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汉航集团总经理郑炎煌: 我无法选择出身,但可以选择未来

来源: 2019-05-31 18:01

从山区小城走出的寒门学子,到许多家长圈中炙手可热的家教辅导老师;从大学生创业者,到拥有数百名员工的公司掌舵人;从一介教书匠,跨界成为国际物流服务商……不少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人生际遇,漳州华安人郑炎煌用了短短十几年就全都经历了。

不久前,《台海》杂志记者走进了位于厦门市欣荣工贸大厦5楼汉航集团总经理室,聆听这间办公室的主人郑炎煌谈人生、谈理想。为了用最短时间改变命运,他放弃了铁饭碗选择创业。入主汉航后,他飞遍全世界拓展业务,将一个处在瓶颈期的企业发展壮大为厦门业内领军的物流服务商,而汉航与长荣集团的合作,让他既学习到了台湾成熟企业的管理方法,又参与到了自己情有独钟的两岸交流。而他做这一切的动力,源于最简单朴素的中华传统文化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一定不创业。”氤氲的茶香中,郑炎煌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当聊到选择时,他笑着说出的这句话留给了记者最深的印象。我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真诚,并没有夸张或叫苦的成分,而是对过去十几年的辛劳,发自内心的感受。

 

当家教踏上创业之路

《台海》:听闻您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勤工俭学,并且还收入颇丰,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郑炎煌:我出生在漳州市华安县沙建镇汰内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因为从小家境贫寒,所以我知道读书是成才的唯一出路。2001年,我以在全县名列前茅的高考成绩考进了厦门大学物理系。能上厦大全家人当然都很高兴了,但是全家也为学费发愁。这时,我获知了一个好消息:助学贷款政策落地了。如果我能申请到,等于一下子减轻了家里的大半压力。

然而,当我到学校报到,准备填写助学贷款申请单时,却发现有几名省外的同学,家庭条件比我更差,他们比我更需要这笔贷款。思来想去,最后我放弃了申请助学贷款,又不知怎么和家里人交待,便决定自己打工来挣学费和生活费。

当年大学生兼职打工机会不像今天这么多,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还是家教。可是家教不是你想做就做,还得委托中介推荐。当时我全身上下只有200块,拿出了50块给中介请他帮忙联系家长。很快,我通过中介的推荐,当了一个初中生的家教老师,主要补习理科和英语,一堂课50元。对于刚刚经历过高考的我来说,初中试题再简单不过。但会做并不代表会教,由于我之前完全没有教学经验,不知如何让学生领会知识。虽然2小时的课,我经常满头大汗讲满3小时。但一段时间下来,学生的期末成绩不升反降,于是我便被家长劝退了。

于是我又给了中介50元中介费,他又把我推荐给一个初中生当家教老师。第一次失败的家教经历后,我好好总结了一下不足,也向其他当家教的同学请教。于是,第二次当家教时,我就得心应手得多,学生的成绩节节攀升,家长很满意,又把我推荐给他的其他朋友。渐渐地,我开始在厦门一些中学的家长圈子里小有名气,接到的家教邀约越来越多。大一暑假,我留在厦门当家教,两个月就赚了五六千;大二暑假,我的收入涨到一万多。从大三开始,我每个月固定往家里寄500块。因为勤工俭学当家教,我不仅承担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余力补贴家里。我的华安老家中,很多电器都是用我大学时当家教赚的钱购买的。

《台海》:十几年前大学校园还没有掀起创业热潮,而您一毕业就决定创业,这一超前的想法是否和勤工俭学的经历有关?

郑炎煌:大学时虽然我把课余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当家教上,也没耽误本科学习,年年都拿奖学金。2005年毕业时,因为在校成绩优异,我获得了一个去国企当管培生的机会,刚进去起薪是3500元,这工资还不如我一个月当家教挣得多呢,便婉拒了。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想要请我当家教的家长都需要排队。我思考了一下,如果只是自己当家教,我一个人就算不眠不休,教的学生也很有限;但如果我集结了一批人跟我一起干,就可以最大化满足家长们的需求,获得的受益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能比的。于是,我便有了创业的想法。

说干就干,我就像一个愣头青一样,开始研究申请注册公司的事情。结果当我把注册资金准备好要注册时,才知道还需要一笔保证金。我实在拿不出这笔钱了,好在一位学生的家长知道缘由后,拿出五万块钱借我,解决了燃眉之急。

公司注册下来,办公场地找好,我便带着一些厦大学生开始了“团体作战”的家教工作。然而由于最初的师资管理培训不到位,大家教课水平参差不齐,家长满意度也各有高低,几个月折腾下来,老客户跑了许多。最窘迫的时候,我连几千块的办公场地房租都付不起。

我至今仍记得,那次是一个雨夜,我接到房东电话,说今天是交房租的最后期限,如果逾期,他明天一早就会把屋子里东西都丢出来。我问他能不能再宽限一天,他说不行。于是,我只得连夜回厦大找同学借钱。一摸口袋,我连乘公交车的一块钱都没有,便冒雨穿过钟鼓山隧道跑回厦大,找相熟的同学你三百他五百地凑齐房租,再跑到房东处交到他手上。

