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珍视生命

来源: 2021-04-06 11:41

珍视生命

/《台海》杂志主编 年月

穿山甲也许不成想过,自己仅因名字带有“穿山”,而屡屡遭受厄运,直至濒危。伸出毒手和张开馋嘴的人们认为,它们的皮肉具有“打通”的功效,吃了,有利于强身健体。

2019325日,海关广东分署缉私局在开展打击濒危物种走私活动中,现场查扣穿山甲活体21只、冻体死体5只以及穿山甲鳞片3600克等,一场穿山甲紧急救护战在广州展开。

新闻摄影师张由琼在获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内,开始了对这批穿山甲命运的关注。动物救护中心因签有保密协定而不能允许他来采访,幸好,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成员被他的真诚感动,他最终得以跟踪拍摄。但无论幸存的还是死去的,穿山甲的命运时时让张由琼揪心。   

首先带来好消息的是“没动”,它因长时间不吃不动而得名。作为送来时状况最差的穿山甲之一,它得以存活,与两岸合作救助有关。广东立德动物医院从未治疗过穿山甲活体,为了精准施救,医院马上连线曾成功救治中华穿山甲的台北动物园,获取救护经验。经过两天的救治,“没动”开始自主进食,成为幸存的三只穿山甲之一,另外两只叫“昨夜”和“嗜睡”,这三个名字都是绿发会成员为它们取的昵称。

因见证生命被救助而感动的新闻摄影师,还有台湾的萧芃凯。他随台湾民间义诊团进入尼泊尔救治当地村民。一百多位台湾人组成的医疗团,将在一家地区医院进行两天义诊。来之前,他和许多人一样并不知道,这座医院藏在这样的深山里。虽说是幅员一千八百平方公里的巴格隆区里最具规模的医疗中心,但左右对称的三层楼建筑,竟有一侧是以毫无粉刷的裸露砖块钢筋示人,空荡荡的住院病房,只摆着两两相对的十来张病床,床与床间连一块遮蔽的布帘也没有;各科诊间除了医师桌椅,也只有一张检验床,不见其他医疗器材。

对整个山谷里的十余万居民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大事,许多人前一晚就开始往镇上集结,甚至有人徒步走了十几公里山路,只为了接受台湾医师诊治。两天义诊都是从上午九点开始,但医院门口总在天一亮就已排满成千上万从周边村落跋涉而来的病患,而村民们在得到救治后露出的纯朴微笑,最是打动萧芃凯的内心。

尽管因为缺乏防护,回台后得了气管炎,病了两个月,但萧芃凯仍说“关于此行,没有什么遗憾”。台湾义诊团的用意绝不只是提供当地居民一次性的医疗照护或昂贵药品,而是希望能为这个遗世独立的角落,留下持续性的正面影响。

但张由琼却没这么轻松,记录到最后,他的内心沉重无比。因为21只穿山甲,只有3只幸存下来,它们的另外18只同伴相继离世。张由琼无比痛心地对我们讲述到:这批穿山甲刚被送来时,大多数状态差到了极点——严重脱水、肺炎感染、蜱虫叮咬……走私过程中,恶劣的运输环境和走私分子为牟取暴利的残忍手段,致使穿山甲的健康严重受损。加上广州那些日子里连续大雨,气温较低,这批马来穿山甲在进驻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后,仍相继死亡。

其实,这场穿山甲救助行动牵动了不少人的心。比如,为了让穿山甲进食,有人特意从云南寄蚂蚁过来。穿山甲食性独特,在大自然中,它主要以捕食白蚁为生。在现代大都市里实在找不到合适它们的食物来源,救护人员只得四处找口粮救急,有人去到野外挖蚂蚁窝,全然不顾手臂被咬出一个个红包来……

但比起人类的贪婪,人类的爱心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寄再多的蚂蚁,又能医治得了走私分子对穿山甲的残忍伤害吗?

“没动”、 “昨夜”和“嗜睡”,这三只被从死亡边缘抢救回来的穿山甲,后来接受野外训练。未来一定是美好吧?

张由琼摇了摇头,“它们不是本地物种,野化训练得再好,不能被放回野外,也不可能被送回原地。”

故事的结局可想而知。

在第九届台赛评选中,张由琼的《一场穿山甲紧急救护战》和萧芃凯的《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义诊团》,分别夺得了台海环保科技新闻类金奖和台海重大新闻类金奖。可见,关注生命,是新闻摄影不朽的主题。

这也是我们办好台赛的初衷,唤醒更多人尊重生命、珍视生命,哪怕面对的是如蝼蚁般渺小的生命。正如张由琼在获奖时所言:“善待与我们同一星球的动物,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