以完整保留,畲家民歌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此,官畲成为闽南畲族文化重要的研究基地,20149月被评为首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官畲村还是世界文化遗产大地土楼群的中途休憩站,随着土楼声名鹊起,越来越多人发现了官畲、来到了官畲。蓝金福告诉记者,今年春节从初一到十五,每天都有六七千的游客,其中正月十二“请火节”,游客更高达万人。

“请火节”是官畲村的一大民俗活动,畲民们在请火理事“头家”的带领下,伴随鞭炮队,鼓乐队、吹鼓队和旗队等组成请火队伍,抬着神像到山头上祈求上天赐火,期盼新一年生活红红火火。赐火完毕后,紧接着便是坐刀轿和踩火环节了。届时,由村民们抬着神像冲入火炭中,据说,火焰升得越高代表今年日子越红火。  

云雾缭绕的山坡上,红、黄、蓝、白相间的天穹蛋居错落有致,与青翠欲滴的茶山相映成趣。这便是蓝金福口中的七星瓢虫屋,如今已然成为游客来此观光的住宿新选择。

蓝金福告诉记者,七星瓢虫屋,是官畲村的网红点,出自台湾设计师之手。事实上,2013年开始,官畲村就开始谋划旅游发展了,当时还特别组团到台湾取经,考察当地发展乡村游经验。

跟很多大开大建的地方不一样的是,官畲村力求原生态。木制的水槽、牛雕、秋千……为了保持原生态,不挖山体、不改水流、不填水塘,就把木头劈对半铺设栈道,把竹筒劈对半交错排列做成凉亭屋顶。

官畲村内各种为旅游发展的作法,愣是没有一点钢筋水泥的痕迹。在百果园内,利用百香果遮阳,用木头挖槽当水池,用竹板封筑土堆,用台风刮倒的木桩当座椅。

除了茶叶,村民们卖小吃、做餐饮、从事民宿,拓宽了收入来源渠道,日子过得越发红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村发展。

热闹的游人给村子带来了多元化的生机,这里的美丽不再是小家碧玉的羞怯内敛,她开始正视这个世界,同时,身上依然带着岁月积淀下来的悠美古韵。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