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解构与重塑 2018“九合一”选举

来源: 2019-01-22 10:21

颠覆式冲击台湾政治生态

解构与重塑 2018“九合一”选举

2018年11月24日,台湾举行地方性的“九合一”选举。除了台北市继续维持无党籍执政外,国民党在全台22个县市中斩获15席,而民进党仅拿下6席。对于选举结果,外界用“大溃败”来形容民进党的败绩。而国民党则翻转了2014年“九合一”及2016年“二合一”选举的颓势,迎来“绿消蓝长”的局面。那么,这对于台湾的政治生态、蓝绿各自的权力结构以及2020布局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政党属性弱化  政治生态演化

受综合因素影响,国民党在2014“九合一”选举中惨败,仅拿下6席。当时民进党则攻下13席。如今风水轮流转,在前不久刚结束的2018“九合一”选举中,蓝绿双方大异位,换成民进党大崩盘。不过,在2018选举之前,台湾岛内为数不少的,较具见地的政治评论分析大都认为研判2018选举结果,应以2010年而非2014年的选举结果为参考。缘由如上所述,2014“九合一”选举受综合性结构因素影响,不能反映蓝绿基本政治架构。显然,这些分析视角,依旧设定在传统蓝绿政治支持基础,以及“北蓝南绿”的政党格局想定的基础之上进行的研判。然而,2018选举结果却再次颠覆性地刷新外界的想象空间。

一方面,蓝绿传统政治架构受到严重冲击,政治版图可大举异动,不再牢不可破。在这次选举中,国民党翻盘了选民结构“绿大于蓝”的宜兰县、云林县和高雄市等县市,在南台湾与绿营的总体选票差距也大幅拉近。并且,在数次选举中常被视为蓝绿攻防焦点的“决战中台湾”区域,也悉数被国民党拿下。不过,在选民结构“蓝大于绿”,被认为是蓝营票仓的基隆市、桃园市及新竹市反而依旧让民进党成功固守。可见,历经2014及2018两次选举,传统的“北蓝南绿”的基本政治格局已然发生了剧烈变化。选民的蓝绿属性及政党忠诚度也已悄然弱化,这对于台湾既有的政治生态无疑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另一方面,蓝绿在部分选区采取弱化政党色彩的选举策略,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中立选民”及“经济选民”的比重有增加的趋势。在这次选举中,国民党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强力诉求“拼经济”,最大限度弱化政党色彩。除了在绿营大本营大赢对手15万票外,也形成了“韩流外溢效应”,有力地拉抬了国民党在其它县市的选情。而成功连任的民进党籍当选人如桃园市的郑文灿、新竹市的林智坚以及基隆市的林右昌在之前4年任内,同样采取淡化政党属性的做法,“以蓝养绿”逆势而上成功突破当地“蓝大于绿”的基本盘。作为反例,民进党中央在此次选举中则强力主打“统独牌”及在南台湾操作“蓝绿对决”,然而由于意识形态太过浓厚,却沦为了“猪队友”,反而不利于绿营选情的拉抬。可见,从近几次的选举走势来看,部分区域“选人不选党”可能已逐渐成为观察今后台湾选举的重要切入点之一。

 

烽火再起  权力结构大洗牌

此次“九合一”选举结果最大的冲击,无疑是导致蓝绿双方阵营内部权力的消长。绿营内部派系及权力结构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而蓝营则是新生政治力量逐渐解构传统政治势力及老牌政治人物的声望与影响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绿营方面,民进党内部派系实力此消彼长,新一轮的内斗与争权日益台面化与剧烈化。一方面,民进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蔡赖菊“铁三角”声望急速下探。新潮流的台湾行政管理机构负责人赖清德和蔡办幕僚长陈菊,与英派龙头、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一损俱损,作为民进党当局的权力主导者,三人均需为民进党选举大溃败承担主要责任。除了“执政”不力引发民愤外,出身于台南及高雄的赖清德与陈菊,还需分别为台南战绩不佳及高雄败选承担连带责任。而作为民进党主席,英派龙头蔡英文则需为民进党惨败负责。为此,蔡英文辞去了民进党主席一职,而赖菊二人也一度请辞。然而,蔡赖菊却上演一出挽留戏码,赖菊不但最终并未去职,反而不动如山。取而代之,采用赖清德行政团队成员下台来试图止血的策略作为因应。在笔者看来,此举将会对蔡赖菊“铁三角”形成二度冲击,再次削弱他们的政治声望。除了引发外界抨击挞伐外,民进党内反新潮流及反蔡英文的势力也会将之作为攻击的标的。

另一方面,此次选举,隶属游锡堃系统的“正国会”龙头林佳龙,其政治前景无疑惨遭滑铁卢。原本在2014攻下台中市长的林佳龙此次若成功连任,其在民进党内部的接班梯队中将大举跃进,并存在出马挑战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之位的可能性。然而,此次惨败给国民党籍的卢秀燕,林佳龙在绿营的权力梯队布局中,很有可能将沦为被边缘化的境地。而谢系在本次的选举中,则已宣告正式式微。谢长廷子弟兵,台北市长落选人姚文智已因败选隐退政坛;谢长廷儿子谢维洲则在台北市议员竞选连任中失利,加上谢长廷本人被外派日本,赵天麟和管碧玲又不和,谢系一盘散沙,战力严重受挫。

在部分派系因选举受到冲击的同时,民进党内部如基隆市、桃园市及新竹市的当选人在大环境不利的情形之下,依旧成功连任。尤其是桃园市的郑文灿甚至以大幅选票优势击败蓝营对手,其声势迅速上涨,在民进党内部已奠定了一席之地。而除了北台湾三个县市当选人外,民进党在南台湾的另外三个县市,有如嘉义县的翁章梁、台南市的黄伟哲及屏东县的潘孟安,在接下来的民进党权力结构中,可以预期也将扮演一定分量的角色。

