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疼痛也是病,千万别忍着

来源: 2020-05-06 21:11

疼痛也是病,千万别忍着

/图 《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通讯员/陈雅玲

对每个人来说,疼痛就像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一样重要,被现代医学视为第五大生命体征。如今,成人慢性疼痛的发病率在我国逐年增加,人的一生当中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疼痛,有些疼痛疾病甚至可使人丧失劳动力或导致残疾。

慢性疼痛是一种疾病,可严重影响人们生活质量。厦门第三医院疼痛科主任医师孙德海坦言,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增高,围绕疼痛而产生的问题也与日俱增。在春夏交替之际,老年人就常会因带状疱疹疾病引起的疼痛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多见于老人及体弱者

70多岁的李老太患带状疱疹后,自行用偏方治疗,疱疹虽然消退,但仍残留疼痛不适,影响生活质量。

两个月前,李老太发现右侧腰部突然长出了很多呈带状分布的红斑,很快就发展成水泡,非常疼痛。见多识广的热心邻居告诉她这就是传说中的“蛇缠腰”,并提供了几个治疗的偏方。李老太认真按照邻居提供的偏方又吃又涂,近二十天过去,疱疹虽然已经消退,但还常在睡梦中被疼醒,令李老太非常沮丧。虽然也看了皮肤科、中医科等相关科室,但仍觉疼痛不适。

直到找上了疼痛科,经医生给予神经微创的介入治疗,进行射频脉冲的调理、神经阻滞和消除神经炎症等综合治疗后,李老太的疼痛明显减轻,随后逐渐痊愈。孙德海坦言,带状疱疹延误治疗,有可能发展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成为挥之不去的长期疼痛。

4月的厦门正逢春夏之交,是带状疱疹的高发期,在换季时节,带状疱疹病毒更容易“乘虚发作”。

在民间,带状疱疹,俗称“生蛇”,是由病毒侵犯神经引起神经炎性疼痛疾病,这种病毒很多人身体都有携带,平时它潜伏于人体的神经细胞内,当人劳累过度、休息不够、受凉、抵抗力下降时,病毒就活跃了,导致患上带状疱疹,好发于老年人及体弱者。

孙德海说,以前多数免疫力较差的中老年人及正在接受放射治疗或免疫抑制剂治疗的患者容易发生此病,现在年轻人由于工作压力大及经常熬夜等不良生活习惯,患病率也越来越高。带状疱疹发作的一个月内为急性期,是有效治疗的黄金时期。越早接受专业治疗,越能降低后遗症的患病概率。该病若拖延超过三个月,有可能发展为纠缠终生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因此,生病后应及时到医院就诊,接受专业治疗才是上策。


出疹晚或只痛不出疱疹

起病诱因不明显、起病急,短时间内疼痛剧烈,疼痛为烧灼痛,疼痛的区域只要轻碰、轻触就会疼得厉害。用孙德海的话来说,这病很缺德,就像贼一样,还容易被误诊为其他疾病。

曾经有一位老人患者陈某,没受伤,却在晚上突然左胸部无故地疼痛,而且短时间内,疼痛感加剧。陈某被折腾得失眠,并第一时间到医院急诊,首先被怀疑的便是心梗的问题。孙德海坦言,如果患者本身有高血压、糖尿病基础性疾病,被误诊为心梗的可能性就更高。该患在做了冠脉造影后,发现血管确实有比较窄的地方,可等做完了支架手术后,胸部还是痛依旧,一周后胸部出现疱疹才得以确诊。

孙德海告诉记者,由于不少人以为只有腰背部才会“生蛇”,其实带状疱疹发病特点是疱疹晚于疼痛出现、或者只痛而不出疱疹、疼痛晚于疱疹消退,这个未出疱疹期间就易于误诊或不易确诊,辗转多个科室后才会确诊。

带状疱疹病毒侵犯的是神经,部分患者会留有神经痛。因为神经是人体最娇嫩的组织,疱疹病毒对神经造成的伤害很难自我修复,可能两三周过去皮肤上的疱早就治好了,但病毒导致的神经损伤没治好,给留下来了,就是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到了这个时候,治疗可能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需要少则三五月多则三五年的联合治疗,其中80%以上的病人还都会因为疼痛影响生活质量,产生焦虑抑郁。所以,一发现自己得了带状疱疹,不能只想着去皮肤科“治病”,而应该先去疼痛科“治疼”,更不能误以为疼痛会自愈就硬扛,等后遗痛来了才想着用上止疼药。

带状疱疹要早确诊、早治疗。疼痛科一发现患带状疱疹就会联合给药,使用针对病毒的抗病毒药物、针对疼痛的发病机制选择镇痛药物、营养神经的药物、改善神经代谢的药物,视情况还会加入介入微创技术等综合治疗,不让带状疱疹留下后遗痛。


别忽视疼痛的报警信号

到疼痛科求诊的患者往往带着一大叠病历,备受疼痛折磨的他们常常需要倾诉。孙德海坦言,像颈肩痛、腰腿痛、带状疱疹、神经痛、癌痛、三叉神经痛等慢性疼痛本身还是一种疾病。慢性疼痛患者经受着疼痛的折磨,不但影响睡眠,导致免疫力低下,同时也使原有的疾病进一步加重,甚至危及生命,应该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孙德海曾经接诊过一名来自外地在厦打工的癌症患者王先生,癌痛有多痛,可能很多人无法想象,但疼起来的时候生不如死,情绪也是十分压抑悲观。

经过几次神经阻滞技术治疗,疼痛得到缓解,王先生总算可以睡个囫囵觉。“这样的疼痛,是可以治疗和缓解的,癌症晚期患者的生活质量也是可以提高的。”孙德海说,疼痛科就是专门“制服”这些疼痛的。说得直白点,内科吃药和外科手术治疗后仍有疼痛不适的,或没有手术指征但疼痛较为严重的患者,都可以来疼痛科诊治。

长期以来,慢性疼痛患者分散在临床多个科室,难以从整体上把握慢性疼痛性疾病的规范化诊治,其结果往往是“小痛科科看,大痛无人管”,使众多慢性疼痛患者未能得到有效系统的诊疗。

因为颈部不舒服,顺利做完颈部手术后,38岁的廖女士不但肩颈疼痛的症状没有得到缓解,甚至还有其他病状缠身。

孙德海告诉记者,廖女士颈部手术之后一年来,廖女士肩颈僵硬,脸部长期肿胀紧绷,特别是晚上,两个手臂疼痛得无法安放。长此以往,睡眠受到严重干扰,开始头痛、失眠,连带出现上腹胀痛不适、手掌发干裂皮。一年来,看过多个临床科室,家里的药堆得像座小山,但是病情仍然不见好转。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廖女士到疼痛科作“最后一搏”。经由影像拍片,孙德海发现,原来,颈肩部肌筋膜炎症是导致廖女士各种不良症状的主要因素。通过疼痛科筋膜松解术治疗,辅助威伐光治疗,做了两次,廖女士的各种症状得到有效的缓解。

像廖女士这样由各种因素引起的慢性疼痛及身体不适,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有经历过。“我们经常会听老年人说:‘我的左侧脸痛,有时连吃饭、说话都疼;我的腿疼,躺着还好,一走路就不行……’诸如此类的慢性疼痛,都是疾病。”据孙德海介绍,疼痛科并不仅单—使用镇痛药物,还包括神经阻滞疗法、小针刀疗法、微创介入治疗、物理治疗、臭氧注射等。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