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吴森源:打造璀璨的兰花王国

来源: 2019-05-29 16:07


/《台海》杂志记者 司雯  /阙政元

在清流嵩溪镇莲花山脚下一处山坳里,有一位来自台湾的“护兰使者”吴森源,他在清流待了近十年,创办了自己的兰花王国——森源兰蕙。

走进吴森源的兰园里,春兰、春剑、莲瓣、蕙兰、四季兰、报岁兰……数万枝兰花熠熠生辉。静坐闲聊,品上一壶香茶,观赏兰花所带来的清静与幽雅,那种飘逸的闲情,令人产生一种如诗如画的感觉。

 

爱兰进而种兰

说起吴森源,在两岸兰花界可谓是鼎鼎有名的行家。吴森源告诉记者,他与兰花的结缘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他还是台湾一本兰花杂志的编辑,由于采访了各式各样的花农,进而逐步熟悉种植兰花的技巧,对兰花这种雅致的小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了拍摄兰花,他大量收集各种兰花资料,走遍了台湾全岛24个兰花展场,共拍下了4000多张照片;后来,索性选出其中600多张照片450多个品种集结出书,出版发行了《四季兰铭品集》、《1992台湾兰展全集》等书籍。吴森源说,出书本是他的兴趣,没想到这些书籍竟然大卖,得到海内外兰界的赏识,成为畅销书,赚了700万元(新台币,下同)。“那时因为对兰花的喜爱,我就想着要不干脆辞职种植兰花,出书赚来的钱成为我从事兰花事业的基础。”1994年,吴森源离开媒体,正儿八经地当起了农民,种起了兰花。

吴森源说,自己决定种植兰花,一方面是爱兰花,另一方面也是看到兰花产业的好前景。“当时,台湾刚好涌现一股‘炒兰’热潮,一株兰花苗有时可以卖到上百万元,而一个普通百姓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两万元。我觉得一朵兰花既可以欣赏,又能杂交创新,往大了做还能形成一个产业,值得我花心思去做。”

回想最初的养兰经历,吴森源感慨万千,他说刚开始时,自己对于养兰还算是新手,很快便遭遇失败,当时几乎是赔得一无所有,但他还是以顽强的毅力,不断地摸索经验,终于闯出了自己的路子。

上世纪90年代,台湾掀起台商登陆潮,吴森源也把自己的兰花种植基地搬到了广东英德。十年时间,吴森源在广东的兰花种植步入正轨,企业运转得越来越顺利,产量也慢慢达到目标。但吴森源总觉得缺点什么,他不满足于原有的兰花种植,开始准备杂交兰花种苗的培育,这时他需要更广阔的地方做培育基地。

2009年,吴森源赴清流考察,发现这里的气候适宜,森林覆盖率极高,热带兰、温带兰均能成活,优良的自然环境让他“来了就不想走”。于是,第二年,在海峡两岸林业博览会上,他正式签约,在清流落户扎根。

 

>>工人们把实验室里已培养成功的兰花种苗搬到玻璃房里进行后续的培育。


像做iPhone一样种兰花

说起自己决定做杂交兰花的培育,吴森源表示,那是在一次兰展上,一位德国花商对他参展的精品兰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花商希望这些兰花花色更艳丽、花更大,且能大批量供货。这让吴森源得到了启发:要在杂交兰上做文章。

“传统的兰花品种存在许多不尽如人意的缺憾,如墨兰叶形漂亮,叶幅宽有光泽,但香味不足;蕙兰香气浓厚,抗逆性强,但开花时间晚且不易开花;建兰最易上花,香气也足,但开花时间短,且集中在夏秋两季。一些传统品种的兰花目前已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不适应市场的需求。而国兰通过品种间杂交或与大花蕙兰杂交获得的优良品种,不仅花大、色艳、有香味,而且价格低廉,深受老百姓的喜爱。”吴森源介绍说,“比如春兰品种‘朵香’,花为纯黄色,但一簇只开一朵花,与‘余蝴蝶’杂交后就可获得花黄色且有香味的品种,再与莲瓣兰杂交可使其花瓣变为莲瓣,再与墨兰杂交可使其多瓣,再与大花蕙兰杂交使其花变大,最后与线艺品种杂交可获得莲瓣型、花纯黄色、有香味、花多且大的线艺优良品种。”

