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惠安大岞村:向海而生 寄情台湾海峡

来源: 2019-07-12 14:30

踏上大岞村,就沾染上咸腥味儿。泉州惠安大岞村,位于崇武城以东2公里、一个北、东、南三面是海的大岞山地方。岞,是闽南话“突然冲出来”的意思。当地人讲,从台湾海峡看,海拔约80米的一座大岞山,突然从大陆崇武半岛往海峡“岞”出来。

大岞村与台湾的梧栖港相距仅97海里,一夜西风便可到达。如今,与崇武镇隔海遥对的台湾基隆也有个大岞村,同名的背后,是故土乡情,原乡情结。

除了是个历史悠久的渔村,大岞还是保存较完整的惠安女文化聚居区,居住着一群勤劳勇敢朴素的人。


不讨海就娶不到媳妇

五月中旬,正是海上的休渔期。大大小小的渔船静静地停泊在大岞渔港和海滩,而渔民们并没有停歇下来,他们各自为自己心爱的渔船进行维护保养......迎接下一个渔季的到来。

大岞人世代与大海作伴,曾在相当广阔的海域中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地与大海搏斗。历史上大岞村是当地重要的渔村。据《崇武所城志·大岞山》云:“其地(大眸山)张姓居多,食指千余,俱以出海为业。”事实上,早在南宋(1127-1279)间,大岞的渔业生产已有一定规模。

图 / 大岞村世代讨海为生


据史料记载,清末,崇武、大岞的渔船在舟山钓带的作业得到较大的发展,并逐渐地占据了优势地位,以致于民国二年(1913年)在象山县石浦设立“崇武渔业公所”,以便利崇武一带到舟山钓带的渔民。

大岞村副书记张亚平告诉记者,大岞村的耕地资源很贫瘠,但其面对闽中、闽南渔场,并可泛海至更远的闽东、舟山、台湾浅滩以及南海等渔场,这些水中有着丰富的水产资源,仅闽中渔场常见的主要鱼类品种就有近60科100余种,甲壳类20余种,还有头足类多种,渔业资源丰富。

图 / 出海前,渔民都会往渔船上装载出海捕鱼保鲜必需的碎冰。


据数据显示,上世纪30年代,大岞村全村渔户二百余家,渔民大小劳力千余人,大小渔船50余艘,年产15600多担,值32.56万元左右。首先是钧艚,共30艘,为三桅木帆船,载重量为35-60吨不等,每船带有18只竹筏、1只舢舨,或带有4只舢板,船员2530人。

诚如张亚平所言,在大岞村很长的历史上,讨海是村民唯一的收入来源,甚至在村里还有“不讨海就娶不到媳妇”的说法。

图 / 出海前,渔民都会往渔船上装载出海捕鱼保鲜必需的碎冰。


除了崇武以东海域外,大岞村渔民们的足迹东可达台湾以东海面,南到海南岛、北部湾一带,北上舟山、吕泗洋,甚至到过黄海。很早以前,大岞村便是全省甚至全国闻名的渔村了。


祭海拜妈祖

俗话说“行船跑马三分命”。以海为业的大岞村民,尽管长年磨炼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但海上变幻莫测,未知因素太多,大岞村对神的崇拜似乎要比以农业为主的村庄更浓郁些。

黑壮的张荣飞,53岁的他,已有40年的讨海生涯。他的“闽惠渔1916”是一条比较特殊的船,93吨的它是大岞渔港里为数不多的大型铁船之一。按照习惯,每次出海前一天,他们都会在船上进行祭海拜妈祖的仪式。

出生渔民家庭的大岞村民张伟鹏告诉记者,一年一次的“吃船宴”比春节还热闹,一般在农历七月。

图 / 海上捕鱼不分昼夜,渔船一般都要装满鱼才会往回走。


张伟鹏口中的“吃船宴”就是所谓的“消度”仪式。据介绍,船队大规模出海前,各船要请妈祖举行“消度”仪式。先由4或8名船员抬轿从庙中请出妈祖,一人举旗前导,二人一路敲锣打鼓,一人鸣放鞭炮。抬到船上即在甲板上设香案,供碗菜酒礼,焚香烧箔。同时在船上用小油锅烧煮生油,并让其着火,用酒喷于油内,使火爆升,然后,技术员用斧头在船各重要部位敲一下,并由一人将盐米撒在甲板和船舱各处。然后船老大率全体船员顺序跨过油锅,俗称“过油、烧伏”,此仪式意在借妈祖之力消除毛鬼凶神,以确保丰收与安全。

