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选后才是斗争的开始

来源: 2020-03-09 17:41

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落幕,选后的斗争却接着上演。

前年的“九合一”地方选举,国民党大胜,不过才短短一年多,却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被对手痛击,追根究底,党内从初选到大选,不仅操盘毫无章法,争议性极高的不分区民意代表名单更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不仅让民进党找到“下架吴斯怀”的破口,党主席吴敦义自列名单更让年轻世代彻底失望。

国民党选后揪战犯是不得不为,但过程中却是暗潮汹涌,各种阴谋论和放话漫天飞舞,可以预见这次选举,国民党即使输得彻底,内斗仍未停歇,甚至愈演愈烈。

胜选的民进党也好不到哪去,前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大师兄”卓荣泰在党内士气最低迷时扛下党主席重担,从党内初选开始就“关关难过关关过”,但此次2020选举,民进党政党票比起上届大幅下滑10个百分点,才刚胜选,就有人喊要党中央检讨究责。

这样的声浪大到让不少人看不下去,纷纷为卓荣泰和党工抱屈,也逼得选后原本不想在脸书发言的卓荣泰不得不出面缓颊,强调自己没有委屈,甚至抛出让蔡英文提早回任党主席的想法,尽管蔡英文回绝,但茶壶内的风暴隐然成形。

民进党内派系林立,当初为了拼胜选,各派系暂时放下所有的恩恩怨怨,先打败主要敌人再说,现在没有了主要敌人,争抢资源,将成为民进党内的另一个战场。

除了内斗,更让人担忧的是外斗,民进党在选前强推《反渗透法》,尽管蔡英文亲自召开记者会,强调反渗透不是反交流,但无论是选前还是选后,民进党内都有人主张把统派和反对者打成中共同路人,选后是否会抓人来祭旗?

高雄市长韩国瑜在2020选举落败后,紧接着要面对罢免,虽说罢韩行动是由民间团体推动,但民进党很多人主张要一鼓作气乘胜追击,打下韩国瑜,来抢回高雄这块绿地,党内也有人开始在运作。

另外,这次大选,民进党拉拢年轻族群,不仅造成两岸对立,也让“反中”与“亲中”、“挺英”与“挺韩”彼此仇视,不同世代不同的政治立场更让许多家庭失和。

可以说,这次激烈的选战,已然在老少世代之间硬生生地撕开巨大的裂缝,尤其是父母子女、师长学生之间,双方的关系越来越是疏离,感情越来越是隔阂,虽不至于像朋友之间索性反目成仇,但也是岌岌可危、隐隐成忧了。

社会进化,观念丕变,台湾本来就已存在着上下两个世代间的冲突与矛盾,而选战中蓝绿两阵营着力要求的对象,却偏偏刻意强调世代的不同,报章、网络上尽是一片“老人”、“年轻人”比例多少的分析,无疑更加深了如此的差距。其实,父母、子女各有其不同的观点及考虑,谁能说是谁对谁错?但在选举激化之下,谁都不肯认错。于是,双方各自拉开,分道扬镳,而最终形此彼此怨怼的局面。

选举期间造成的裂痕尚未弭平,选后从内斗到外斗,不同的“复仇者联盟”又已开始,蔡英文高喊和谐、团结,不要只是光说不练,应用实际行动来止息斗争,不要让“执政者”以政治手段作为报复工具。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