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浪荡子·马可波罗”帆船诞生记

来源: 2019-07-12 13:07

    /《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盖崁巾——”

     “立斧头——”

     “安牛担——”

     “钉龙目——”

     伴着一句句闽南语特有音调的高喊声,一场罕见的传统三桅木制中式帆船的下水仪式正式拉开帷幕。

      2019年5月19日上午11点,具有五百年悠久历史的古月港边,锣鼓喧天,双狮戏珠,欢腾跳跃,辗转腾挪,“浪荡子·马可波罗”号福船下水仪式在漳州龙海普贤码头举行。该船总长17.6米,船宽4.8米,重23吨,是两岸合作的结晶,耗时近一年,船主黄凌霄来自台湾,今年75岁,造船大师郑水土是福建漳州龙海郑氏造船家族的第六代传人,今年63岁。

     

     今年63岁的造船大师郑水土(左)和75岁的台湾船主黄凌霄合作建造了“浪荡子·马可波罗”号福船。图/林财民


     两位老男孩携手合作的背后,承载着一群人的海丝梦。



     台湾老男孩的帆船梦

     5月18日,“浪荡子·马可波罗”号下水的前一天,《台海》杂志记者提前赶到造船点,就在古月港所在地——海澄镇豆巷村,记者途中停下来问路,两位热心的当地人还特别提醒,“船明天要下水。”

      这一天上午,晴空万里,骄阳烤灼着大地,由于前天下雨的缘故,码头的泥巴地上一片泥泞,来来往往的人留下了一串串脚印。船寮现场安静而忙碌,三位年轻小伙专注地录像,造船师傅则埋头忙碌着,两位主角郑水土和黄凌霄也都在,前者正有条不紊地忙着外部的装修工作,后者拿着相机记录四周。


     

     “浪荡子·马可波罗”帆船诞生记历时近一年。图为施工现场。


      白发、墨镜、汉式上衣,是“浪荡子”黄凌霄给人的直观印象。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每天上午七点多,黄凌霄便和师傅们一起来到船寮,开工造船,直至傍晚收工。“我在郑水土师傅家住了快一年,他每天晚上都请我喝酒,我被他‘养’得已经没有监工的能力。”为了完整记录船的建造过程,黄凌霄与郑水土同进同出,为的就是不漏掉任何与造船有关的步骤和细节。

      “这边的人非常热情,非常有人情味,都认识我。”黄凌霄告诉记者,按正常的进度,船应该早就完工了,但因为近期常下雨,再加上当地人都太热情了,经常来观看,于是,他就请大家泡茶、喝咖啡,在闽南语的rap音乐中,在熟悉的乡音中,逐渐拉近距离感。

      “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黄凌霄如此介绍自己祖籍广东陆丰。采访中,黄凌霄时而深刻,时而揶揄,他笑说,如果回到月港时代,自己可能会是海盗——因为航海是最热血的冒险活动,他随时准备扬帆,帆知道船要航向何方。

      黄凌霄第一次看到帆船,是小时候在淡水河下游宽阔的河面,船帆鼓动,顺风而行,也在小男孩心中涨满了帆船梦。20多年前,他在澎湖的海湾看到一艘古舢舨,回忆当时的这一幕,他喃喃地直言“真古锥”,“我喜欢冬天的时候去澎湖,不管涨潮还是退潮,舢舨漂在水的那种美,难以言喻。我一辈子都在追求美感。”

      为了重拾童年梦想,黄凌霄曾特意赴海外学习帆船技艺,在对西式帆船与中式帆船构造、原理与操作技巧进行对比之后,黄凌霄愈加敬重中华传统智慧,更加痴迷中式帆船,最后更定居卯澳小渔村,向老海脚、船头家、老海女、两光仔、以及广袤的海洋学习悠久的福船文化与历史。

      黄凌霄在台湾先后出资建造3艘小型木帆船,名字都很有意思:走路号、走路I号、黑水沟号。在闽南语中,“走路”是指欠债跑路,他笑着说,“我没有欠人家钱,而是想驾船出海逃离纷扰世俗。”“黑水沟”号则寓意下一代了解先民早年搭船跨越黑水沟来台的冒险犯难精神。为了保护即将失传的造船技术,他特别编著《黑水沟——漫谈打造台湾北海岸传统帆船》一书。