吴森源告诉记者,森源兰蕙今后要努力的方向,就是选育出最好的品种,以最好的管理技术栽培出最优良的杂交品种,打入大陆市场,然后走向国际。

 “在荷兰,每年都有上千种花卉新品种上市,就像iPhone一样,上一代的热潮还没退,新一代的产品已经出来了,这样你才能在市场上永远保持领先和竞争力。”吴森源告诉记者,兰花要长盛不衰,保持新鲜感,并且引领潮流,就需要像做iPhone一样注入研发力量,不停地创新。

做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

记者来到森源兰蕙的实验室,铁架上密密地陈列着透明三角瓶,里面全是正在育苗的兰花品种,玻璃瓶上复杂的数字代码代表了这株兰花的身份。吴森源介绍:“传统的兰花成苗要7年,等到开花又要7年,而运用现代的组培技术,可以将成苗到开花的全部过程节省约一半的时间。但组培对科技的要求最高,把兰花种子切牙、杂交、改良、产生新品种,都在这个环节完成。之后,将胚胎期的兰花种放入‘无菌营养基三角玻璃瓶’中育苗,兰花苗要在瓶中呆满三年,能茁壮成长活下来并体态优美的,才能移入土中。”

目前,森源兰蕙聘请了50多名科研人员,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在总支出中占七成。吴森源说,一个兰花新品系的培育最少需要89年的时间。首先,种子交配需半年,授种8个月,萌发期要半年至1年,最后繁殖期还要12年,一个成品苗的培育大约需要4年时间。而成品苗从育种瓶中移出入盆种植,到最后的开花还需4年时间。而蝴蝶兰等洋兰的杂交周期仅为3年,一个国兰新品系的培育时间,往往是洋兰的2倍。并且,国兰筛选到好的品系概率很低,10万种品系种苗中往往只能筛选出100个好的品系,这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尽管优质国兰繁育的路子艰难,但吴森源看准了方向,还是坚定地走了下去。他告诉记者,有的人搞兰花研发,有了点成果就好像得了个祖传秘方藏着掖着,殊不知一个新产品从上市到下市基本也就是3年时间,等到遮遮掩掩地拿出来时,往往已经过气了。因此,一旦有了最新成果,并且经过市场的检验后,吴森源马上就开始批量化的组培生产,让新品国兰产量以几何数字增长,而价格却降了下来。

“就算技术再先进,兰花的培育都是一项漫长的工作。育种人一定要有眼光,有信心、恒心,能够判断新育出的品种在八九年后能否得到消费市场的认可。一旦认准了品种,就要进行量化生产。”吴森源介绍,目前,森源兰蕙园艺已经杂交选育出了上百个新品种,并选择其中的优良品种进行组培并大规模生产。“其实我们也算是在下赌注,做了最好的准备,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吴森源说。

 

>>工人忙着给长大的兰花种苗换盆。                                       >>工人介绍兰花的新品种。


      换个方式走向海外


目前,森源兰蕙的产品遍布大陆各地。不过,吴森源认为,大陆的国兰消费还停留在兰友的雅趣消费阶段,量不大,这与国外把花当成一种生活必需品,在百货、超市上架销售相比,仍有很大差距。这两年,为了把国兰产业做大,海外市场成了吴森源重要的拓展方向。

吴森源说,开发韩国、日本市场相对比较容易,只要品质好,批发价控制在每盆3美元以下,生产数量在100万盆以上就可以出口了,但对于欧美市场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带着自己杂交培育的兰花去欧美参展,当地一位花商非常好奇并打算与之合作,但他的要求是成品花,并且此后一直供货不能中断。而这位朋友当时总共只有2万盆花。”这件事让吴森源颇受启发,明确了自己的发展目标,“欧美消费者对国兰的文化并不了解,对是否传统品种并不在乎,他们只关心花香不香,色彩艳不艳丽,摆在室内是否美观等。因此我们只有选育出好的品种、有足够的数量,能不间断供货,价格低廉,建立从栽培、研发到销售一条龙的标准化产业链,才能去敲开欧美市场的大门。”

吴森源告诉记者,与国内兰花喜奇喜特不同,海外花卉生产讲究的是标准化作业,整齐划一。随着组培技术的提高,这个要求已经可以达到。尽管如此,要让国兰之香飘向全球还需搬掉一个“绊脚石”,就是跨越审美障碍。吴森源表示,现在开拓海外市场,核心问题就在于东西方审美观的不同。老外喜欢大而艳丽的花,而国兰的花小巧、色彩素雅,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审美标准。

“语言不通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当然就是学习对方的语言,融入他们的文化。”吴森源说,国兰的优点在于花香,并且叶子纤细有造型,洋兰的花大、色彩明艳却无香味,若能将两者杂交结合、各取所长,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