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疼痛是一个警讯,别不当回事

来源: 2020-07-30 18:10

疼痛是一个警讯,别不当回事

/《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台赛摄影师 唐光峰

短期的疼痛,比如落枕,几天之内就会复原;长期的疼痛,例如癌症疼痛或是带状疱疹后的神经痛,却有可能跟着你一辈子。

对人体而言,疼痛是一个警讯,提醒你身体的某个部位出了问题,要想办法解决。但是对于一些长期疼痛的病患而言,痛的感觉却是一种折磨,是比疾病本身还要可怕的东西。

痛也是一种疾病。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疼痛科主任、主任医师蔡振宇坦言,身体出现各种疼痛,千万不要忍痛,如果找不出身体疼痛的原因,应到疼痛门诊咨询,找到导致疼痛的原因并且对症下药。否则长时间小病拖成大病,原本的隐隐作痛可能变成痛不欲生,影响到工作、生活,得不偿失。


颈椎痛长时不减更适合疼痛治疗法

 “哎哟,肩膀好痛!”50多岁的老王,因为经年累月坐办公室,对着电脑伏案工作,长时间下来,他肩膀肌肉僵硬、疼痛,严重时肩膀会痛得无法举起甚至麻木,不只影响到工作,而且吃不下、睡不好,直呼快要精神崩溃。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工作习惯的改变,年轻人成了颈痛腰疼腿痛的主要发病群体。

蔡振宇临床接收到的病人中,椎间盘突出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久坐,坐姿不当,没有合理的休息和锻炼,是诱发疾病的重要原因。

蔡振宇见到老王时,他是抱着手过来的,因为不敢晃动,轻微一晃就疼痛难忍。其实,在这之前,老王遍访中西医试过各式疗法,经过多种影像检查,老王被诊断为罹患颈椎间盘突出并且有神经压迫,医师建议他接受椎间盘突出切除手术,而他也确实跟骨科医生约定好了手术时间。

可在手术的前一周,疼痛难耐,求助无门之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疼痛科,希望能够先缓解痛感。只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一尝试,居然让他不用手术。

蔡振宇告诉记者,颈椎间盘突出的治疗方法有保守治疗、微创治疗、手术治疗三种。保守治疗包括药物、按摩、牵引、针灸等,适合初发和症状较轻患者;与传统手术相比,微创治疗具有创伤小、恢复快、不破坏椎管内正常结构及不影响脊柱生物力学稳定性等优点。

如果突出很大,临床症状严重,保守治疗的成功率就低,此时应果断选择微创治疗。蔡振宇说,明确的诊断对颈椎疾病的治疗非常关键。对此,他表示,疼痛的原因是复杂多样的,经保守药物及复健治疗六个月以上无效,却又尚未严重到需置换椎间盘不可的病患,疼痛科就成了一个很好的就诊选择。

对此,蔡振宇解释道,疼痛科应用的治疗手段是介于传统的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之间的微创治疗技术与中西医结合治疼痛技术的融合,它起到了很好的互补作用。目前,多采用专业技术和专科设备进行微创治疗,配合针刀、无痛下关节粘连松解、理疗等综合治疗疼痛疾病。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肩周炎等都在疼痛科治疗范畴。

控制好疼痛为治疗赢得时间和条件

“医生求求你,把我的手臂砍了吧,只要让我不痛就行!”小谢一见到医生便如是乞求。鼻咽癌放射治疗之后,小谢感觉到脖子里有些地方越来越硬了,一开始她还没怎么重视,后来她的一只手臂动弹不了了,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放疗引起了组织的纤维化,变硬了的组织卡压到了手部的神经,使手臂丧失了运动功能。

然而,这只名存实亡的手臂,每天带给小谢的还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止痛药已经不管用了。几乎沾边的科室,小谢都跑过了,这从她带来厚厚的一叠病历便可知道。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医生建议她说,去疼痛门诊看一看吧。在这里做了神经阻滞和毁损,手术完成之后,小谢疼痛果然得到了缓解。

癌症疼痛是复杂的,它给病人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有精神上的摧毁。每发生一次大的疼痛,病人常常会认为是病情加重了,在疼痛十分剧烈的时候,有些病人就会想到用死来寻求解脱。

