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民进党疯狂推行“绿色话语霸权”

来源: 2020-12-07 18:29

10月26日,台湾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在台北登场,台湾民众到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外反对关闭中天电视台。

今年10月26日,台湾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在台北登场,涉事的中天与主管台湾电信通讯和广播电视媒体的机关——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展开激烈攻防。虽经过多个回合过招,但当天的听证会并未做出最终的决议。据悉,在12月11日中天新闻台执照到期前,结果将会出炉。届时,能否换照将关乎中天新闻台是否可继续运行,若惨遭关台势必再次引爆极大风波。那么,中天新闻台为何会陷入被关台的危机?民进党当局为何容不下这家电视台?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在这当中扮演什么角色?民进党当局如此操作有何政治目的?又会引发何种后续效应?

中天助推“韩流”

绿营欲秋后算账?

台湾中天新闻台属于蓝营媒体,长期以来立场及言论比较偏向蓝营,并主张两岸和解与互动,在台湾言论市场上,该台的相关报道、议题设置、节目导向等方面,经常与绿营媒体及绿营政治人物针锋相对。一方面,不断对绿营营造话语霸权展开反制,对民进党及其当局进行强力批判;另一方面,为蓝营提供发声平台,客观上起到凝聚蓝营支持者士气,拉抬蓝营声势及话语权的效用。中天新闻台秉持如此基调,成为绿营欲拔之而后快的眼中钉,显然在所难免。

如果说中天新闻台属于蓝营媒体,这与民进党“气场不对头”,这是长期的积怨问题。那么,2018年底台湾“九合一”选举及台湾2020“大选”之前,中天新闻台公开展露“挺韩”姿态,形同与民进党直接叫板和“直球对决”。在2018年底台湾“九合一”选举之前,中天新闻台看好当时代表国民党参选高雄市长的韩国瑜,以大篇幅和大时段制播韩国瑜相关新闻和节目,在舆论声势上,对韩国瑜气势起到了极大的拉抬作用。亦即,进一步助推了“韩流”席卷全台湾,对民进党选情构成了不小的冲击。最终,不但韩国瑜将被民进党盘踞20多年的高雄成功翻盘,而且在“韩流”加持之下,国民党整体选情得到正面影响。在全台湾22个县市中,共拿下了15席,民进党则退缩至6席,可以说是惨遭滑铁卢。

台湾“九合一”选后,中天新闻台再次延续“挺韩”姿态,随着韩国瑜投入2020台湾“大选”,选举期间展现支持倾向的新闻报道和节目制作,热度不断加温。此举被反对者借机渲染和大肆攻击,中天新闻台一度遭戏称为“韩天电视台”。而由于韩国瑜当时的高知名度和高关注度,中天新闻台也水涨船高,收视率在两次选举期间,一度在同类型节目中屡创新高,不少媒体也因此跟进报道和讨论韩国瑜,这无疑会让民进党“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过,随着韩国瑜在台湾2020“大选”中败选,及后续高雄市长一职被罢免。中天新闻台的收视率已不若以往,同时也不断受到关切和处罚。相关招牌政论节目,如《大政治大爆卦》、《新闻深喉咙》分别于今年3月20日和10月2日熄灯。

由上可知,中天新闻台一度在舆论话语权争夺形塑中,给民进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并形成较大的冲击。当席卷全台湾的“韩流”退潮,留在“沙滩上”的中天新闻台沦为了秋后算账的标靶已在预料之中。此次,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在列举的多项“清算”理由当中,将中天新闻台换照案对台湾安全是否产生影响,不成比例报道特定候选人等,作为攻防的焦点之一。不过,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的相关系列动作,给外界留下“欲加之罪”的观感。

 

民进党下场打“政治球”

当压制“非绿阵营”打手? 

由民进党当局行政管理机构提名的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正副“主委”及5名新任“委员”于今年5月30日出炉,并于8月3日正式上任。绿营背景出身的“主委”陈耀祥原本以副手之姿代理“主委”一职,在民进党当局行政管理机构负责人苏贞昌的力挺之下成功真除,相关“委员”人选也由苏贞昌一手敲定。过程中,蔡英文办公室的多份文件还一度因被黑客攻击而外泄,外泄文件内容引发了台湾舆论哗然。文件内容显示,苏贞昌认为陈耀祥不太会处理事情,曾找他“训话”,最终觉得陈耀祥“比较听话”,让陈耀祥担任“主委”。同时,外泄文件也显示,在三名“委员”中,有两人立场偏绿,“可配合处理中天”。尽管民进党当局极力否认内容的可信性,但外泄文件提到的人选确实出任“委员”一职,而“处理中天”也真实上演。

