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风光摄影师陆启辉:大自然太神奇了

来源: 2019-01-21 10:13

对话台赛摄影师|风光摄影师陆启辉:大自然太神奇了

《晨渡》。


 /《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图/陆启辉

陆启辉是位于江苏的宿迁市美术馆馆长,他调侃自己可能是全国美术馆馆长中最不会画画的,他虽然学过美术,但早已弃笔拿相机了。除了摄影的身份外,他还是江苏省文联委员,从文学到美术,从美术到摄影,陆启辉找到了一种能够再现人生经历与情感的方式。为此,不少人羡慕他的工作和爱好能完美地结合,他也觉得如此,“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

陆启辉是一位沉静的独行侠,话不多,但能聊,许是经常拍风光的缘故,采风的时候,不管天气再热,他总会带着上亲密的伙伴——三角架,这种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他喜欢自由行动,热衷于找特别的角度或者在特别的时间段去拍摄,由于风光摄影最有魅力的光线是日出或日落时分,为了等待一张好照片,他常常赶在日出前早早起床,以便能够及时赶到目的地,有机会捕捉到最美的光线。为了拍摄一张《晨渡》的画面,他前后花了两年时间,才拍到一张比较满意的作品。

讲起这张作品,陆启辉回忆说,之前每次拍总有遗憾,不是天气不好,就是没有渡船,但他还是拍摄了很多照片,以便为下一次的拍摄找到合适的角度和构图,这样的遗憾累积多了后,他的头脑中已经有了很多拍摄想法,只祈求上天能赐予他一个雾蒙蒙且有渡船经过的清晨。那一天清晨,陆启辉又如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渡口,冷暖对流,天气很是理想,雾给渡口蒙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但却迟迟不见渡船的身影,陆启辉的心情很忐忑,这个时刻非常短暂,必须在色彩褪去前捕捉到渡船。他紧盯着湖面,不敢有丝毫放松,终于,渡船突破迷雾,迎面而来,画面非常宁静、美丽、迷人,他立马按动快门,终于拍到了一直期待的镜头。谢天谢地的陆启辉感言,风光摄影之所以能成为艺术,最大魅力在于它的不确定性,不要过早地放弃,最后一刻也许是最精彩的一刻。

“风光摄影的题材特别广泛,便于情感的表达。”陆启辉一直相信风景有生命,风景也有表情,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背着照相机,探照灯般对宿迁这片土地进行日复一日地观察。当然,作为摄影人,他没少到各地采风,记者联系他的时候,他人正在井冈山,但他内心知道,这些走马观花似的游历和拍摄,是根本无法和他对宿迁的这份深情与执著相提并论的。

在陆启辉看来,本土摄影创作,尤其是风光摄影,因其地理因素,作品常常带有一定的地域色彩,只要充分掌握、发掘本地的摄影资源,就有机会拍摄出许多影像佳作。流经宿迁城区的古黄河和大运河、骆马湖等是拍摄风光的最佳题材,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北大鼓、柳琴戏等也是上佳的人文题材,于他而言,无论是拍摄旅游风光,还是拍生活小景,关注本土摄影创作,不仅能够为本地文化留下珍贵的影像资料,同时也能够创作出优秀的艺术作品。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陈启辉认为,风光摄影的艺术创作同样也离不开想象。在风光摄影中,面对一个场景,应该想象早晨、晚上、晴天、雨雪天各种效果的不同点,从而有意识、有目的地进行创作。当到达拍摄地点的时候,他也会通过仔细观察环境找到最佳拍摄位置,并在头脑中勾勒出理想的画面,当然,也会提前调整好相机的设置,在设置上,他偏好手动快门和光圈优先。

 

集市是儿时美好的记忆,

也是成年后永远的乡愁

陆启辉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少时随父母居住在东北地区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区附近,最简单的快乐是浩渺的大自然任他玩耍,山谷里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成了他记忆中最跳跃的一抹红。这对他以后的艺术生涯算是一个重要的启蒙时期。12岁那年,小小少年随家人来到项王故里——江苏宿迁,此后的岁月里他扎根于此。

陆启辉是在高中毕业后开始接触到摄影,朋友的父亲在照相馆工作,陆启辉经常造访,对摄影产生了兴趣,不过,他真正拿起相机是在工作后。1988年,陆启辉被分配到当地文化馆的美术摄影部,部门以美术为主,招进来的都是有美术基础的,领导见他年龄小、对摄影感兴趣,就让陆启辉接手摄影工作。初入职场的陆启辉堪称志得意满,第一年立马就捧回了第一张奖状,作品《书山引路人》在当地获得二等奖,领导表扬,自己也很开心,于是就这样迷上了摄影。

掌握一定的摄影技术并不难,但是如何拍出具有一定水准的作品并不是那么容易。陆启辉没有受过正规的摄影训练,前期的摄影之路并不太顺利,全靠自己摸索,只要是新出现的事物,只要是喜欢的景色,就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看似随心、随性、随意地按下的快门,只想告诉大家,在他眼里,神奇的大自然充满着无数的惊喜和美丽。这种精美的明信片作品曾给陆启辉带来过满足,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焦虑,因为风光摄影师并不只是大自然美景的搬运工,明信片式的图片就好比一篇简单记录当地风景的说明文,加上国人自古就有寄情山水的传统,陆启辉师渴望能拍出超凡脱俗的风光作品,不同于直白地记录,一幅超凡脱俗的风光作品犹如一首诗,抽象而优雅。

