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巨皇集团董事长李京安:成功只留给敢想敢做的人

来源: 2019-11-05 20:46

2017年9月,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台商协会正式揭牌成立,首任会长由台湾巨皇集团董事长李京安担任。这个刚刚起步的台商协会,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它的首任会长李京安,在台商圈子里却是鼎鼎有名。在2015年众多台资光伏企业都出现业绩下滑,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巨皇集团却逆势上扬,在他的带领下,一手打造出了大漠西北横跨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这五个省区的光伏王国,由此李京安也被台商誉为“西北王”。

大漠西北地区海拔高、地势辽阔,交通不够发达,使得当地经济基础薄弱,愿意主动前往投资的企业很少,台资企业就更稀有了。但对于李京安来说,愈不发达的地方,商机愈多。他有一句口头禅“成功是留给努力的人”,就是他与巨皇集团成立发展十年经历的最佳写照。


用超前的心理大胆尝试

来大陆的时间很早,据他所说,1996的时候就被美国公司派到上海任职,在美国联合航空从事空运工作。刚来到上海,就看到大陆市场庞大的商机,他毅然决定离职自己创业。

年轻时,李京安曾任美国迪斯尼公司台湾分公司总经理、台湾亿科电子公司总裁等职,丰富的职业经历为他的创业带来了帮助。1997年,李京安在上海成立了一家销售各种造型蜡烛的贸易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2002年,他返回到自己的祖籍地山东临沂,投资兴办企业,先后创立了蒙山房地产开发公司、临沂巨皇云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巨皇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亚美能源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

2008年,两岸开始了新一轮的交流交往大发展阶段,带来了一波新的台企登陆潮。而这一阶段,刚好也是大陆光伏产业发展的起步阶段,不少台湾大型光伏企业看中大陆正在蓬勃发展的光伏市场,纷纷登陆设厂。当年,李京安也注意到了这一商机,马上回台召集了自己熟悉的一些太阳能光伏产业领域的专家,前往山东考察,并于同年在山东平邑县成立了巨皇新能源公司,随后再次创办了巨皇光电公司,收购了上海阳远科技。2010年初,李京安又在山东临沂市购买120亩地,与临沂市政府合作成立了“光伏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李京安介绍,巨皇新能源公司主要是负责生产光伏跟踪系统的电子部分,巨皇光电公司主要生产砷化镓薄膜电池和光伏跟踪系统的支架部分,上海阳远科技作为自家产品的销售中心。临沂市光伏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作为新产品的研发基地,自此,李京安的“光伏王国”正式形成。

“巨皇在做产品研发生产时,始终是以超前的意识,走在其他企业前面的。”李京安介绍,以巨皇做的斜单轴跟踪式光伏电站为例,这个电站当时愿意做的企业并不多,因为生产组装成本比起固定式的光伏电站要高。但当时,我们想到,跟踪式的光伏电站,能够自动跟踪太阳位置,提高效能转换率,收益可能会大过成本。“巨皇从成立之初就始终坚持一个原则,我们不愿意为了成本而放弃更好的产品本身。当时,跟踪式光伏电站技术含量要明显高于传统的固定式光伏电站,即便我们还没能完全算清楚成本和收益的增加比例,我们也愿意先投放市场去试试水。”李京安说。

后来的事实证明,李京安的大胆尝试是对的,经过实地运行,跟踪式光伏电站在工作时,转换效率能达到20%至30%,而建这个电站只比普通的平板光伏电站成本高10%,其发电量比普通电站高25%至30%。

跟踪式光伏电站的成功,让巨皇集团又接到了大量的订单,在光伏产业界一炮而红。后来巨皇不断改进设备,保持住了自己领头羊的地位。李京安说,后来,一些台资或大陆的光伏企业,也开始做跟踪式的光伏电站,但它们不敢去大批量建设和改进电站。“有的企业甚至买巨皇的产品,然后模仿着去做,但那做出来的产品肯定是有问题的,不仅模仿不到我们的核心技术,也跟不上我们产品的更新速度。”


有机整合度过光伏低潮期

李京安说,他的身上有一种山东人特有的敢拼敢闯不服输的拼劲,而这股拼劲也帮助巨皇集团在大陆光伏业的最低潮时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有机整合”模式,存活下来并继续发展壮大。

2012年,大陆的光伏产能第一次出现过剩情况,又遭逢欧盟补贴削减、美国双反调查等多重打压,大陆的光伏产业开始进入洗牌期,大量企业倒闭破产。几经波折后,存活下来的大小光伏企业积极谋求生路,这时候,巨皇提出了一个新的策略:多家企业有机整合。