船只启航日期,通常由船老大的妻子或母亲带着三牲酒礼到妈祖面前“卜杯”择定。一般先择出几个吉日,再由妈祖决定。如果妈祖所定这日正值气候恶劣,则将船锚移动一下位置象征已启航,等风平浪静之日再出航。这是渔民在妈祖与自然规律之间做的一种调解与妥协。


      基隆也有个大岞村

一叶扁舟,穿梭于闽台两岸。  

“大潮涨急小潮迟,上水鱼虾知节时。任是狂风吹舴艋,台澎金马作泾池。”在大岞村流传的民谣中,可见很早以前大岞人就前往台湾浅滩、台湾以东的海面捕鱼。对大岞渔民来说,水深流急、风疾浪高的台湾海峡,如履平地,一叶扁舟,穿行于闽台之间,不失渔汛,辛勤劳作。明末清初,台湾为荷兰人占领,后来民族英雄郑成功率领抗清的队伍,渡海收复台湾,相传其中有一部分队伍是从崇武一带启航,大岞村民张虎、蒋大竹等人作为郑军战舰上的舵手,立下汗马功劳。这也说明当时大岞人对台湾海峡、台湾周围的海域的情况是熟悉的,否则难以胜任这种船老大的工作。

图 / 以海为业的大岞村民,常常一出海就是大半年,除了准备少量蔬菜,海上捕到什么吃什么,连睡的地方也没怎么讲究。


记者了解到,到了清末,大岞人就以台湾基隆为基地,台湾以东、琉球以西的渔场,大岞人称该渔场为“鲂鱼尾”渔场,其定名的理由是渔网常在那里钩起一些像鲂鱼尾一样的水生物,故定名为“鲂鱼尾”。

长期以来,大岞与台湾往来频繁,特别是上世纪40年代,尤为密切,那时渔船、商船过台湾,往来穿梭,络绎不绝。 

张亚平告诉记者,基隆也有一个大岞村,现在1000多人,属于三沙湾里下的聚居村落,居民靠近基隆港边居住,紧紧围着基隆大岞妈祖宫周边。在讲述基隆大岞村由来历史,张亚平说,台湾大岞村的形成是来自战争因素造成的人为背井离乡,入居他乡,融入他乡、聚居他乡,最后,他乡变故乡。

1951年、1952年,国民党到福建沿海抓壮丁强征船只,大岞村有近200名年轻的讨海兄弟被抓补充兵员,有的是船连人一起抓走。他们有的到乌丘、有的到金门服兵役,后来到台湾。这些人退役后,跟当地人结婚,其中部分人聚居在基隆三沙湾一带,凭着以前的讨海本领,继续从事捕鱼、补网、行船等行业。为了让后代永远铭记住自己的根,他们就以“大岞村”来称呼这个聚落。

“欲与台湾通,大岞好舵工,舵牙把得正,不怕当头风。乡亲多情意,万事可通融,君汝须在意,生意日兴隆。”在基隆,流传着这样一则俗语,故事的主角是惠安大岞渔工。而整个闽台渔工劳务合作的故事,都要从“大岞渔工”说起……

上世纪80年代初,台湾急需大量渔业劳动力。在张细山的牵线搭桥下,1988年惠安大岞村与基隆渔业公会签订协议,双方开展渔业劳务合作,并首次派出30名惠安大岞渔工登上台轮从事捕捞工作,这是大陆首次向台湾输出渔工。由于惠安大岞渔民长期靠海为生,被雇佣的渔工诚实勤劳、经验丰富,且双方语言相通,因此很受台湾渔轮的欢迎。

从此,两地之门再次打开,如今两岸大岞村互通有无、走动频繁。


建渔港的惠安女

午后的大岞渔港,只见渔船鳞次栉比,渔民们已上岸休息,昔日熙熙攘攘的渔港终于安静了下来。

张亚平告诉记者,这是国家一级天然渔港的所在地,停靠着大陆和台湾两岸的渔船,可同时容纳1500多艘渔船。

过去,大岞人没有自己的避风港,当台风到来之际,都得把船驶往他处避风,耗费很大,有时来不及转移还会受到严重的损失。一直以来,建设一个自己的避风渔港,是大岞人梦寐以求的事。

正当记者还沉浸于偌大渔港的震撼中,张亚平说,眼前所见光景,都是大岞妇女的杰作。

“黄斗笠、花头巾、银腰带、短上衣、宽筒裤”,透过一张张泛黄的图片,记者看到渔港建设时期,身着惠安女服饰的大岞妇女们扛石头、挑海泥、砌海堤,人山人海,场面十分震撼。