做完这一切回到办公室,我觉得既委屈又沮丧,在内心问自己为何不抱国企的铁饭碗,反而选择创业自讨苦吃。但路是自己选的,再难也要选择继续走下去。何况我还要为那么多的同事、学生、家长负责,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每一个创业者的故事都是一部成长血泪史。创业初期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了,这只是其中的一件。有数据统计,90%以上的公司都在创业前三年死掉了。幸运的是,我们属于剩下的那10%。经过几年筚路蓝缕的创业,我们将智华培训的招牌成功打响,公司业绩蒸蒸日上。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借我五万块保证金的那位长辈,在我公司开张不久有营收后,我就带着钱和一堆营养品登门拜谢。结果他只收下了我的借款,营养品一件也不要。他告诉我,接受我的还钱,是要让我知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是做人的基本诚信;不接受礼品,是因为他不想给我这个刚创业的年轻人增加心理和经济上的负担。看到我知恩图报,他已经很欣慰了。

他的一席话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让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一名成功者的情怀与涵养,让我想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虽然他很低调,但我还是想要提到这位恩人的名字,他就是时任厦华德茂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大伟。

 

跨界成为汉航掌舵者

《台海》:在教育行业闯出一片天地后,又是怎样的机缘巧合,使您成为汉航的掌舵者呢?

郑炎煌:在最初的几年,我们在教育行业业务扩展得还不错,开了好几间分校。但后来,资本注意到并进军家教培训领域,我们就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了。虽然原有的基本盘守住没问题,但是业务拓展遇到了一些瓶颈。2007年,我认识了汉航集团的陈露君陈总,我们在很多理念上都很相近,相谈甚欢。于是,我就带领智华培训学校加入汉航集团。

后来的几年,我继续在教育行业耕耘。陈总几次邀请我出任汉航集团的总经理,但我认为时机还未成熟。2013年,我觉得自己对物流行业已有了一定了解和认知,有一些想法希望在这个平台落地,于是便将已经很稳定的智华培训交给其他人打理,全身心进入汉航集团担任行政总监。一年后,我又被汉航集团董事会选定,接手汉航集团总经理一职。

《台海》:从教育到物流,这个跨界并不小。您入职汉航后面对的挑战和压力,和当初自己创业时有何不同?

郑炎煌:说到这个,我要感谢身边有一群专业的伙伴,经常为我出谋划策,提供专业意见。

其实我从2007年与汉航结缘,就开始观察物流业的发展规律。我刚入职汉航集团时,正好遇上汉航物流在欧洲的传统业务发展出现瓶颈,如何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是我面临的第一次“大考”。经过公司研究决定,调整业务方向,将目光投向俄罗斯。于是,我带队远赴俄罗斯考察,参加当地的物流展。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俄罗斯市场,在物流展上,我们几乎无人问津。这件事并没有让我们气馁,因为我知道这是因为之前我们和当地的物流合作较少,没有名气,双方建立信任感需要一定时间。此后,汉航物流每年都坚持借物流展到俄罗斯了解市场,获取行业需求,调整公司发展思路。从生硬地打招呼到深入交谈,再到之后的询价、还价,在开拓俄罗斯市场的过程中,我带着团队随时在线、随时回复邮件、随时整合预算。我们的毅力最终融化了伏尔加河的冰雪,经过数月的争取,汉航物流拿下第一个俄罗斯订单——2个40呎集装箱从青岛发往莫斯科。

做国际物流这行,其实挺不容易的。各个国家地区的风土人情都不同,如果沟通不畅,出现意见分歧,合作很容易就搁浅。即使达成合作了,发货了,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有货物安全送到客户手上,我们心里的石头才能落地。

远东-美洲线是汉航打造的精品航线,在业界有口皆碑。这背后,离不开物流团队的辛劳。巴西与中国有11个小时的时差,为了及时回应客户的需求,物流团队几乎昼夜颠倒,有时甚至一天工作16小时。2015年,一位巴西客户在中国的13柜货物已装载完,并清关运上船。出海的前一天凌晨两点(巴西约中午一点),客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说巴西方的货物进口许可证尚未获审批,希望撤下货柜延期发货。接到消息后,我和同事连夜赶往上海的码头,终于在清晨6点多赶在货轮出港前撤下货柜,帮客户避免了损失。汉航物流对客户的这种有求必应,使命必达,赢得了他们的信任。这种信任换来了汉航的不断发展壮大。2013年汉航集团的营收是4亿多;2018年,汉航集团的营收已经达到十几亿。

 

从台湾同业身上学习企管

《台海》:汉航物流与台湾长荣海运是多年的合作伙伴,请谈谈你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郑炎煌:汉航物流从2008年起就和长荣海运合作,迄今已经超过十个年头。当时我们的合作之所以能够达成,还要归功于厦台之间的往来日益热络,让我们享用了两岸三通的红利。这十多年来虽然两岸关系有高峰也有低谷,但汉航与长荣的合作关系一直保持良好。长荣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模式,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尤其是他们的人力资源管理。据我了解的情况,长荣一直将员工视为公司最大的资产,公司秉持一贯照顾员工的使命,提供给员工可以安心工作的友善职场。他们的人才选拔机制,概括起来就是“选、训、用、留、发”。这五个字也给了我们在用人方面很大的启发。

《台海》:您毫不掩饰对长荣海运的欣赏,是否也和您的民族情结有关?

郑炎煌:从业务合作角度来说,毕竟都是中国人,沟通起来比较高效顺畅。长荣海运让我看到的一直是高专业度、诚实守信、彬彬有礼的形象,我认为这是所有企业都应该学习的榜样。我非常欣赏他们的企业文化。这些年来,汉航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也不忘修炼内功,做好企业文化建设,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每年,我都带领汉航集团与石室禅院携手进行长期爱心捐赠;2015年,汉航集团还加入湖里慈善会,成为理事单位,长期参与各种形式的公益慈善活动。我认为热心公益事业,帮助困难群众是一家企业应该有的担当。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