50多岁的陈女士患晚期宫颈癌,虽经过积极的肿瘤治疗,但癌细胞仍然扩散,腹部肿瘤压迫导致右下肢肿胀,比左下肢粗了三倍,痛不欲生。她曾到外地寻求镇痛治疗,但效果都不理想。后来她回到厦门,亲属带她找到了蔡振宇,希望让她在剩下的有限的生命里过得不那么痛苦。蔡振宇和肿瘤科医生会诊后,认为患者的疼痛是能够治疗的。

在知悉此前治疗方案的前提下,蔡振宇改变治疗方式,为患者做了微创治疗。治疗取得了效果,患者疼痛缓解,吃得下、睡得着,又生存了六个月,最终因肿瘤多处扩散,治疗无效去世。

蔡振宇告诉记者,疼痛治疗专科医生接触的癌症病人,绝大多数都是晚期病人,多罹患剧烈疼痛。在“三阶梯疗法”的基础上,基本上能使70%-90%的癌症病人的疼痛得到缓解。另外,还可以实施病人自控镇痛术,神经阻滞、神经毁损术,电刺激疗法等,使疼痛的缓解率大大提高。用蔡振宇的话来说,只有在充分镇痛的基础上才能为进一步的原发病治疗赢得时间和条件,同时也让患者在有限的生命里能有尊严地生存,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厚度,提高生存的质量。

重在“治痛”而不是“治疱”

50多岁的张伯脖子的带状疱疹明明已经消失了,疼痛却还是没有好转,痛不欲生呢?

蔡振宇接诊过不少像张伯这样的患者,他分析道,不是皮肤症状好了,就代表带状疱疹已经完全康复,这也是带状疱疹在治疗上最麻烦的地方。

张伯这种情况叫做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根据蔡振宇多年的经验,高达七八成的患者,即使带状疱疹的皮肤症状已经恢复,但患部却仍然感到疼痛。他坦言,带状疱疹治疗,重在“治痛”而不是传统的重在“治疱”。

由于带状疱疹的病毒特性就是噬食神经,会造成神经受损发炎,并导致起疹子、水泡等的皮肤症状,然而当免疫系统发动攻势战胜了病毒之后,或许水泡的皮肤症状已经消失,但是神经受损的部分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修复,因此,才会出现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情况。

带状疱疹神经痛带来的疼痛感,并非平常人所能想象。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表现因人而异,烧灼痛、刺痛、痒痛、抽痛、撕裂痛、如触电的痛、如蚂蚁爬的痛,以及像被球棒打到的痛等等,都是常见的描述用词,且一天24小时都不间断地在发生。

有些人甚至会出现“异感痛”,简单来说就是“异常地感觉疼痛”,即使是穿衣服、碰水、吹风的一个小小动作,肌肤就会受细微摩擦或接触而感觉剧烈疼痛。

蔡振宇告诉记者,不少老年患者由于听信民间偏方,胡乱涂抹草药,往往不仅没有效果,还导致伤口合并感染,疼得他吃不下、睡不着,动也动不了。

蔡振宇建议,一旦怀疑罹患了带状疱疹,切忌听信民间偏方,把握黄金时间找有经验的疼痛科专科医师治疗,对减轻症状及缩短病程都大有帮助。若是在带状疱疹急性期无法善加治疗,日后约有近3成的机率会发展成为带状疱疹后神经痛。

从最常见的肩颈酸痛、腰酸背痛,到复杂难缠的癌症疼痛及带状疱疹神经痛,蔡振宇说疼痛科几乎是无“痛”不包,就是提供一个跨科别的疼痛治疗服务,让患者不用跑许多科别、也不用到处走访不同的医生,就能治疗全身上下的疼痛。

作为疼痛科的医师,蔡振宇认为,对于疼痛患者,他们治疗的原则:先求不痛,再一步步想办法根治问题;先搞定疼痛,患者才有能量面对后续的治疗;先缓解疼痛,才能好好做复健;先解决疼痛,肌肉才能被训练;只有控制好疼痛,手术才算真正成功。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