相机的每一次曝光都是心灵的曝光,过程中,他不可避免会遇到瓶颈,事后回忆起来,陆启辉感言,每一个瓶颈期都是向自己提出机遇和挑战的时候。走过不少弯路后,他坚持拍摄要有感而发,对照片清晰地表达了自己所想要的思想而感到格外开心,同时,他也更坚定了对自己的定位:当一名风光摄影师,要将人文情怀融入风光摄影之中。仔细观察他的作品,你会发现,他很重视用光,注重气氛和气势的结合,文人气息浓厚。

《集市上的人们》系列是陆启辉一直在跟进的一个人文专题,从2007年一直跟拍到现在,拍摄范围横跨山东、江苏两省。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拍这个专题,陆启辉感言,集市是他儿时美好的记忆,也是成年之后永远的乡愁,“集市一般都在室外,因此可以更加自由,徜徉在集市中,从销售的商品,到人们的服饰,无一不是在折射社会的发展和变迁,特别是节日期间,无论是外出工作的还是在家的人们汇聚在集市上,人们购物、聊天,集市不仅是物质的汇聚地,也是人们放松的精神家园。”拍摄这个系列组照时,陆启辉尽量采用平视的角度,站在热闹的人群中,不去干扰他们,静静地记录他们最真实自然的状态,画面中,无论是老人和孩子,顾客和摊主,他们都安详快乐地享受自己的生活,“我选择用彩色来表现。因为我们的生活是五彩斑斓、丰富多彩的。”


别的地方再美,

也不如自己的家乡美

《台海》:这些年到处游历和拍摄,内心最爱的风景应该还是宿迁吧。

陆启辉:确实是这样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别的地方再美,也没有自己的家乡美。宿迁是西楚霸王项羽的故乡,素有“华夏文明之脉、江苏文明之根、淮河文明之源、楚汉文化之魂”之称;境内下草湾文化遗址,是世界生物进化中心之一,也是人类起源中心之一,被誉为地球上的“生命圣地”;中国大运河宿迁段及乾隆行宫遗产点入选世界遗产名录;洋河、双沟两大名酒也出产于此。

这些年,宿迁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变化,原来不美的地方现在也变美了,可以拍的地方也很多。其实,跑到其他地方拍风光也就是一个开阔思路、转换一下眼界的过程,不是以创作为目的。拍风光,天气很重要,天气不好,你没法拍,在自己家乡拍风光,有天时地利的优势,天气好,随时可直接过去拍摄。

《台海》:您平时最经常去哪拍摄?

陆启辉:我经常去宿迁的三台山和骆马湖,三台山专题拍了4年,骆马湖专题拍了10年,春夏秋冬都在拍,从四季入手,最有说服力,也最有表现力。

三台山是国家级的森林公园,景色很优美,山水相依,花海荡漾,每逢“五一”、“十一”,三台山最吸引人的是万亩花海---衲田。衲田是一种田相的拼接方式,与僧人所穿的福田衣有异曲同工之妙,每一块田块的形状都不一样,里头的花也不一样,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很赏心悦目。作品《乡村如画》讲的就是衲田村的村景色, 衲田村在平流雾的映衬下宛如仙境,美不胜收。

作品《暮色苍茫》是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有人误以为拍摄地点在西藏,其实是在骆马湖。一个夏天的下午,乌云漫天,这是暴雨来临的前奏,我感觉这时去骆马湖拍摄,应该能出点东西,于是,别人往外跑,我开车往里赶。等我到的时候,雨已经开始下了,且有下大的趋势,湖边放牛的人正在赶牛,没有拍到什么好的画面,我准备回来了,后来再一看,远处的天空露出了一片红色云彩,云彩与乌云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且这一块还特别亮,这画面太美了,当这份美景展现在你面前时,我太欣喜若狂了。由于湖边比较矮,为了把牛给衬托出来,我立马趴在草地上,“咔嚓”一瞬间,把一切都凝固在的相机中,很幸运拍到这张照片。大自然太神奇了,千变万化,可能这就是风光摄影的魅力,你预测不到大自然的变化,耐心等待的付出确实能换来意想不到的成果。

《台海》:除了上述这一点,风光摄影还有其他魅力吗?

陆启辉:除了有成果后的这种狂喜以外,第二个魅力是获得心灵上的放松感,拍大自然,心情特别放松,心境是宁静的。

《台海》:在很放松的情况下,您在按快门前会想什么?

