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田头村:返乡二代的闽南水乡

来源: 2019-10-17 15:15

      

>>俯瞰田头村,成片的红砖古厝群与沿村而绕的发达水系,相得益彰。


      田头村的美丽与福分,与它四通八达的水系息息相关,也是它位于九龙江入海口的结果。

      田头村位于龙海市浮宫镇。因为有发达的水系与通向海洋的便利,早在三四百年前,田头村人便纷纷下南洋,在南洋勤劳创业后反哺故乡,那些雕梁画栋的闽南古民居就是华侨们光宗耀祖的见证,当然,他们也不忘为村人助学帮苦。可以说,田头村的整个村庄基础,早在两百多年前已奠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田头村的水系水质严重恶化,流经各自然村的金水银水,漂满鸭毛、垃圾和动物尸体,整个村庄其臭无比,亲水的人们对水系唯恐避之不及。田头村民在从事废品收购发展个体经济的同时,付出惨重代价,整个水系被破坏殆尽。
      二〇一三年,田头村支部书记郭水发领导村两委班子振衰起弊。他们带领全村民众拆除危房、猪圈、旱厕三百二十七处,清淤河道港道五点五公里,硬化道路,修缮古民居。四年后当我们来到田头村采访时,眼前所见的已是风景如画的闽南水乡。正在进行美丽乡村建设调研的厦大新闻传播学院老师毛章清感慨地说:“在农村,要拆一个猪圈都是很难的,而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整治,真的比登天还难。”可见,田头村的党支部的战斗力有多强、村支书的号召力有多大。
      当然,田头村有今天,离不开龙海市委市政府和浮宫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两级政府不仅为田头村的建设拨出大量资金,而且聘请专家为村庄改造进行科学规划。
      在访谈中,我们都赞叹田头村美丽乡村建设的做法,郭水发等村干部特别善于响应上级政策做项目,以获取建设补助金。他们通过美丽乡村建设,从上级党委、政府以及各职能部门(如环保、水利等部门)总共获得两千多万元的款项支持。
      在我们到田头村采访调研时,这个如诗如画的村庄正在发展旅游业,它华丽转身,赢得那些出走的年轻人的回归,他们陆陆续续地从厦门等地回到村里,从事与旅游业相关的服务业。

      一个村庄要生生不息,取决于年轻一代愿意扎根下来。


>>田头村保存完好的古民居群


>>这座取名为“归田居”的闽南大厝,为郭家大厝,郭振发在其间辟出村史馆,把祖先的光辉历史书写于墙上,让后人缅怀。


      民居古朴 民风淳朴
      田头村,面积三平方公里,人口四千多人,是郭姓的聚居地。
      相传唐代郭子仪后人郭佛星定居田头,传至今日第二十二世。田头人称郭佛星为三世祖。
      与闽南沿海地区的许多村庄一样,历史上的田头村经常面对海盗、倭寇的侵扰,土匪猖獗。为了抵御强蛮,保家卫国,清嘉庆年间,郭氏家族兴办学堂,又开设武馆,郭氏子弟勤学苦练,嘉庆六年(一八〇一年),出现第十四世祖郭连邦和郭振昌叔侄同进武举的盛事,获得“武魁”殊荣。漳州知府为此颁发“年高德邰”的牌匾,以表彰郭连邦之父、第十三世祖郭岩山教子有方。治家、教子更成为田头郭氏的优良传统。
      现年五十五岁的郭氏子弟、浮宫霞威小学校长郭振发,很为祖先历史感到骄傲,他特意在自家大厝辟出村史馆,把祖先的光辉历史书写于墙上,让后人缅怀。这座取名“归田居”的闽南大厝,于郭振发三岁时,也就是一九六五年建成。当时田头村和中国广大农村一样正处于困难时期,郭父哪来巨资建设深宅大院呢?
      “是我伯父从印尼寄钱来,当年,这座大厝的建设资金共花去一万六千元人民币,都是我伯父寄来的。” 郭振发深情地对我们忆起伯父的往事,包括伯父帮助邻里、捐资助学的故事。
虽然位于海边,历史上的田头村并不顺风顺水,既无法靠山吃山,也无法靠海吃海。因位于九龙江入海口,田头村常常遭遇海水倒灌,有过九年十三季欠收的苦难史。三四百年前,田头村人出海到南洋创业,发达后,心系乡里,纷纷寄钱回乡建屋,帮助乡里渡过难关。
      一百多年前,郭振发的伯公郭铭煌也到印尼,事业有成后,当上印尼雅加达的一个县的县长,他虽在异乡,但一心一意要帮助同乡发展事业。凡是到南洋的浮宫人找到他,对他说“我姓郭”,他便提供免费吃住,直到这位同乡自立创业为止。现在,田头社有七八百人在印尼发展事业。
      郭振发的伯父郭兆炎和郭兆璋兄弟继承郭伯公的优良传统,不仅寄钱给弟弟起大厝,还不忘资助乡里。在归田居里,我们见到一台锈迹斑斑的抽水机,郭振发说,伯父于一九六五年寄钱回田头村,让村里人添置浮宫镇第一台抽水机,帮助水系发达的田头村更快更好地发展农业生产。归田居里还珍藏着一台日立牌彩色电视机,那也是郭兆炎寄回来给村里人的,在一九七九年,这台日立牌彩色电视机恐怕也是浮宫镇唯一的。二伯父郭兆璋也不甘落后,他重视捐资助学,比如一九八五年,就捐了两万五千元人民币,在凫溪小学建了一间教室。
      田头村人乐于助人的淳朴民风古已有之,田头村里至今流传着流渡公的故事。几百年前,田头村人往外走都要先渡河,流渡公就在此摆渡,有给渡钱的,他摆,没法给渡钱的,他一样帮忙摆过去。流渡公助人为乐的精神就这样在田头村代代相传。现在,流渡公塑像就伫立于流渡公园,让来来往往的人们缅怀。
      田头村到南洋的华侨,不只郭振发的伯公伯父情系乡梓,许多人都是如此,所以,在田头村,我们看到一排排闽南古厝,沿着村河整齐排开,整个村庄古意盎然。郭振发的归田居不算古厝,它只有六十二年的历史,而田头村到处可遇有两三百年历史的闽南古民居,开基房就有三百八十年历史。