当年,来自厦门、湖南、安徽的15家光伏企业负责人,找到了李京安,这些企业都正值低谷、企业利润堪称惨淡,负责人们希望“抱团取暖”。李京安提议,组建一家足以接洽超级大单的能源集团,用来拓展市场。

在巨皇集团的带领下,“亚美能源投资集团”成立。李京安介绍,亚美能源投资集团与其他14家企业的合作,并不是兼并,而是属于“有机整合”。“所谓‘有机整合’,就是这14家企业在面对大型项目的时候,都没有办法独立去完成,一旦加入亚美能源投资集团以后,就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在每个环节,我们14家企业中都有做的,这样能大大降低各方面的成本。亚美能源投资集团成立的宗旨是,对外,绝对让项目投资商最低价格拿到最好的产品。对内,我们为了创造一个更大的商业平台。”

李京安说:“其实,这个合作的点子,在之前就有很多企业投入了实际行动,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他们都采取了硬性结合,而我们这是采取有机结合,给成员企业更多的自主优势。企业之间更像是一种合作的关系,拿到大的光伏项目,各企业可以拿出自己的价格方案,最后形成强有力的价格竞争优势。”

从亚美能源投资集团内部来说,各企业都像一个项目商,就对外来看,亚美能源投资集团又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如此形成“光伏航空母舰”,不但各合作企业之间能独立运转,同时又能发挥出团体作战的优势。李京安说,巨皇带领亚美能源投资集团,在江西瑞金就建了一个超大型的双轴跟踪光伏电站,目前这个电站已经成了一个“观光”项目,因为该电站的确是很壮观的。当时建完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有业内人士惊呼:“哪个企业敢建这么大的电站,并且全部采用的是双轴跟踪的!”

“事实证明,敢想就敢做,巨皇就是要挑战当时低迷的光伏市场,做出亮眼的成绩。”李京安说。


挺进西北直迎“弃光”挑战

挺过了低潮期,李京安和巨皇开始不满足于只在东部发展,他们把目光放在了还少有人问津的大西北地区。

李京安选中了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为发展的重点。在李京安看来,西北五省区的光照时间很长,以新疆省会乌鲁木齐来说,直到晚上11点才天黑,晚上10点30分还有太阳,是发展光伏产业的绝佳市场。同时,这五个省份也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地域,即便现在落后了点,以后一定会有大的经济发展。

就在巨皇集团进驻西北五省区后,李京安发现,这里也有弃光的问题。所谓“弃光”是指放弃使用太阳能,光伏企业经营不下去。弃光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电力需求不足,大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电力需求较低,近年来太阳能的供给大爆发,在地必然消化不良;二是大陆经济成长放缓,制造业对于电力需求不如预期,造成供需失衡。

根据大陆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全大陆光伏发电量1,182亿千瓦时,弃光电量73亿千瓦时,弃光率6%,比去年同期下降4.3%。在全大陆弃光率大幅下降的同时,作为重点区域的西北五省区弃光率也大幅下降,据统计,2017年,西北五省区全年光伏发电量407.3亿千瓦时,弃光电量66.7亿千瓦时,弃光率14.1%。相比起来,2017年西北五省区的弃光率已大幅下降。但和其他地区相比,该区域的弃光率仍居高不下:2017年,新疆地区弃光率为21.6%,高居西北五省区乃至大陆榜首,其他西北四省区弃光率由高到低依次为甘肃20.8%、陕西13.0%、宁夏6.4%、青海6.2%,均高于全大陆的平均线。

庞大的弃光率,对巨皇集团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但李京安没有放弃,他说他要让巨皇集团在这样的环境下仍能够屹立不摇,在艰困的市场环境中突围而出。

为了应对暂时的生存危机,李京安组织成立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台商协会,带动当地台企发展绿色农业产业,与银川市政府签订台湾游乐城项目、台湾步行街项目等商业项目。

李京安说,愈不发达的地方,商机愈多,他非常看好银川未来的发展,相信这些绿色农业产业和服务产业在银川都能发展起来。“当然,我未来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做好光伏产业,我相信,随着西北地区产业的发展壮大,太阳能的使用需求一定会增加,光伏产业在这里发展,是非常有潜力的。巨皇先来布局,之后就能走在最前头。”在李京安看来,比别人先走出这一步,是巨皇集团10年来,在大陆光伏市场始终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成功是留给努力的人,你都没尝试去做,就畏手畏脚,又怎么能成功呢?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