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刘岸的人物画艺术:生命活力跃然纸上

来源: 2019-01-21 10:09

生命活力跃然纸上

——厦门文学院院长刘岸的人物画艺术

 

/赵黎  /刘岸

 

刘岸(自画像)
     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作家书画院特聘画家
     国家一级作家
     厦门文学院院长

初见刘岸是在中国化工作家协会在平顶山召开的2018年会上,朴素、平和、谦逊而又有点幽默是我对画家刘岸的最初印象。

刘岸不但是位作家,还是画家。在我们谈及中国画时,刘岸强调笔墨结构在中国画中的重要性,强调艺术家自身知识体系的重要性,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尽管与他交往的时间不长,但他的画作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画如其人”这句话在他这里得到了印证。

刘岸的作品以当代的面貌全新地诠释了中国画的传统,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鲜活生机,一种意想不到的感受和回味想象的余地,仿佛令人感到一股跃动的生命活力,从画面、从笔墨、从人物身上流淌出来,显示出浓烈的时代气息。

刘岸,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书画院特聘画家、国家一级作家,厦门文学院院长。自幼拜名师研习书画,其画作继承中国文人画之传统,人物、山水、花鸟皆佳,均能展现写意精神及精髓。

所谓写意画,即求以精练之笔勾勒出事物的神态、抒发作者的情趣,首先强调的是对客观物象的意态风神的描绘。画家在创作时,不仅仅要把握物象的形状,更需要摄取其神情。刘岸的水墨写意人物画创作可分为两类:现实生活是一类,表现现代人物的主题性创作;回归古典是一类,表现古代人物的小品性作品。这两类作品构成了刘岸写意人物画的绘画面貌,尽管各有取向,但各具神采。题材和表现方法虽然存在着不同,但绘画作品所透出的精神内涵和意趣追求又可整体上归于统一。


中国画讲究意境的创造还需依赖于笔墨的表现,如想在表现客观世界和主观精神方面达到较高的境界,画家除了才气和勤奋,还须有足够的人生阅历、生活积累和全面的文学艺术修养。身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画家,刘岸深悟此道,数年来他坚持用自己对自然物象的观察体悟所受之灵感来师法传统与造化,并吸取书法和文学诗词等多方面的传统文化营养,努力创作出一幅幅高品位的画作,探索并营造出了自己独特的水墨艺术境界。


观览历代大画家的作品,有以才气见长者,作者才华横溢、天赋灵性,如徐渭、任颐、黄胄等;有以功力取胜者,作者功力深厚、修养全面,如陈老莲、蒋兆和、李可染等。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是指画家作品在整体风格上的不同呈现。刘岸的人物画,可谓二者兼备,画作的设色隽逸浪漫。无论是古代居士、民国佳丽,还是当代人物,大都明眸善睐、顾盼生情。精妙的想象多于自然景色的描绘。画面饱含画家的主观意趣、情致和心境,才气、神气、逸气尽在其中。刘岸以坚守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为前提,重视文学性,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素材营养,营造充满诗情画意的意境,在朴素平淡中见风雅,是他人物画的显著特点。作品将清逸和淡远之风汇于一体,为观者营造了一方无尘的天地,于繁华中见淡泊、喧嚣中见安详,以富有个性的方式彰显和解读传统文化的丰腴和含蓄。

刘岸其用笔也显得灵巧鲜活,既有形象的写实,体量的表达,也有笔墨的审美独立性及墨色的浓淡干湿变化,实现了造型和笔墨的和谐统一。对传统笔墨的继承和西方造型方式的吸收,是刘岸成功的关键。他把西方的素描造型方式融入到传统绘画的笔痕墨迹中,使之墨中见笔、笔中显墨,充分强调了中国写意人物画的表现艺术特征,在笔墨形态上实现了造型的自由化,以及笔墨表现的个性化,并将自己的气质和禀赋显露其中,体现了一种鲜明的精神气象和时代特征。



倘若当代写意人物画是一曲笔墨结构与文化精神的和谐乐章,那么刘岸充满现代写意精神、新时代气象的写意人物就是曲谱中壮丽恢弘、扣人心弦的变奏乐章。刘岸延续了再现客观世界和表现主观世界相结合的写意传统,以主观世界的表现作为创作的主导因素,在创作时强调主体自由精神的融入,又不拘泥于古今、中西的审美领域。看似随意为之,实则是他“理性的浪漫”的书写。刘岸用笔墨结构画感觉,笔随意而达形,章法布局每出新意,既不具象,又不抽象,徘徊于有无之间。整体造型的巧妙留白,也给人无限的驰思空间。

用罗莎.卢森堡所说的:“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我活着,天空、云彩和生命之美,都将与我同在。”作为我这篇文章的结束语。真诚地祝愿刘岸在绘画艺术的征途中,精品不断,一路阳光!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