01、02>绿化、美化,村民们一起参与环境整治,田头村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视野所及一片绿意,花园般的环境,处处充满生气。


03>矗立于流渡公园的流渡公塑像。



      绿水 银水 金水
      临水而居的田头村人,到了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畏水而逃,河水常常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河面上漂浮着鸭毛、垃圾和动物的尸体,它们随着环绕村庄的河流穿村走社,不只外面的人怕来田头村,连本村人都不爱在此生活下去了。
      环境出现恶化,与田头村的产业密不可分。几乎全村都在做废品收购生意,河里的那些鸭毛、塑料、垃圾就是从各个废品收购点来的,生活垃圾和污水也跟着往河里倒,死鸡死鸭死狗等动物尸体也扔进来,母亲河就这样被糟踏得惨不忍睹。“那时候,整个村庄就像一个巨型垃圾厂”,村民这样描述当年的场景。
      二〇一三年,出现根本转机。这首先得益于这个村庄有一个坚强有力的党支部。
      支部书记郭水发也是土生土长的田头村人,他身上显然有祖先擅于经商的基因。十九岁失去父亲,二十一岁失去母亲的他,却凭着勤劳机智在生意场上顺风顺水,在一九九四年当选村主任时,已经拥有矿区、加油站、食品加工厂等产业,而他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任村支书,便把更多的精力用于美丽乡村建设。
      田头村辖十二个自然村,要从哪个自然村入手进行环境整治呢?郭水发决定从污染最严重的甘山社开始。甘山社民众都以收购废品为生,还开办废塑料加工厂,整个社鸭毛遍地、河流淤积、乌烟瘴气。田头村发挥支部核心作用、老人协会辅助作用、党员带头作用,发动群众自觉自愿参与这场大整治。
      首先是河道清淤。党员干部率先捐了七八万元,镇政府补助五万元,作为启动资金,打响清淤第一战。接着清流渡河,最后把整个田头村的河流都清一遍。一车又一车的淤泥往外载,仅甘山社就清了一千多车,田头社的淤泥更多达两千车,统计下来,清出的淤泥垃圾竟有两万多立方米,五千五百米的港道河道找回数十年前明镜般的清澈。
      河清了,田头村党支部又着手整治村貌,拆危房、旱厕、蘑菇房、猪圈。也有想不通的群众,大约占百分之五,每户人家,郭水发都一一入户做思想工作,老人协会也在这个节骨眼发挥作用,博感情,最后,全部民众都支持环境整治。谁不愿意自己的家乡美呢?甘山社民众还自发地捐了二百六十七万元,作为甘山的环境整治、景观创建和庙宇修缮经费。田头社有的民众,看到家旁那曾又脏又臭的河区现在变得洁净清澈,仿佛成为后花园,马上掏出大笔大笔的钱来赞助接下来的道路硬化、古民居修缮。
      随着田头村变化的日新月异,村民们也深切地感受到住在美如画,犹如花园的村子里,幸福感是多么的强烈。那些被叫停收废品,关闭塑料加工厂的,起初很抵触,但当美丽乡村已铺展到自己眼前,党支部的意志那么坚定,民众的呼声那么高时,他们也只能跟党走,顺民意,继续死磕,在村里恐怕都待不下去。
      旧貌除去,新颜如何换上?田头村党支部获得龙海市委市政府和浮宫镇党委政府的充分肯定和大力支持。河流如何长久地保持清澈、通畅?古居如何才能修旧如旧?村庄如何绿化?产业如何发展?龙海相关部门对田头村的这些工作进行了具体指导,请专家来进行科学规划,做到不是一时美而要葆长久的美。
      田头村美名远扬,省里、市里的水利部门、环保部门、农业部门等相关部门,都到田头村来开现场会。开完会,领导便问郭水发:“老郭,有什么困难尽管说!”郭水发答:“困难很多,但谈到钱就不好意思。”领导便明白了,不久,更多的拨款就到了田头村,自二〇一三年下半年至今,各级相关部门播给田头村的资金达到两千多万元。仅针对每天的垃圾回收,市镇两级就下拨给田头村每年二十多万元的经费。