在蓝营方面,由于国民党籍台湾立法机构前负责人,现任国民党不分区民代王金平此次在韩国瑜将网络声量成功转换成“陆战”的“三山之战”(冈山、凤山及旗山)中立下战功,其在国民党权力结构中的影响力得到了较大的提升。2018年农历春节以来,国民党内部逐渐形成的吴敦义、马英九和朱立伦“三个太阳”的局面,现在或许要再加上王金平这个“月亮”。然而,不管实力还是影响力大与小,马吴朱王均属于国民党内老派政治人物。在这次选举过程中,尤其是“韩流”发威之际,这些老派政治人物顿时黯然失色。在选举前夕,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影射陈菊是“肥滋滋的大母猪”一席话,在一定程度上更是让蓝营的整体选情面临极大压力。假设当时韩国瑜因吴敦义的不理智言语而惜败给陈其迈,那么,吴敦义在选后势必会被“逼宫”追责。

此外,此次选举,国民党的“123”连线,也就是“秃子、汉子、燕子”的韩国瑜、侯友宜和卢秀燕均取得不错战绩,其在国民党内部的政治地位已然奠定,作为国民党内部地方“大诸侯”,三个新“太阳”也随之升起,这对于国民党中央的权力结构将形成极大的冲击。而与民进党类似,随着中生代的逐渐成长与壮大,“世代交替”的呼声也将逐渐增强。诸如江启臣、蒋万安和许淑华等人,随着他们政治历练的加强,政治声望的累积,势必也逐渐将在国民党内拥有一定的分量。此外,在选后的第一个中常会中,也就是2018年11月28日,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宣示要进行党务革新,邀国民党15个县市长参与国民党中央的决策机制。而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则在选后面对媒体有关“党内天王应该退居幕后”的采访时,指出国民党要“内造化”,并让地方首长和民代成为国民党的核心。从吴朱两人对于国民党权力结构调整的不同姿态来看,可以预见,国民党权力布局将成为各方角力的焦点之一。

 

合纵连横  2020布局添变量

从2018“九合一”选举至2020“大选”,仅剩一年有余的时间,估计在2019年5月份左右,2020各方可能人选将陆续浮出水面。2020对于蓝绿等各阵营的影响自然不容小觑,因此双方内部及之间展开激烈角逐也在预期之内。

在绿营方面,民进党在被视为2020“期中考”的2018“九合一”选举中惨败,其压力不言而喻,能否继续有效延续2020“执政权”已成为“九合一”选后的最大课题。作为民进党败选主要责任人之一的蔡英文,在“九合一”选后由于政治权威再次受到重创,党内不满声浪及挑战动作已经逐渐掀起,呼吁其自动放弃2020竞选连任的声音不断被抛出。为了维持出征2020代表权不被取代,蔡英文在辞去民进党主席后,一度传言要让自己的人马,也就是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苏嘉全披挂竞选党主席一职。并且,挽留陈菊及赖清德继续担任原职。从目前的情势来看,民进党主席的可能人选,除了苏嘉全外,还有陈菊、赖清德、苏贞昌以及郑文灿等人。笔者认为,若党主席之位被赖清德或苏贞昌接掌,那么蔡英文的2020连任之路将面临极大挑战。而苏嘉全及陈菊参与角逐势必也将引发反弹。苏嘉全英派色彩过于浓厚,若当选基本等于蔡英文本人续任。而陈菊虽是各方可忍受的人选,但由于曾经主政的高雄被韩国瑜翻盘,其号召力已不若往常。并且不管是陈菊还是苏贞昌接任,民进党均难以给外界形成虚心检讨、万象更新的印象。就目前来说,实力与日俱增的郑文灿似乎已成为各方最大的公约数。显然,民进党主席人选的最终底定,将影响该党接下来的2020布局。

在白绿合作方面,柯文哲在此次选举中险胜。可见,在没有白绿合作的情形之下,柯文哲险些被国民党翻盘,这无疑会增加柯文哲的危机感。不过,尽管柯文哲此次并未大获全胜,其挑战2020的几率已大大降低。但由于柯文哲依然具有全台影响力,民进党2020若欲继续延续“执政权”很难全然忽视他。根据台湾TVBS于2018年11月30日公布的台湾政治人物声望调查显示,柯文哲排序位列第二,仅次于韩国瑜。可见其影响力依旧维持较高的声量,双方各取所需,成为白绿再次携手的立基点。

在蓝营方面,由于气势看涨,蓝营参选2020的人选逐渐浮出水面。在“九合一”选后,便有朱立伦和张善政公开表态“不排除”参选的可能性。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当选人罗智强则是率先表态将四阶段参加2020。由于其政治声望还不足以担当此重任,其炒作媒体热度的用意跃然纸上。而朱立伦、张善政和吴敦义乃至马英九,均被视为可能的热门人选。其中,朱立伦和吴敦义被外界视为参选决心较为坚定,投入竞逐的可能性相对较高。不过此次“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国民党大胜,外界普遍认为,并非意味着国民党已获得认同,而是“讨厌民进党”成为主流。加上,韩国瑜掀起“韩流旋风”,其彰显出的指标意义及显露出的信息,无疑值得蓝营高层加以思考。国民党籍台北市议员秦慧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马英九、吴敦义、朱立伦都是落伍的典型、不受年轻选民的支持,若有意角逐2020必须做出改变,否则选民不会埋单。”

综上,2020一局对蓝绿而言,依然均是未定之天,未来双方如何争锋竞逐,值得进一步深入观察与分析。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