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是台湾广播电视媒体的主管机构,是扮演“裁判”角色。然而在中天新闻台换照风波过程中,却亲自下场“打球”与中天展开激烈攻防,俨然成了“球员”。特别是10月26日举办的换照听证会,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的举动更是倍受外界诟病,如批判该机构是“东厂式审判”、“未审先判”、“颜色至上”、“独立性荡然无存”等等。针对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成员指责中天新闻台大量报道“特定候选人”,民进党民代陈学圣及台湾学者黄心华分别引用该机构去年12月临近台湾“大选”前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天新闻台报道蔡英文的比率反而排名第一,而报道韩国瑜的比率却只排第七。并且,报道韩国瑜最多的却是亲绿媒体三立电视台,其次是东森、壹电视,TVBS和年代。可见,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列举的诸多相关理由是经不起推敲的。

面对外界质疑声浪,尽管民进党当局不断宣称尊重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的“专业性”和“独立性”。然而,外界显然对于民进党当局的表态不甚信任,甚至认为民进党当局才是背后最大的“影舞者”。在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的隔天,亲绿机构“台湾民意基金会”发布一项民调显示,不相信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是“独立机构”不受政治力干预的受访民众高达67.0%。而台湾东华大学教授施正锋更是直言“没有介入,鬼才相信”。除了施正锋表态质疑外,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王世坚在10月27日接受广播专访时也间接指称,中天新闻台换照风波的“幕后黑手”是苏贞昌。

除了以上信息外,台湾媒体还爆料另外一个版本。该版本称,在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之前,民进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系统大佬吴乃仁曾介入操盘,并提出“三套剧本”。一是中天新闻台释出股权;二是播出频道从新闻政论黄金频次往后挪移;三是,假若中天新闻台不接受以上两种选择,便给他们“吃罚酒”予以撤照。不过,这只是台湾业界传闻,当然相关人员也极力否认,但真假虚实,想必局内人很清楚。

 

蔡当局“全面绿化”台湾媒体

建构“绿色话语霸权”?

民进党当局从2016年5月上台后,不断加快推动“全面绿化”台湾媒体的步伐。通过控股、人事撤换、政媒结合、标案银根分配等方式逐步控制台湾不少媒体。台湾地区官方通讯社及官股公营媒体集团已然被成功演化为“御用媒体”。而电视媒体如三立、民视、年代、壹电视,报刊媒体如《自由时报 》、《苹果日报》等,长期以来均被视为亲绿媒体。其中,不少亲绿媒体直接与民进党有着密切的勾连关系,如三立电视台董事长林崑海更是在民进党内形成“海派”,投入民进党派系利益的争夺当中。

由于民进党是“执政党”,拥有庞大的行政资源可以调配,经常通过标案分配及广告投入等方式来拉拢和扶持亲绿媒体,同时不断施压和边缘化“非绿”媒体。今年七八月份,民进党当局便被蓝营炮轰拿公帑砸钱大搞“大内宣”。今年7月29日,国民党召开记者会批判,民进党当局4年来提供给媒体约113亿元新台币预算经费,大部分标案给特定的亲绿媒体。其中总体得标金额最多的前三名分别是公视、三立和民视。而在统计的45家媒体中,前三名媒体的得标金额总和就占了总金额的50%。看来,民进党当局真是肥水流自家人的田。此举无疑会壮大亲绿媒体的财力,加上有民进党“罩着”,主管台湾广播电视媒体的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在“办案”时,亲绿媒体在进行具有政治倾向的相关报道及政论节目舆论导向方面,压力自然没有那么大。在此次中天新闻台换照风波中,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便不断被质疑对蓝绿媒体存在严重的双重标准问题。

在民进党当局的卵翼之下,亲绿媒体不断坐大,并且在较大程度上扮演着民进党灌输“绿营政治正确”舆论宣传工具的角色,同时也是绿营不断打击和压制蓝营政敌的舆论阵地。在民进党当局挟持庞大行政资源及公权力的“淫威”之下,呈现绿营媒体更加绿,而蓝营媒体不那么蓝的发展态势。在笔者看来,这已成为当下台湾媒体的现状或趋势。而目前蓝营媒体的处境无疑将越发艰险,如旺旺中时集团旗下的中天、中视系列电视频道、《中国时报》、《旺报》、中时新闻网等在内的媒体,以及有港资背景的TVBS等。这些媒体言论基调偏蓝,对大陆态度相对友善,因此常沦为绿营打压的标的。中视曾经有一档在蓝营支持者中较受欢迎的政论节目叫《夜问打权》,据称便是遭到民进党当局打压而停播。而旺中媒体集团也一度被“抹红”,遭绿营人士攻击是所谓的“红色媒体”。

无疑,民进党极欲通过打压蓝营媒体,扶持绿营媒体等方式来“全面绿化”台湾媒体,从而不断为营造并建构“绿色话语霸权”做铺垫,这是民进党当局“其心可诛”的地方,同时也是台湾社会民粹加剧化的源头之一。(本文作者系厦大台研院民进党研究中心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