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一代英雄出丙洲

来源: 2020-07-30 18:04

一代英雄出丙洲

历任闽台要职,陈化成彪炳史册

/《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通讯员/杨心亮  /陈嘉新

在两岸之间寻找陈化成,同安丙洲是一切的原点。

陈化成在这里出生长大,一生的金戈铁马由这里发端。

陈化成,出身行伍,习水性,精武艺,历任台湾水师副将、台湾总兵、福建水师提督、江南提督,是鸦片战争中的抗英名将,1842年在上海吴淞口炮台与英舰力战,英勇殉职。

如今,陈化成的故事、精神,更是世代激励着两岸同胞。在台湾新庄,“草鞋将军”“虎将”的传说流传至今,更有“化成路”“化成里”的行政命名以纪念他。

新北新庄有条“化成路”

灿烂的阳光洒满海面,海风阵阵,波光粼粼;极目纵览,海天一色。耸立在陈化成公园中心位置,由200多块花岗岩巨石组成、高达17.56米的陈化成雕像,面朝波澜壮阔的大海,左手握鞘,右手拔剑,双目炯炯,威风凛凛,一副从容刚毅、泰然自若的神态。

陈化成从丙洲岛走出去,他的丰功伟绩从这里发端,而他的一生传奇路,也便在这里奠基。

丙洲是厦门同安湾的一个小岛渔村,扼海口咽喉,为水路出入同安的必经之道。丙洲又名砥江,原有七个礁地,故名“七星坠地”,地处同安城区之南(丙方),海岛得名丙洲岛。《同安文史资料》记载:作为同安湾最大的岛屿,古时金门、马巷、岛内乘船到同安县城,都要绕过此岛,民间迄今流传有俚语“上县弯丙洲”。可知,丙洲岛曾是同安的重要门户。 

丙洲人基本上都姓陈,而且子孙世代多以耕作与捕鱼为生。厦门建商埠后,丙洲人就率先占据码头谋生,高峰时占据五个码头。由于丙洲人以民风彪悍,侠肝义胆闻名,丙洲人亦被尊称“丙洲陈”。

据厦门陈化成研究会秘书长、陈化成将军旁系的第四代孙陈进水介绍,陈氏家族于明朝初期迁往丙洲,至今已传至第二十三代、拥有600多年的历史。“陈化成是丙洲陈氏十五世孙,他少年赴台湾学艺、谋生,青年入伍清军水师,曾率部队驻防台湾、金门,为官清正,深受百姓爱戴,是鸦片战争时期的抗英名将。”如今,陈化成巨型雕像现在就矗立在丙洲岛东部,面朝大海,视野开阔,是丙洲岛的标志;而台北新庄有条“化成路”,据说就是为他而建的。

如今,新庄头前化成路,陈化成武举人故居,旗杆还在,而大厝仅留一部分。之所以取名为“化成路”,就是为了纪念陈化成曾在满清时代当过将军的英雄壮举。

在台湾民间被称作“草鞋将军”

陈化成从小爱读史书,特别喜欢伏波将军和岳飞将军的故事,对于他们的英雄气概十分敬仰。陈化成自幼熟习水性,武艺精进,食量惊人,身长体能过人,十六岁即投入军旅。陈化成大嫂甚为不舍,临别时赠与亲手缝制布鞋一双,陈化成感念其抚养之恩,行伍间经常把布鞋系于腰间怀内,不稍离身。

陈化成初入军中,因身高过人而被推为旗手。古代战场上,鸣金前进,闻鼓收兵,皆以中军大旗进退为指标。传说有一日,清军与敌交战失利,陈化成随败落大军仓促逃逸时,怀中的布鞋突然掉落,陈化成发现后心中大惊,不顾一切立即转身向失鞋处狂奔而去。众将士慌乱中突见大旗转向,误以为有援军加入,遂士气大振转向进攻,居然最终打败敌军凯旋而归。 清廷认为陈化成功不可没,升他为官,“草鞋将军”的称号由此流传开来。

 嘉庆初年,以蔡牵为首的海上武装势力横行闽、浙、粤三省沿海,清政府决定招募水师,充实海防力量。陈化成毅然应征,投入严格的水陆操练,他的一套潜水硬功夫令人折服,被称为水中“奇人”。年少从军,追随清代水师名将李长庚、王得禄等屡立战功,在团剿蔡牵的多年战斗中英勇果敢,陈化成被浙江水师提督李长庚称为“将才”。

据《清史列传·陈化成》记载:“嘉庆二年,由行伍捕洋盗出力,拔补额外外委……七年,迁金门右营把总。十一年,蔡牵窜至台湾,化成攻擒其帮匪于洲仔尾。十二年二月,由闽洋到粤洋,化成首先冲逼蔡牵坐船,深冒矢石,被火斗烧伤两足。

诚如台湾文史专家、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郭秋显所言,陈化成由行伍捕洋盗起家,一直与清代水师名将李长庚、王得禄二人息息相关。

据《大清宣宗成皇帝实录·道光二年》卷四十载:九月二十二日,浙江提督王得禄奏:“原任河南汝光道查廷华、福建澎湖协副将陈化成,均为出色人员,任用可资得力;臣现在解任回籍,无所见好于该二员之处。”王得禄即使在退休前也极力推荐陈化成。

道光元年(1820年)二月,陈化成出任澎湖水师协副将。于道光三年(1823年)二月调任台湾水师协副将。不久,陈化成便升任台湾镇总兵。


平定台湾三湾匪乱立奇功

道光六年(1826年)十一月至道光七年(1827年)三月,是陈化成出任台湾镇总兵的时间。郭秋显告诉记者,陈化成之所以能够出任台湾镇总兵,与其协助闽浙总督孙尔准,在平定台湾三湾匪乱中的显赫战绩息息相关。