01、02>山水风流,环境优美,返乡二代在家门口发展乡村游。



03、04>浮宫杨梅闻名暇迩,种植杨梅也是田头村的传统产业,如今已成为旅游业的一部分。


      返乡二代  文创一族
      住在美丽整洁的环境里,固然心旷神怡,口袋没钱,再美的环境也一样叫人坐立不安,那些不再收购废品的村民,他们的生计将如何继续呢?
现年四十四岁的郭东杰就是其郭东杰的废品收购生意曾远达江西,父亲郭国华是田头村老人协会会长,原也是位生意人,十年前从外地回到田头村,五年前,加入郭水发组织的拆迁整治大军中。在党支部进入攻坚战时,他带领老人协会实现      有力助攻。在父亲的教导下,郭东杰关闭废品收购点。
      郭国华继续当他的老人协会会长,做服务乡亲的工作,但郭东杰正值壮年,未来的事业该如何发展呢?也是在父亲的启发下,郭东杰开办一家流渡农家乐,供游客和村民吃喝玩乐。每当夜幕降临时,流渡农家乐就出现奇观,周边村民成群结队,来到流渡舞台唱歌,过把乡村歌手的瘾。当初关掉废品收购站,郭东杰很不舍,但现在每天有三四百人来自己的农家乐消费,他对事业转型成功感到信心满满。
      沈沉香姐妹开的农家乐叫“那么旺”,这名字初听还以为是英文“number one”,但不管是“那么旺”还是“number one”,都寄托着姐妹俩对农家乐的期许和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那么旺”农家乐确实旺,既做餐饮又做菜园体验,现在又做了民宿,它也是我们到田头村采访时村里唯一的民宿,共有七间房,每到周末,这些房间早早就被预订走了。
      “那么旺”农家乐现在主要由二十多岁的沈沉香操持,但在厦门工作的姐姐沈丽雪也很快要辞去现在的工作,回村里与妹妹一起办农家乐,因为她已预感到“那么旺”会越来越旺。
田头村离厦门近,约有五成的人口在厦门做生意,但随着田头村的旅游业发展起来,更多的田头村人像沈丽雪一样选择告别都市回到家乡。郭炎明夫妇便是如此,他们夫妻俩原本在鼓浪屿开店,最近就回到田头村,也开了家农家乐。当我们在采访的路上与他们相遇时,尽管素昧平生,他们还是热情地招呼我们:“入来啉茶啦,入来啉茶啦!”
      对于蓬勃发展起来的旅游服务业,田头村党支部积极进行引导,采取了很多环保措施来规范经营者的行为,经营者也都能自觉遵守,因为大家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环境,他们深切地认识到,有了绿水青山,才会有金山银山。
      浮宫杨梅闻名暇迩,种植杨梅也是田头村的传统产业,也成为旅游业的一部分。郭碰春、曾冰玲夫妇种植杨梅已有三十多年了。为使杨梅卖相更好,有些种植户会使用催熟素,使杨梅显得又黑又大,卖出更高价格,但郭碰春夫妇坚持不使用催熟素,让杨梅自然成熟。现年六十六岁的老郭说:“种果树就是在种德行,做好事荫及子孙后代。”这样的杨梅长相一般,但口感好,他的观光园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来采摘购买。今年季末,我们去观光果园采访他时已卖出两万斤,收入至少十万元。
      郭碰春已在厦门买了房子,但他们夫妇二人还是喜欢住在村子里,农闲时,郭碰春吹笛子,曾冰玲唱山歌,不亦乐乎。
      不仅本地人恋恋不舍,外地人也在田头村流连忘返,甚至选择留在村子里创业,在我们到田头村采访时,正巧碰到厦门两家文创企业到田头村考察,其中有一家当天就定下了一座古厝,想把它作为制作竹筏的文创基地。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