陆启辉:用我的摄影技术、摄影理念把它拍下来、分享出来。过程很从容、很愉悦,没有人文摄影的紧迫感,拍人文,有时稍纵就错过了,在纪实摄影和人文摄影中,“决定性瞬间”的概念被广泛接受。当然,风光摄影同样也有决定性的瞬间,但风光有提前量,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收获,但大体还在预料之中。

拍风光,就是要拍风光变化中最高潮的那个瞬间,《暮色苍茫》就是这样,选择红色的云彩飘过来的那一瞬间,这个变化很快,前后不到一分钟,红色马上就没有了,因为风刮得很大,马上就被盖住了。早晨的云雾也是这样。

《台海》:拍摄一棵树已经成为风光摄影的经典。在您的三台山、骆马湖两大系列专题中,有无类似的?

陆启辉:国外有位摄影师用苹果4S手机,一年365天,天天拍一棵橡树,拍得也很好,但我觉得单独拍一个东西有点单调,三台山跟骆马湖的面积太大、太广,如果用这种手法,不能很好地去反映三台山跟骆马湖,我想表现的东西太多了。

《台海》:拍三台山和骆马湖,您想要表达什么?

陆启辉:我在文化部门工作,宣传家乡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正好借助摄影反映宿迁优美的风光,让更多的人来宿迁旅游观光。

 

诗词里的写意,

对我从事摄影帮助很大

《台海》:您大概在什么时候把人文摄影糅合进您的风光摄影中?

陆启辉:大概十年前。我一开始也是纯风光,后来自己慢慢摸索,以景寄情,发现加了人文的因素进去后,画面更耐看一些。人文在风光摄影的占比不一定要很大,哪怕是个点缀,它也是个重要的符号。

《台海》:风光摄影,很多时候是在重复别人的东西,如何去寻找到自己的味道,这对每一位风光拍摄者来说,都是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而且是避免不了的问题。

陆启辉:同样的角度,同样的色彩,同样的光线,你再去重复别人拍过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这时,你就要独立思考,寻找自己的拍摄角度或拍摄想法,例如,大家都喜欢拍旭日东升,你可以选择比较特殊的天气再去拍。另外,选择自己熟悉的东西,比如家乡,特别像我们宿迁,全国各地来这拍的人不太多,这种时候,你把家乡拍好,就更不一样了,也避免了雷同。有些地方,比如霞浦、坝上,拍的人太多了,有人说,没有必要再去拍了,但我觉得,寻找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时间,还是能拍出不一样的画面,因为景是不断变化的,关键在于你的表现手法和拍摄思路。

《台海》:现在航拍在风光摄影中运用也很广,您在去年也专门去考取了航拍证,说说航拍给风光摄影带来的影响。

陆启辉:换一个视角,可能同样是每位摄影师都在思考的问题。首先,航拍容纳了更多的视角,增加了观赏的新奇感,让大家耳目一新;其次,航拍不仅仅在于凌空鸟瞰,航拍拓宽了更多的拍摄的领域,拍的高度更高了,最高可以飞到500米,看的范围更广了,这种视觉的冲击力可能会更大一点。

《台海》:作品拍完,怎样才能选择出优秀的作品呢?

陆启辉:我主要围绕这三个方面选作品:第一,选能寄托自己思想的;第二,选有美感的;第三,选能在美的基础上尽量反映出人文元素的。

《台海》:风光摄影也是思想感情的表达,为了让它更具内涵,您如何提升自己?

陆启辉:摄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要借鉴美术、书法、音乐等各个艺术门类的创作方法。触类旁通,多学多看,不断学习,艺术修养提高了,就会从中发现你所要拍摄的题材。得益于在美术馆工作,我一直在“看”,也借鉴了不少大师的作品,如借鉴了梵高对色彩的运用、伦勃朗对光线的运用,上周我看了吴冠中的江南小品画,非常唯美。另外,我本身喜好文学,尤其是古诗词,通过阅读感受古诗的美,感觉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进而感受意境美,诗词里的写意对我从事摄影帮助很大。

安塞尔·亚当斯说过,摄影就是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走过的路、爱过的人。摄影实际上是艺术的综合体,只有不断学习、借鉴其他艺术门类的表现手法,作品才能不断出新,这种探索很艰难,也很不容易。

《台海》:国画有小品,风光摄影也有小品,这方面,您拍的不是很多。

陆启辉:花卉、小草这些都是风光摄影的小品,我也陆续在拍梅花系列,但总不太满意,连续三届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的石广智一直以拍照花卉见长,他已经做到极致了。为什么风光小品拍的少?主要还是个人喜好的原因,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毕竟有限,把小品拍好,不容易,如果什么都想去拍好,结果是什么也拍不好。

《台海》:在风光摄影中,后期调整是很重要的一环。谈谈您所坚持的风光摄影的后期原则。

陆启辉:过去胶片时期,就在讲“三分摄影,七分暗房”,现在数码时代,后期调整仍然很重要,前期和后期是相辅相成的一体关系,后期调整不是干扰画面,是锦上添花。我一直坚持的风光摄影的后期原则是:第一,要忠实原来的色彩,尽量不过分;第二,要清晰,要雅致;第三,后期用PS软件做调整时,我坚持分区、分层调整色彩。

《台海》 :最后把“摄影是什么”这个问题抛给您。

陆启辉:摄影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生活,是我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的一种手段。我很幸运,我的工作跟我的爱好正好在一起,我的爱好变成我的工作,很快乐,很幸福。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