道光六年(1926年),台湾嘉义、彰化匪徒械斗,彰化贼李通等与粤民黄文润挟嫌纠众斗杀,奸徒诱煽,乘机焚掠数日,延及嘉义,旁近蜂起,全台震动。

同年5月,闽浙总督孙尔准函嘱水师提督许松年认真剿捕。“恐台地南北袤长千余又里,提督重兵驻彰化南界,该匪势必北窜,淡水兵力未能策应,檄闽安副将邵永福、澎湖游击谢建雍带兵三百由五虎门对渡八里坌,疾趍艋舺以阻其北窜之路。又调金门镇总兵陈化成带兵五百名斜渡鹿港围捕,使该匪不能逃遁入海”。

然而台湾匪乱愈演愈烈。据陈寿祺《赠太子太师谥文靖太子少保兵部尚书闽浙总督金匮孙公尔准墓志铭》云:当是时,贼氛炽,蔓延月日,所牂杀不下万余人,尸相枕藉于道……

于是,孙尔准决计亲自渡台,乃奏请福建陆路提督马济胜移驻厦门。

当时台湾匪徒李通等潢池弄兵,十分猖狂。在台军队既未能直捣匪穴,更无能平息动乱,消极守城等待救援。

抵台后,孙尔准察知许、蔡二帅迟延谬误状,劾罢之;而议贼造谣焚掠非反叛,律当以强盗论;淡水以北意在报复,当以械斗论;助斗者老弱、单丁皆宽减,乡愚附和胁徒者不株连。手杀凶恶六人,余以次按律定罪数百人,10天后,人心大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苗栗三湾番割黄斗乃之滋扰,道光六年(1926年)四、五月间,彰化县之闽人与粤人分裂械斗。据史料记载:“先是,嘉庆初年,粤民称黄祈英者,进入南庄之番界,为取信于番人投化之,自仿番俗,名呼斗乃,渐次招徕同族,着手开垦,实为化外之势力。已有粤民逃入南庄者,黄斗乃及其部下黄武二等乃乘机率领土番,沿中港溪出溪口之中港(竹南一堡)肆行滋扰,孙尔准决计除之。”

同年九月,孙尔准遣陈化成及参将黄其汉等分路侦击,番窜后山,士卒攀藤蹑葛而登,擒黄斗乃等二十一人,台湾匪乱终于平定。而金门镇总兵陈化成身先士卒,功不可没,于是,孙尔准起用陈化成为台湾镇总兵。

郭秋显坦言,鉴于此,至今新庄人常把“一升升总兵”当作口头禅,有人说陈化成风光的时候,“一日升官十三次”。

一生正气浩然廉洁奉公

古时舟楫密布的同安湾海域,如今只剩零星几十艘木帆船点缀,成了丙洲岛一道剪影。

但丙洲人每每经过陈化成的雕像旁,还会忍不住心潮澎湃,指着不远处的同安湾,自豪地对外地人说,瞧那附近,由其延伸而去,就是陈化成当年捕捉海盗、抵御外侮的地方。

道光十年(1830年)升为福建水师提督,驻守厦门,多次率水师缉拿,驱逐英国等国鸦片武装走私船。道光二十年(1840年)初,调任江南水师提督,鸦片战争爆发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58日,因镇守上海吴淞炮台,抵抗来犯英国舰队,为国殉难。

陈化成殉国后,上海民众奉其像于当地著名之上海城隍庙,陈化成也与霍光、秦裕伯合称“上海三大城隍”。

和台湾、上海一样,厦门一样处处留下了陈化成的痕迹。走进丙洲陈氏宗祠,这里现在仍保存着陈氏大祠堂、陈化成故居、道光皇帝亲提的“提督忠臣”金匾等文物古迹。

如果避开人潮车喧的思明区中山路,走入一处幽静的草埔巷9号,便是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陈化成任福建水师提督时所住。现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厦门市涉台文物古迹。进得小院,陈化成故居石质门框上,刻着一副言简意赅的对联:“廉洁看故居 朴素观门庭”,横批“正气浩然“。陈化成生活俭朴,不修建府第豪宅。这座面积130平方米、穿斗式砖木结构、与普通民居几无差别的故居,整体由西北至东南,依次为天井和厅堂,两侧为卧室与灶间,故居内保存着陈化成当年使用的石板床等。它如同一位无言的岁月老人默默诉说主人的简朴生活和清廉作风。

陈化成在福建水师提督任上,兼辖台澎军务,按惯例每两年出巡台湾一次。以往提督出巡,劳民动众,作威作福,接受送礼,满载而归。陈化成出巡,舟师经过,丝毫不扰,轻装简从,视察军营汛地,凡铺张迎送,按例馈赠者,都被严加拒绝,使台湾军民深受感动,不愧有“廉将”之称,军中更呼其为“陈佛”。他到上海赴任,同样不居公馆,长期住在兵营,不避溽暑严寒,这在封建社会,可谓凤毛麟角。驻金期间以廉正著称,陈化成勤于巡缉,海上无敢启滋事扰民祸端。

徜徉在陈化成故居,微电影《陈化成》中“陈化成的赤胆忠魂,依然镇守华夏每一段海域每一寸疆土”的台词又在耳边响起,丙洲岛陈化成巨型雕像又出现在眼前。这些历史滋养了这片土地,使得来来去去的人们,对于这个小岛,都自然存了一份敬畏之心。

这些历史的气质,沉淀在路边行走的人们身上,就是儒雅中带着豪气的混杂,那些人们力图保存下来的DNA,在纵横交错的时空里静静流淌,半分未少,愈见绵长。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