图 / 身着惠安女服饰的大岞妇女是大岞渔港建设的主力军,她们扛石头、挑海泥、砌海堤,人山人海,场面十分震撼。图/大岞村村委会提供


大岞渔港建设始于1986年。为了让村里的男人能继续出海捕鱼,养家糊口并为建渔港积累资金,全村2087名妇女一起上阵,成为建筑避风港的主力军。为了节约成本,一切都是自己动手开采石料,自己运输,泥沙自己挖,堤坝自己砌。每天有2000多名青年惠安妇女自带工具义务劳动。八百斤重的大方石,四个妇女肩挨肩,一步一步艰难地扛到工地,填进大海,一支由200多名青年妇女组成的运输队,用肩膀,用手扶拖拉机,把石料运往工地上,建成港区面积6.7万平方米。

水库、渔港、房子,抬船、扛石头、做农活等,惠安女形象的产生与演变,正是根植于大岞渔村的生活与作业环境。

不但如此,勤劳的惠女,还进驻了民兵哨所,清一色的娘子军,手握钢枪、身披弹夹、穿着传统惠女服饰,守护这片海疆。

      拉网捕鱼是惠安女平日生活的常态。图/曾梅霞


位于崇武半岛最东沿海突出部的大岞女子民兵哨所,每日负责监控泉州湾以北的海空。曾为该哨所所长的张亚平告诉记者, 9名女民兵是福建沿海惟一一支全部由当地渔家女组成的海岛哨所女民兵。这些不穿军装就跟普通渔家女没两样的哨所女民兵们,个个身怀“绝技”。射击、投弹、识别军图,一样不落。


从4岁到80岁的惠女模特队

走进大岞村的乡间小路,随处可见到著名的惠安女,戴着黄斗笠花头巾,穿着短蓝衣和黑色的宽筒裤,已婚女人腰际还要别着银裤链。这一独特的服饰,已成为福建省十大旅游品牌之一,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惠安女更因此而闻名。

80后的曾梅霞是土生土长的大岞人,妈妈奶奶都是传统的惠安女。曾梅霞告诉记者,她的母亲还是惠安女服饰的裁缝师,打小看着她们每天穿惠女服装,耳濡目染,惠女文化早已在曾梅霞心里扎根。可到了她这辈,同龄人几乎很少有人再穿惠女服饰了,包括她自己。

改变发生在2008年。作为惠安女聚居地的大岞村,早在10多年前,就吸引不少摄影师前来。一次偶然机会,同摄影师交流中,他们的一句话,改变了曾梅霞。

“现在穿传统服饰的惠安女都上了年纪,看不到年轻人穿,这样下去,惠安传统服饰很有可能面临失传。”摄影师的这句话,一下触动曾梅霞的心,她希望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让惠女服饰、惠女文化被传承下去。

      当年底,曾梅霞在大岞村创办“惠女客栈”,也就是惠安女民俗创作基地,以民宿作为交流平台,让来自海内外的朋友更深入地了解惠女精神和文化。在这个过程中,看到摄影师不断寄过来的照片,发现画面中穿着传统惠女服饰的自己,原来是这么好看。

      

      / 大岞女子民兵哨所是福建沿海惟一一支全部由当地渔家女组成的海岛哨所女民兵。


从惠女客栈到惠安女民俗风情园,曾梅霞在传承惠女文化的路上越走越远。曾梅霞告诉记者,惠安女民俗风情园去年的客流量就高达12万人次,从这几年的数据可见,数量一直在成长。

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礁石,发出啪啪的波涛声,几只渔船在海上作业。在惠安女民俗风情园,除了体验惠女服饰,曾梅霞说,他们还会营造惠安女下海、补网、绣花、扛石等劳动场景,供游客们和摄影师们体验、拍摄和创作。

大到80岁的老奶奶,小到四五岁的小女孩,都是曾梅霞惠女模特团队的成员,现在已有五六十人规模。

穿着传统服饰的惠安女,在海边劳作、种植作物、绣花洗衣……成了八方游客镜头里最美的风景。

图 / 大岞村的山海特点不仅孕育着其独特的自然资源,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人文资源与旅游资源。


大岞村的山海特点不仅孕育着其独特的自然资源,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人文资源与旅游资源,大岞村负山控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其优雅美景。传说中,大岞的岞山有八景,“龙喉吼烟”、“军马洞天”、“狮石晚照”、“渔翁撒网”、“孤屿冬青”、“玉盘传音”、“白鹤临渊”、“滴水弹琴”,后两景已不复存在。但每一处都有着动人的传说,至今仍在村民口中流传。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