      第一次是因为好奇,第二次是忍不住,第三次变成了研究,第四次则是为了传承。“它必须有意义,而且要有趣。我想造一艘完全是按照传统工艺制造的木船,我还希望这艘船能在完成使命后进博物馆,留给后人借鉴、传承、弘扬,因为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我不希望让它失传。”这就是黄凌霄造第四艘船——“浪荡子·马可波罗”号的初衷。


     

     这是一艘加载了诸多现代化设备的木帆船。

     

 为何偏爱木船?他回应说,“我们的传统帆船就是木船,我喜欢木船的感觉。”至于为何是这个名字?黄凌霄先是笑着说:“地球都可以流浪,更何况是人生?”随后,他补充说,自己本身就喜欢旅行,有点像“浪荡子”,如果取比较文雅的名字,好像味道不够,“浪荡子”味道比较浓厚一点。

      在黄凌霄看来,马可波罗就是一名浪荡子,唐朝时,马可波罗来到中国受到皇帝的礼遇,此次“浪荡子·马可波罗”号将礼尚往来,前往马可波罗的故乡威尼斯。黄凌霄计划驾驶该船穿越太平洋、印度洋、红海经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最后到达意大利威尼斯。在描述行程的最后,他问记者:“你认为意大利总统有没有可能请我吃饭?”他对此是充满信心。他也相信,只要船一停靠在港口,就会有许多人竞相赶着来一睹东方的传统帆船。

      

     复现古老福船

     传统帆船千姿百态,种类繁多。福船是黄凌霄最喜欢的种类。他造的四艘船均为福船造型。

      福船,又称福建船,尖底,小方头,阔尾,多水密隔舱设计,兴于唐宋,荣于元明,是中国古代最著名船型之一。中国的水密隔舱造船技艺早在13世纪末就由马可·波罗介绍到西方。此后,这一技术逐渐为世界各国造船业所普遍采用,对人类航海事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福船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海上丝路贸易拓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海洋文明史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2008年,福船的“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2010年11月,《中国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黄凌霄告诉记者,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他多次到大陆沿海考察帆船,拥有传统古法手艺的匠人早已寥若晨星。在朋友的牵线下,他最终选定由郑水土领衔复原设计建造一艘15米长的明代月港海外贸易帆船。


     

     郑水土家中至今仍保存著一本《海澄郑氏造船图谱》。


     郑水土,出身地地道道的造船世家,不善表达,却有着一身造船绝活。从13岁起,他就跟着父亲学习造船手艺,到今年,从事木船建造刚好半个世纪。郑水土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却不识字,凭借上辈口授心教的营造法式,结合自身实践摸索的经验,随时可在脑海里构建出性能优越的帆船。

      郑氏家族造船历史最早要追溯到明清时期。明末清初,郑水土祖父郑文庆从曾祖父手上继承衣钵,创办宗兴船厂。1957年公私合营时宗兴船厂一度并入龙溪造船厂海澄分厂。改革开放后,郑家恢复老字号继续造船业。一直以来,郑水土坚持沿袭祖辈传下来的传统古法技艺造船。靠著祖传的船谱,他带领著家族中的造船团队,造出一艘艘的古香古色的传统帆船。郑水土家中至今仍保存著一本《海澄郑氏造船图谱》,品相稍有残损,却清晰地以笔划写著闽南语与行业代码符号及图形,其中记载着民国年间所建造的16种木制船只的船主、尺寸、结构和用料。

     “现在做这种船的人已经很少了,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铁船渐渐取代木船,我已经有40年没有造这么大的木船了,平日里主要是帮人造龙舟。”郑水土告诉记者,起初他以为黄凌霄是在开玩笑,直到对方连续登门拜访三次,他才确定黄凌霄是认真的。

