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疫情要防控,生活要继续

来源: 2020-03-03 20:31

台赛摄影师吴芳聚焦安徽

疫情要防控,生活要继续


口述/吴芳  整理/《台海》杂志记者  司雯


此次,是我第二次关注重大疫情问题,2003年SARS期间,我就曾经拍摄过当时的患者与社会状况,2004年的时候,也跟拍过SARS患者出院后的生活。今年的疫情防控与SARS时期相比,我觉得有两个最大的变化,一是防控的措施变得更加严格了,二是民众的防控意识提高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这些变化,我所拍摄到的画面与SARS时期相比,也有着很多不同。同样关注疫情,接下来我主要聚焦的是民众的生活。“疫情要防控,生活要继续”,这会成为我后面重点拍摄的角度与主题。



1月31日,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名护工奋力推拉着两名患者去检查。



内心紧张但并不觉得害怕

我现在住在安徽合肥,这里的疫情状况还是比较严重的,大部分小区都施行封闭管理,合肥街上行人很少,所有店铺还处于全部关门的状态。整个城市给人的感觉就是空荡冷清的。

我对此次疫情的关注,是从大年三十开始的。当时,我还在老家,那是在大别山区,刚好与湖北交界,随着湖北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紧张的氛围也传到了我的老家这里。当地很快行动起来,在进城的道路上设置一些检测体温的点,对往来车辆特别是武汉的车辆进行检查。这种紧张的氛围,让我觉得应该是有大事要发生,所以在老家期间,我走访了当地的医院和周边的村子,记录了一些他们的防控措施。

正月初六,我开车回到合肥,发现合肥的形势比较严峻,就开始用相机记录合肥的城市现况和各种防控措施。

因为我经历过SARS,在此次拍摄防控疫情过程中,感悟也是蛮深的。

SARS爆发的时候,大家对疫情的了解没有现在那么深入。2003年的时候,疫情信息公布的透明度不如现在。比如,过去哪个小区有SARS感染者的话,同小区的其他居民几乎是不知道的,但现在不一样,以合肥来说,它把所有发生居民确诊感染的小区名单,都通过网络公布出来,让大家提前做好预防。甚至有些小区在大门口贴了一个表,写着“本小区有确诊病例”,甚至有些小区把有几个疑似病例都写了,这样子就提醒大家,要注意防护,外人就不要再进这个小区了。正因为透明度高了,大家都知道要如何自觉主动地保护好自己。而且每一个小区门口,基本都有着很严的防控,人进去出来都要查身份证。这几天我也到合肥周边的农村去看了,所有道路入口也都有检查点。我想,如果大家都按照现在的方式,自觉地做好防控,疫情会得到很好的控制。

我也曾多次看到其他摄影师拍摄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时的惨烈景象,我觉得那种情形像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生活在这样强大的国家,我感觉到很幸运。虽然今年的这个疫情看起来很可怕,但我深入感受到目前严格的防控措施,从内心来说,我虽然紧张,但并没觉得多么害怕。


01>1月26日,安徽大别山霍山县高速出口,所有车辆接受体温检测。
02>1月31日,安徽合肥火车站,工作人员对旅客检测体温
03>2月4日晚,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登记一名转院的病人。

04>1月31日,安徽合肥淮河路步行街上一名女孩在刷手机,身后的街头空荡荡的。
05>2月2日,安徽合肥探矿厂小区,因为发现确诊病例,整个小区被封锁。
06>2月3日,安徽合肥一家超市里,一对年轻人在挑选商品,受疫情影响,合肥各大商场除了超市外,都停止营业。

做好防护寻找切入点

作为一名摄影师,目前我对疫情的拍摄,还是比较散的,因为形势的原因,没有找到一个很合适的切入点去系统地记录。

摄影师面对这样的疫情,安全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不能忽视安全,去盲目地拍摄。严格来说,在目前情势下,摄影师也不应该出去到处窜,但是因为我过去有拍摄SARS的经验,平时也经常跑医院,拍过手术室,所以我在防控方面还是有一些经验的。我建议摄影师如果要拍摄疫情,首先要保持跟被拍摄者两米之间的距离,还要了解一些防控知识,有针对性地做好自我保护。这样,是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整个社会负责。

即便如此,有许多场景现在我也很难去拍摄。比如我想到医院去拍一些东西,但是医院会有一些防控措施,隔离病房更不是像过去一样想进就进。根据目前我对防控知识的了解,我没有办法进去,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法按照他们的要求去防控。特别是相机的消毒问题,我人可以穿好防护服,但是相机是不可以喷84消毒液的,因为对机器会有伤害。这样矛盾就让我很难走进最前线拍摄。

所以从我目前拍摄的照片来看,都是比较零散的画面,没有能够成为一个系列的东西。我也拍到合肥的空街,饭店,商场,人们生活的一些状态,但是这些画面目前看来还不足以打动我。


2月2日,安徽合肥探矿厂小区在发现确诊病例后,小区里拉起了标语。


所以,我还在思考能不能找一个更好的切入点,去做一些更深度的专题,当然这是需要我在拍摄过程中慢慢去发现的。现在我每天的行程,基本上是上午在家做一些案头,写一些稿子,下午出去拍摄,有时候去医院,有时候去乡村,去街头拍一些疫情下的民众生活。“疫情要防控,生活要继续”,这是我初步定下的拍摄角度,我在试着寻找能够打动我的一个瞬间,也在试着通过当下碎片化的拍摄记录,为日后的专题打下基础。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