     黄凌霄与郑水土都有福船的热情,一拍即合。郑水土率领第七代传人郑海根、郑海龙、郑福龙等传统匠师,为黄凌霄定制这艘中式传统三桅木帆船。


     重走海上丝绸之路

     这是一艘加载了许多现代化设备的木帆船,配备有雷达、GPS、测深仪、风速风向仪、舷灯、号笛、红外夜视仪、甚高频、AIS、应急无线电示位标等信号系统、通导系统、动力系统、液压舵系统、燃油系统、管路、排水系统、淡水系统、消防系统、发电机、太阳能电力系统、通风系统、救生系统等。黄凌霄一脸骄傲地说,“我敢这样讲,这是5000年来第一艘最豪华的木帆船,我敢说,它肯定会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原先,黄凌霄只想造一艘比古人好一点的木船,“现在,比古人好太多了,都是数位,已经超过现代帆船的设备。这一切都要感谢留艇长。”黄凌霄口中的留艇长是本次重走海上丝绸之路的总策划人留典芳,今年67岁。


     

     为了“浪荡子·马可波罗”号能全天候安全远航,船艇专家留典芳(右一)亲自担任舾装总设计师。


     记者见到留典芳时,对方一脸热汗。留典芳告诉《台海》杂志记者,早上他们三人是驾着气垫船,从翔安莲河哈哈德森游艇公司下水,一路全速33节,65分钟到达龙海月港,“海上风平浪静,希望明天也是这种好天气,继续为明天的浪荡子·马可波罗帆船下水保驾护航!”

      留典芳是厦门游艇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早在2013年,中国古帆船抢救基金会筹备会就曾在厦门游艇行业协会召开,可惜当时的牵头人后因其身体原因,未能及时推进致使基金会一直未能建立。在一年多前,留典芳经人介绍,认识了黄凌霄,有感于黄凌霄对福船的钟爱,决定全力支持黄凌霄完成他的心愿。“台湾人都能这样,我们大陆人更要爱护、传承好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了能确保这艘船能全天候安全远航,留典芳亲自担任舾装总设计师,同时利用个人资源,广拉赞助。WINS万石科技集团董事长陈朝明是赞助商之一,他听到黄凌霄的故事和设想后,大为欣赏并提议:“这条航线正好吻合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你的这次航海计划,天时地利人和,何不顺势而为,就当是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一语道醒梦中人,顿时间,一场高格调的三桅福船重走海上丝绸之路方案摆上议事日程。成立筹备工作小组,先后赴泉州崇武、宁德漳湾考察,商洽,一切紧锣密鼓地开展着……

     据留典芳介绍,最终共有23家来自厦门、泉州的热心企业鼎力赞助与支持,共捐赠近59万元物资,使得这艘传统福船的航海安全性与舒适度有了质的飞跃。

     5月19日,来自北京、青岛、广州、深圳、厦门、台湾、漳州、海南的领导、嘉宾、航海家、古帆船爱好者、游艇界人士等近200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黄凌霄过去一起玩中式帆船的台湾友人们也专程来见证,温荣达便是其中一位,他与黄凌霄认识超过20年,直夸好友具有航海家的冒险精神。在厦门工作的他被好友美丽的理想所诱拐,也时常造访月港,“至少来过20次,还来钉龙骨,钉到手指都肿起来。”

     “一项技术遗存必须是生活中或记忆中的活物,才有不息的生命力和传承延续的可能,被需要、有市场则是其生存和延续的唯一途径。一部中式帆船的建造和航行技术手册固然珍贵,然富有理想勇于下水当船主的探索者更加令人敬佩。”福建省福龙中国帆船发展中心主任许路说道。在许路看来,黄凌霄进行的是一次“抢救”式的造船。他希望未来有更多人加入。


     

     下水仪式现场,两岸嘉宾共同为“浪荡子·马可波罗”号升帆。图/林财民

      

     黄凌霄告诉记者,“浪荡子·马可波罗”号计划于今年9月起航,届时将载着陶瓷、茶叶、丝绸等重走海上丝绸之路,抵达意大利的威尼斯后返航。整个航程大约2万海里。他说,船舱内可容纳 14人生活,目前,他正在寻找共同远航的同伴。

     龙海市海丝文化研究会会长江智猛表示,翻阅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这段厚重的历史,月港是一个不容忽略的地方。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衰退时期最为繁荣的港口地区,月港是承上启下的过渡性港口,月港也是早期两岸居民往来的重要口岸,此次重走丝绸之路计划,对于弘扬中华文化,促进两岸交流有着重要的意义。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